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88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料理完赵老先生,金锋叼着烟进了另外一套住房。
  这套住房本是七世祖霸占的,郑威来了也就没七世祖的份了。
  今天中午佛国的专机一到,这套住房的所有家伙什全都被换成了最奢侈最奢华的皇宫御用。
  金丝编织的地毯,包金嵌宝石的家具,就连郑威的龙床都给运了过来。
  金锋进来的时候,郑威正躺在舒适柔软价值连城的大床上享受着侍女们的殷勤服侍,种种不堪入目的画面令人发指。
  “如果你想早日荣登极乐世界的话,这些女人显然不够。”
  郑威呵呵一笑丝毫没有任何尴尬,当着金锋的面慢吞吞下床,扣好了价值十万刀郎的金丝羊驼睡衣。
  金锋冷冷叫道:“最后一次警告你,郑威陛下。如果你不听我说,那么就请你马上离开。”
  郑威脸色灿灿,无奈的挥手让娇俏清丽的侍女们丽蛋。
  亲手取了一支国礼哈瓦那大雪茄并剪去了烟嘴烘焙完毕,面带微笑的递给了金锋。

  “我,已经半年没碰过女人了。我也有我的需求。”
  “对了!”
  “昨天我对你说的那些事,你考虑得怎么样?”
  郑威大刺刺坐在珠光宝气的宝座上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摁着宝座上那颗拇指大的六线星棱蓝宝石,一只手逮着大雪茄冲着金锋高高扬起脑袋吐出一口大烟圈。
  两次的医治让郑威所中的奇毒已经消退了七七八八,现在的郑威虽然身上和脸上还有不少的黑斑黑点,但精气神看起来跟正常人差不了太多。
  对于郑威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君临天下的人来说,气势和气场那是相当的强大。
  “收起你的傲慢和权势,在我面前,你就是个废人。”
  金锋毫不客气的夺过郑威嘴里的大雪茄,反手抄起他那名贵的金丝睡袍裹起大雪茄狠狠重重的搓了起来。

  世界上最贵的羊驼毛发出一阵阵的焦臭,价值十万刀郎的睡袍转眼间便自烧出了一个大洞。
  郑威面色一沉低吼叫道:“你敢烧我的衣服。”
  金锋却是一把揪着他的耳朵拇指食指用力一掐,冷蔑一笑:“给我老实点!”
  陨针弹出恶狠狠的扎了下去。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撕裂了黑夜的长空,在这绵绵细雨的雨夜中长长的回荡。
  随着金锋一声招呼,琳公主当即下令将侍女们全部赶出洋楼搬到另外的地方去住。

  现在的郑威虽然命是保住了,但后续的治疗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为了自己小弟能活得久一点,琳公主真的费尽了心血。
  跟灯芯将残的琳公主独处了一会,说了好些的话,金锋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今天捡漏来的翠山访友图做清理和修复。
  翠山也就是范宽隐居的终南太华山,现在这幅画作的山形原址都还能在太华山找得到。
  这也是证明这幅画是范宽真迹的铁证之一。
  范宽的生卒年月历史上没有确切的记载,有的人说他是修道之人,还有的人说他活了一百多岁。
  他跟李白一样都是酒仙。但凡是好酒的人性格都极为的洒脱,也就是这种性格造就了范宽山水画的一大特点。
  范宽自创的雨点皴影响后世之大超乎想象,还被第一帝国评选为上一千年对人类最有影响的百大人物,名列第五十九位。
  南宋的巨匠李唐好学范宽,其后又有马远、夏圭等人学习李唐,使得整个南宋时期的山水画几乎全部出自范宽一系。
false
  历经千年风霜,这幅画能保存到现在确实是极其难得,但画心上面很多地方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开裂和掉色,绢纸也有不好地方磨损严重。
  清理的过程中金锋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真相。
  这幅画竟然是从墓里边出来,怪不得这上面的收藏印款最后的年代会停留在木匠皇帝朱由校那里,往下就没了其他印戳和落款。

  根据绢本和画心的氧化颜色和破损程度来推断,估计出土的时间也就在三五十年之内。
  至于这画是从那个墓里出来的,金锋没那本事追查得出来。这些年被盗的各种大墓多不胜数,大罗神仙来也查不完。
  在墓里埋了这些年竟然还保存得这么完好,也算是一个奇迹。
  工作间的家伙什一应俱全,清理修复起来非常顺手。
  熬到凌晨四点多,终于把这幅镇国级的画作给弄完,金锋也是疲惫不堪。
  换上了新的浓茶,金锋长长伸了一个懒腰,满脸的倦色。

  这两天确实累得够呛,先后医治赵老先生跟败家子郑威,耗费了金锋极大的精气神。
  正是夜深人静的之际,金锋也终于得到一丝喘息的时间。心痛的取出所剩无几的千年人参的参片犹豫半响,最终还是没舍得用掉。
  这片参片还是留给琳公主吊命吧。
  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手抄起桌上的一个不足一尺高的如意瓶来,屈指弹了一下瓶子的外壁,听着那悦耳清脆的声音,金锋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这个如意瓶的全名叫做乾隆宫粉地洋彩鹤鹿同春如意瓶。

  这是乾隆官窑的重器。
  蒜头瓶口,垂腹,圈足外撇。腹部通景绘鹤鹿同春,群峰叠嶂,苍松、翠柏林立,瑞鹿仙鹤悠然其中,餐松饮涧,其乐融融。
  颈及足墙施宫粉地,其他地方如意云头纹、饰蕉叶纹,缀朵花、宝珠无数,每层纹饰描金线。
  底部还蛮施松绿釉,中间则是罕见的矾红书《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篆款。
  这东西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个现代的工艺品。在屁大的一个瓶子上把什么松啊鹤啊鹿啊水啊都混杂揉搓在了一起,再加上那些七八种颜色的釉色,完全没有一点点的艺术美感。
  这玩意……
  金锋还真的看不对眼。
  但这中瓶子烧造最是考验工艺,烧造起来也是相当的困难。

  也就是这么一个完全不符合当时审美观的瓶子,在2017年的时候拍出了1.22亿软妹纸的天价还不含佣金。
  说起这个瓶子来还真的有些可笑。
  在设计布局佳士得之前,这个瓶子完全不在金锋的算计其中。
  这瓶子佳士得当时的估价是在一亿五到一亿七之间,结果被弓凌峰趁着那时候现场一片大乱没人竞拍之际一口出价就白白捡了这个大漏。
  如意瓶原本是一对,放在畅春园里里边,是乾隆皇帝专门烧造给他母亲熹贵妃皇太后的。
  电视里面把乾隆弘历说成是熹贵妃的养子,那都是骗人的。
  鹤鹿同春如意瓶一直就放在畅春园里边,随着圆明园的倔起畅春园渐渐的不受待见。到了咸丰那会,日不落高卢鸡把这里抢了个干净,又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这对如意瓶也从此流失到了海外。
  至于后来怎么分开了却是不得而知。
  去年高卢鸡一个幸运的老白皮在翻查自己祖父郊区阁楼的时候,在一个鞋盒里边发现了如意瓶,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这种水准的如意瓶入不了金锋眼睛,随手就放进盒子里锁进保险柜。
  过去的这一天属于自己,不但捡到了大漏还战胜了某些不要脸的白皮。
  回想这些天经历的那些困难,金锋感到一阵阵的庆幸,也感到一阵阵的心有余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