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猥琐男所说的升铺,其实就是指睡得靠里一点。因为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是厕所和水池,不仅臭气熏天还整天湿漉漉的,故此被称为下铺,而最里面靠近窗口的位置,因为比较干爽和透气,则被称为上铺。猥琐男是因为偷电动车被抓进来的,在号里倍受歧视,一直睡在厕所旁边,今天总算进来一个更加不上台面的,他当然是喜出望外,多日的邪火也全都发泄在了谢东身上。
  那大汉却没回答猥琐男的话,他抽了一口烟,徐徐吞出了几个烟圈,这才说道:“新来的,听说你拒绝在刑拘通知书上签字,这是真的吗?”
  从周五晚上到现在,谢东已经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一听这人的口气,就知道也是个找茬的主儿,心中自是叫苦不迭,正低着头琢磨着该如何应付,头发又被猥琐男一把扯了过去。
  “老大问你话呢!”猥琐男喝道。
  谢东负痛,只好仰起脸朝对面望去。不曾想那大汉一见谢东的样子,身子却哆嗦了一下,嘴上叼着的烟都掉在地上。他连忙捡了起来,拿在手里犹豫了一下,连忙在地上掐灭了,然后将身子往前又凑了凑,仔细的打量起谢东。
  事到如今,谢东也豁出去了。在种地方,面对着这样一帮人,与其如一条狗似得跪地乞饶,还不如咬咬牙死扛呢,反正就是挨打呗,要是真打重了,没准还能被送医院去,正好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他并没有回避大汉的目光,而是努力的睁着已经红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对面。
  大汉看得很仔细,好半天,猛地朝猥琐男挥了挥手。
  “滚!”他道。
  猥琐男似乎没听明白大汉的意思,他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看大汉,又低头瞧瞧谢东,一时有些无措。
  “滚!”大汉又说了一句,声音显然大了许多,而且将手中的烟头猛地弹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猥琐男的鼻梁,吓得他连忙松开了抓着谢东的手,摸着鼻梁上的痛处,眼巴巴地看着大汉,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可一瞧那刀子般的眼神,吓得缩了下脖子,退到后面去了。
  大汉还是不错眼珠儿地看着谢东,好像在琢磨着什么,好半天,脸上突然露出一副难以捉摸的笑容,客气地说道:“你……坐下吧。”
  这个举动令监舍里的二十几个人都目瞪口呆,特别是刚刚还嚣张的猥琐男,更是看得有点傻眼,众人都搞不清楚,这位一贯凶神恶煞般的刘老大,今天咋跟换了个人似得。
  谢东也懵了,但早已筋疲力尽的他此刻却也顾不上许多,听说让坐,想都没想,一屁股就坐在大汉的身边,后脊梁靠在墙壁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大汉就是号长刘勇,见谢东坐下来,身子似乎有意无意躲开了些,眼珠儿叽里咕噜地转了几圈,伸手从角落里拿过香烟,抽出一只递了过来,然后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人凑上来,殷勤的划着了火柴。
  谢东略微犹豫了一下,心中暗道:爱咋样就咋样吧,先抽上一口再说,于是伸手接过香烟,深深地抽了一口,然后看着刘勇苦笑了下,无奈地道:“大哥,我确实冤枉……”

  不曾想刘勇却点了点头道:“说来听听,我看看到底怎么个冤枉。”
  从被丨警丨察带进黑院子,到今天被关进五监区,30多个小时里,还没有人以这样态度和他说话,真没想到,第一个想听听他是如何被冤枉的竟然是一个囚犯。一股莫名的酸楚猛地涌上心头,情绪一时有些激动起来。
  稳定了一会,又抽了几口烟,他才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虽然知道和面前这个人说了也没什么用处,但仍旧啰啰嗦嗦地讲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说完最后一个字,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哥几个,我说的都是实情,要是有半句假话,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出去。”
  刘勇却没说什么,好半天才眯着眼睛低声道:“既来之、则安之,真要是有冤情的话,就你这点事应该很容易搞清楚的。”
  本已经做好讲完之后被暴打一顿的心理准备,见刘勇这般态度,不禁有点发愣。这世道真是变了,难道丨警丨察还不如一个罪犯?
  刘勇低着头思索了片刻,一本正经地道:“我可以帮你把情况反映给监区的管教,没准会有解决办法的。”
  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随即心里又是一凉,先甭说一个在押人员的话有什么分量,就是五监区的领导,自己也刚刚见过,好像也没比昨天晚上拖鞋炖肉的几位强多少。
  见他面露失望之色,刘勇却胸有成竹地道:“你刚才和领导见过面了吧,别看他出手挺狠的,其实,那是个百分之二百的好人,而且绝对够爷们、够义气,你要是真有冤屈,他还是敢讲句公道话的。”
  话音刚落,监舍的铁门忽然开了,只听外面有人喊道:“刘勇,出来一下。”

  刘勇忙将手中的烟头掐灭,起身大声喊道:“报告,我来了。”说完,边往外走边对众人小声道:“就让他在我这儿歇着,没我的话谁也不许乱动。”
  五监区的负责人叫郑钧,是位名副其实的老公丨安丨。由于脾气火爆、性格耿直,所以在警界服役了大半辈子,也只不过是个监区负责人而已。
  一般而言,嫌疑人很少有拒绝在刑拘通知书上签字的,从警二十多年,在看守所里接触过各式各样的罪犯,穷凶极恶的、狡诈多变、装疯卖傻的、歇斯底里的,可拒签这样的事,今天还是头一次碰到。按以往的经验判断,这个家伙一定是块难啃的骨头,于是索性将谢东直接安排到了刘勇的号里,让他先吃点苦头,也方便日后的管理和审讯。其实,这和评书中经常提到的先打一百杀威棍作用是一样的,只不过由在押人员动手更安全隐蔽,就算出了问题,看守所最多是个管理漏洞而已。

  谢东被带走之后,他习惯性的拿起案件卷宗看了起来,不曾想不看则已,一看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首先是时间,周五晚上被七马路派出所传讯,周日便被移送到路南区看守所,手续办理之快有些不合常理,何况还赶上个休息日。其次是询问记录,这份记录几乎无可挑剔,谢东的回答逻辑性很强,前后顺序非常严谨,不仅对犯罪事实供述面面俱到、没有一点含糊不清的地方,而且还有自己心理活动的分析。把这几页纸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心中暗想:怪不得这小子不签字,这个案子确实有问题。

  这份审讯记录,简直就是预先打好了草稿,让嫌疑人背诵的,正常的审讯记录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嫌疑人一定会有一个挣扎和狡辩的过程,就算是进来就招的主儿,也会因为紧张导致记忆凌乱,前言不搭后语,左右矛盾是常有的事,需要审讯人员反复的提问和梳理,才能得到最终答案。
  郑钧和犯罪嫌疑人打了二十多年的交道,看过无数的审讯记录,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第一,谢东确实是被冤枉的,办案人员采用非常规手段进行审讯,于是就有了这份已经事先拟好的供词。第二,嫌疑人和审讯人员早就约好了,故意避重就轻。而从谢东拒绝在通知书上签字、并且喊冤的情况来看,无疑属于第一种情况。
  他将卷宗放在了一边,背着手在办公室里来回溜达了几圈,心里却少有的犹豫起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