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谢东这么说,高宏伟咧嘴笑了下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你不是还一口咬定什么都没干吗?我看你这种货色就是欠收拾!痛快说别磨叽,还是那句话,我这个人可没什么耐心。”说完,他又点了颗烟,悠闲地吸了一口,继续说道:“就从你猥亵妇女、**未遂开始说。”
  这句话如同一个闷雷在头顶炸响,他浑身一激灵,原本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都立刻瞪圆了。
  “猥亵妇女…….还强……未遂!?”他猛地吐了一口嘴里的污血,几乎有点愤怒的吼道:“你这不是血口喷人嘛,就是打死我,我也说不出来啊!”
  “打死你?那要看你犯了什么样的罪,真要是该死的罪,你以为老子不敢打死你嘛!就你这样的人渣,打死一个少一个,省得祸害别人。”高宏伟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看了看手表,对另外两个道:“快十点了,没必要跟这个傻逼耗着,先让他跳几个小时芭蕾,咱们先休息一下再说。”说完,转身地朝门外走去。
  拖鞋炖肉……跳芭蕾……谢东迷迷糊糊地还在合计这句话的含义,人已经被从椅子上弄了下来,刚要说点什么,嘴就被胶带封上了。随即手铐也被打开了,有人在他手腕处缠上了毛巾,又把手铐重新戴好,然后一条拇指粗的绳子从手铐中间穿过,另一头绕过天花板上的一根钢筋。
  他立刻想明白了跳芭蕾的含义,刚刚挣扎了几下,绳子一紧,整个身体便被吊了起来,吊到双脚脚尖将将可以够得着地面,绳子便被固定在暖气管子上。那两个人检查一下手铐的松紧,便说笑着离开了房间。
  十分钟之后,谢东便知道跳芭蕾的厉害。比起拖鞋炖肉,这种惩罚似乎要柔和许多,但是它的痛苦在于被吊起的人必须努力的用脚尖支撑身体的平衡,稍微一松劲,两只胳膊便脱臼似得巨疼起来。时间一久,就算是铁人也难免打瞌睡,有了这个姿态,保证你一秒钟也睡不着。
  由于白天兴奋过了头儿,徒步横穿了整个城市,再经这么一顿折腾,谢东疲惫至极,可两只眼睛刚刚一闭,剧烈的疼痛立刻让他清醒过来,就这样醒过来再睡过去的,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整个人几乎都快要崩溃了。
  他想喊,可是嘴被胶带封得紧紧的,只能发出一点点呜呜的声音,想把身体调整一下,可每一次挪动都伴随着无法忍受的疼痛。时值盛夏,房间里又不通风,没多大一阵便热得如蒸笼一般,只感觉挥汗如雨,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几个人又回来了,先是检查了下他的脉搏,然后将嘴上的胶带撕掉,用手拍打着他的脸蛋子问道:“怎么样,想清楚要说啥了吗?”
  嘴上的胶带一松,呼吸立刻顺畅了许多,连着喘了几口气后,他带着哭腔哀求道:“丨警丨察大哥,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真没干…….”
  还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胶带再一次把他的嘴封了个严严实实,随后闪着蓝色电弧的电棍狠狠地捅在了他的小腹上,电流瞬间便传过全身,这令他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小便顺着裤管都流了下来。

  “***,还不老实。”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有人骂了一句。
  显然,谢东没有钢铁般的意志力,等他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无助、恐惧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彻底将他击垮了,由于嘴被胶带封死,他只能颤抖发出微弱的哀鸣。
  嘴上的胶带再次被撕开。“想清楚说啥没?”一个冰冷的声音问道。
  “想清楚了,我都想清楚了。”他有气无力地点头道。
  “怂货,早说不就都省事了吗。”高宏伟鄙夷的啐了一口,然后在对面坐下,掏出烟来和另外两人都点上,这才挥挥手道:“把他放下来。”
  双脚一着地,他的身子顿时瘫软在水泥地面上,另外两个人走过来,将他架起来放在椅子上,重新固定好,高宏伟才又说道:“说吧,你都干什么了。”
  这声音在谢东听来,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若即若离,模模糊糊,他歪在椅子里,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装死是不是!”高宏伟喝道,声音很大,把意识有些恍惚的谢东吓了一跳,他努力的抬起头,刚要张嘴说话,突然感觉头上一针刺痛,那只可恨的拖鞋又带着风声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
  疼痛令他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口鼻中再次喷涌出鲜血,将整个前胸的衣服都染成了红色。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他几乎是哭着哀求道。
  “那就快点,老子没时间跟你扯淡!”高宏伟吼了一句,将手中的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使劲的碾了一下,对站在谢东身边,正拎着一只拖鞋的人说道:“弄点水给他冲一冲,找件衣服给他换上,让这小子精神点,别一会再睡着了。”
  他随即被带到卫生间,洗去脸上的血污,又被淋了一身冷水,湿漉漉地再回到房间,被微风一吹,真就没了睡意。
  “精神的差不多了。”高宏伟斜着看了他一眼,随后抽出一只烟扔了过来,这才继续说道:“快点说吧,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人家女的连你穿得什么颜色的丨内丨裤都看清楚了,你还硬撑什么啊,早说早解脱,咱们大家都方便。”
  谢东不是法盲,当然知道**未遂和猥亵妇女意味着什么,可是,如果不按着面前这个丨警丨察的思路说下去的话,又会意味着什么呢?尽管还不知道,但是从之前的遭遇上看,估计自己很难挺过去。与其在个不知名的地方被折腾个半死,还不如先认下来,等过了这一关再想办法。现如今是法制社会,难道这么屁大点事会永远说不清楚吗!想到这里,他连连抽了两口烟,然后试探着说道:“我……以为她是做那小姐的。”说完,他停下来,观察着对面丨警丨察的面部表情,生怕没领会清楚,再挨上一顿拖鞋炖肉。

  “你以为人家是做特殊服务的,然后就起了邪念,想发生关系,是不是?”高宏伟接着他的话茬问了一句。
  谢东连忙点头道:“对,对。就是这样。”
  高宏伟却仍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对个屁!自己说出来,从那个女人进了诊所,到你打算强行发生关系,都如实讲出来!”说完,用手指着谢东,一字一句的警告道:“老老实实地说,咱们大家都方便,要是胡说八道,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压根就没有的事情,如何能如实说出来,其间谢东的话不断地被打断,反复地被纠正,最后直到那丨警丨察觉得差不多了,这才示意打开执法记录设备,然后道:“从头到尾,就按照刚才说的,再重复一遍,不许说错,听到没有!”
  谢东哪里敢说错,小心翼翼的复述了一遍,一边说,一边看着对面几个人的脸色,说到最后一个字,见几个人没什么异样的表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高宏伟拿着询问记录看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让人递给谢东,又补充道:“在后面写上,以上记录都看过了,和我所说的完全一致,再签上你的名字。”
  谢东此刻脑袋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窜,两只胳膊钻心的疼痛,哪里有精力仔细去看,胡乱扫了一眼,便颤抖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