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换上了一个写有“路南看守所”字眼的马甲,在监区办公室办理了羁押手续,还没出门,一个头发略有些花白的中年警官正好走了进来,拿起材料大致翻看了一眼,冷笑着道:“刑拘通知书拒绝签字,你这是玩的啥路子?”
  谢东见这个中年警官相貌堂堂,加上其他人对其又恭敬有加,便料定是个领导,于是仗着胆子解释道:“大哥,我没玩啥路子,我确实是被冤枉的,有人陷……”害字还没说出来,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这一下出手很重,打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我让你说话了吗!”中年警官大声喝道:“以后说话之前要喊报告,我允许了,你才能说话,记住没!”
  他被打得有点晕,蹲在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颤抖着回道:“记住了……”话音刚落,肩膀上又重重挨了一脚,整个人一下摔在角落里,脑袋撞在墙上,差点晕过去。那警官却依旧吼道:“没记住我的话吗?说话之前要喊报告!”

  “报告……”谢东连声应道。
  “讲。”中年警官冷冷地说道。
  “我…….”他一时紧张,竟然忘记了要报告什么,只是傻傻地看着面前的警官,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不出意外的又挨了一脚,他这才想起要说什么,连忙又喊了声报告,得到允许之后,才颤抖说道:“说话前要喊报告,我记住了。”
  中年警官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屑地道:“就你这个怂样,还拒绝签字,出门忘吃药了吧!”说完,朝办公室门外喊道:“把这小子扔到刘勇那个号子里,告诉刘勇,这是个**未遂的,让他好好了解一下,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未遂的。”
  所谓监狱,就是一个人折腾人的地方,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一般来说,由于服刑人员需要在监狱渡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为了配合改造工作的顺利进行,所以,监狱的生活条件还是相对好一些的,犯人在劳动之余,甚至可以有一定的自由活动空间和娱乐时间。而看守所则完全不同,里面羁押的基本上都是处于侦查和审判阶段的嫌疑人,由于占地面积有限,加上未决犯的流动性比较大,所以,监舍更主要是考虑的安全问题,至于居住条件则属于次要因素。

  与监狱一样,看守所的牢头狱霸现象也很严重,而且,很多时候,为了配合审讯工作,管教干警也会采用一些非正常手段来获得有价值的信息,这种手段自然上不了台面,所以牢头狱霸就成了最方便也最实用的执行者,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情况极大助长了牢头狱霸的气焰,在一些监舍,甚至动用私刑也并不算什么稀罕事。
  看守所的监室俗称“号”,号里的犯人头子叫做号长,一般来说,号长都是几进几出的累犯,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中年警官说的刘勇就是五监区赫赫有名的号长。
  刘勇是邻省的云山市人,自幼好勇斗狠,曾经因轻伤害被判处过一年有期徒刑。他去年到本市闲逛,在酒吧将人打成重伤之后被捕,一直羁押在路南看守所的五监区,由于是累犯,他对看守所这一套非常熟悉,进来之后,不仅凭着狠劲打出一个号长,而且和五监区的干警混得极熟,前段时间还在号里动用私刑,迫使一名拒不交代的毒贩说了实话,这下更加名声大噪,俨然成了五监区的名人了。

  把谢东关进刘勇的号里,自然想要他吃点苦头。在犯罪嫌疑人当中,小偷和性犯罪者本来就受歧视,刘勇搞起来手段高明、花样翻新,当然是收拾谢东这类货色的理想人选。
  谢东是被一脚踹进号里的。由于光线太暗,几秒钟之后,谢东才看清楚了里面的一切。
  长方形的监室里齐刷刷地坐着几排人,几十双闪着邪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感觉一股凉风从后脊梁一直窜到后脑勺。
  身后厚重的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等再转回身来的时候,却差点跟一张猥琐的面孔撞在一起。

  “新来的,犯的啥事儿?”猥琐男怪笑着问道,鼻尖几乎贴到了谢东脸上,浓烈的口臭让他一阵恶心,身子也不自觉地朝后躲了一下,后背几乎靠在了冰冷的铁门上。
  “问你话呢,犯的啥事?”猥琐男又往前凑了凑问道。
  之前在网上曾经看到过类似的新闻,**妇女的罪犯在监狱里被没收了作案工具,如果自己照实说,万一也落个同样下场,那可真比窦娥还冤了,于是他咳嗽了一下,故作镇定的道:“没事,就是打架。”
  “打架?我看你是打炮吧。”猥琐男道,随即后面的人群中也发出一阵轻轻的笑声。
  “听说你小子是想跟小娘们办事儿,结果没得逞被抓了现行进来的,还***打架,你可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猥琐男斜着眼睛继续道。
  “我……”谢东一时语塞,吭哧了半天道:“诸位老大,兄弟实在是冤啊,我是被那个女人给陷害了。”

  话音未落,猥琐男突然将膝盖一抬,正好撞在他的要害处,剧烈的疼痛让他立刻弯下了腰,痛苦的呻吟起来。刚叫了一声,就感觉头发被几个人同时抓住,硬生生拖到了角落里。
  他挣扎了几下,却发现两只胳膊根本使不上力气,于是便要大声呼救,可还没等喊出声,嘴就被一只大手严严的捂住了。撕扯中他才看清楚,角落里原来是个蹲便池子,里面似乎还有些黄色的液体,还没等反应过劲儿来,便被死死地按进了池子里,口鼻正好对着窟窿眼,由于是大头冲下,再加上好几只脚踩在后背上,想屏住呼吸都不行。令人作呕的气味自然不必多说,更加难以忍受的是,有人拽了下水箱的绳子,便池里原有的东西,外加水箱里的水一股脑冲了下来,呛得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反反复复的折腾了有好几个来回,谢东整个人都瘫软在地,此刻就是让他喊都喊不出声音,趴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就剩下喘的份儿了。
  “别***装死,起来跟大家讲讲,你到底怎么干的。”猥琐男道。
  谢东总算喘匀了一口气,抬起头,用微弱的声音哀求道:“诸位大哥,实不相瞒,我真是被冤枉的,真的啥都没干过啊。”
  “**,你还嘴硬。”猥琐男说着,又凑了上来:“看样你是没喝够啊,今天让你喝饱了为止。”说着,又把他朝便里按去。
  “行了,先带过来我瞧瞧。”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人群后传了过来,猥琐男立刻停了下来,扯着谢东的头发,连拖带拽地把他拉到监室的最里面。
  最里面靠墙的位置有一处两米见方的空地,一个彪形大汉正斜倚着坐在地上,嘴里居然还叼着一根香烟。
  “大哥,这小子进来了,今儿晚上我该升铺了吧。”猥琐男讨好地笑着问道。

  号里实际上是没有铺的,所有羁押人员都直接睡在水泥地面上,由于是朝北的房间,又只有一个很小的窗户,室内终年见不到阳光,所以,即便是在盛夏,监室内依旧阴冷潮湿,在这样的环境里席地而卧,状况可想而知,几乎所有的在押人员都有疥疮之类的皮肤病,瘙痒之极,难受异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