《我是按摩师》
第3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心里乐开了花,但他的脸上却丝毫不露声色,一路陪着笑脸跟随管教干部回到了监舍,厚重的铁门一关,他立刻恢复了冷峻凝重的表情,先是斜着眼睛挨个人看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自己的铺位上。
  谢东正靠在墙角处呼呼大睡,而刚刚气焰嚣张的猥琐男则小心翼翼地蹲在旁边,轻手轻脚地替他捶着腿。见刘勇进来,猥琐男连忙站了起来,讪笑着低声说道:“老大,我不知道这位大哥和您认识,所以刚刚有点过了……”
  刘勇斜了他一眼:“你那个耳朵听说我和他认识?”

  猥琐男一愣,显然有点不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只是讨好的笑着,不敢再说什么。
  “滚一边去。”刘勇朝他摆了摆手,自己走过去,一屁股坐在谢东身边,又仔细端详了起来。虽说见过几面,但是毕竟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平时交往不多,像今天这般近距离的接触更是头一回,反反复复的观察了好久,最后确定,此人必是“白毛东”无疑。
  这东哥确实有两下子,就凭着大白天敢在号里睡觉这一点,就不愧是当老大的材料。刘勇暗自琢磨道,就是不知道郑钧为什么一定要把他安排在我号里呢?而且态度还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深意呢……
  看守所不是旅店,别说白天不许睡觉,就是晚上,也得到了时间才能睡,刘勇在五监区的在押人员中也算个人物,也从来不敢大白天就在号里呼呼大睡。
  其实,谢东之所以如此放肆也是有原因的,一则他初来咋到,也没人告诉他这个规矩,再说,从前天夜里到现在,他早已被折腾的精疲力尽,身子往墙上一靠,眼皮立刻控制不住得往一块粘,而猥琐男发现刘老大态度有变之后,生怕谢东记恨,跑过来猛献殷勤,又揉肩膀又捏腿的,这下可好,没用五分钟,谢东就脑袋一歪沉沉睡去。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按常理,如果有人在号里睡觉,很快就会被管教干部发现,可今天正好是周日,两名值班的年轻干警见郑钧一言不发、眉头紧锁地坐在监控室里,谁也不敢打扰,都躲到别的办公室里去了。而郑钧虽然在监控室里呆了一上午,却始终在琢磨着那份审讯记录和高宏伟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没看电脑屏幕。于是乎,谢东就这样大白天的在监舍里整整睡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刘勇在小心翼翼的把他唤醒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谢东忽然发现周围的目光似乎全都变样了,早上刚进来的时候,这些人的眼神就如同被关在笼子的狼,而现在,似乎自己变成了一只狼,而他们则是一群惊恐的羊,每个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种谨小慎微的提防。这莫名其妙的改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其中有诈,以至于吃饭的时候都丝毫不敢放松,生怕被人暗算。他哪里知道,这两个多小时的酣睡,足以改写五监区的历史,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了。

  看守所没有食堂,午饭都是装在两个大铁桶里被送进监舍,污浊的如猪食一般。每个人一碗白菜汤,两个窝头,饶是如此,早就肚子咕咕作响的谢东还是吃的津津有味。吃罢了饭,还没等收拾完,门外便传来一阵开锁声,随即一个年轻警官指着谢东说道:“你,出来一下。”
  谢东现在一见到穿警服的人就紧张,虽然两条腿有点发软,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出了监舍,那警官为他戴上手铐,直接领到了一个办公室外。推开门一看,心更加是提到了嗓子眼,身子都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屋子里坐着正是早上那个凶悍的中年警官,此刻正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一个铅笔,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报告……”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却被那年轻警官一把推进了房间。

  “没问你话,你报什么告。”警官瞪了他一眼,随即对郑钧道:“主任,人带来了。”
  郑钧点点头,示意年轻警官先出去,关好了门,还是冷冷地看了谢东一眼,然后问道:“你是个医生?”
  这个问题让谢东大感意外,愣了一下,随即小声道:“报告!”,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的脸色,生怕再招惹这位脾气暴躁的主任。
  郑钧干咳了一声,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直直地望着谢东,半晌才缓缓说道:“这次谈话是私人性质的,你可以不喊报告,跟我直接说话就可以了。”

  “噢。”谢东呆呆地点头道,心里更加迷糊了,从昨天到现在,所有经历的事情都跟坐过山车似的,搞得他无法分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能机械的应付着眼前的一切。
  “自己开个诊所?”郑钧问道。
  一句话问得谢东心中顿生感慨,几天前,还有人说自己是个副处级的特殊人才,承诺了上千万的科研经费,整理发掘中医学的瑰宝,完全是一种高大上的感觉,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而且还是那样下三滥的罪名。更要命的是,自己竟然招供了,这***是个啥节奏呢!他默默的想道。心里虽然不是滋味,却还是苦笑着连忙答道:“讨生活而已。”
  郑钧把身子往后倚了倚,眼睛却转向窗外,半晌没再说什么。谢东自然如坐针毡,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女儿也是学中医的,今年就要毕业了。”沉默良久,郑钧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谢东听。说完之后,他将没怎么抽的烟卷掐灭在烟灰缸里,然后转过头来,脸上的神色似乎柔和了许多。
  “说说看,现在中医的就业前景怎么样?”他将两只手抱在胸前,轻松地问道。
  谢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面前这位威严的丨警丨察叔叔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略微愣了一下才小心地说道:“您女儿是大学毕业,那是正规军,我是跟着一个赤脚医生学了几年针灸和按摩,纯属野路子,哪里明白什么就业前途这样的高端问题。”
  郑钧淡淡的笑了下:“中医不一样,很多名中医都没上过大学,只是跟着师傅口传心授嘛,不碍事,你就按你对市场的理解谈一谈。”
  日期:2018-12-0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