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16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更气愤不已,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寸头也太狂了!
  就在石更琢磨要不要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时候,坐在靠角落的那张桌前的人站了起来。
  此人二十五岁的年纪,浓眉大眼,方头方脸,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虎背熊腰,非常强壮。
  他晃晃荡荡的朝寸头走了过去,在与寸头擦肩而过时,石更注意到他明显故意撞了一下寸头的肩膀。这一下看似轻描淡写,没怎么使劲,却把寸头撞了趔趄,差点没摔倒。
  不等寸头先发作,大汉率先发难:“哎,你挡我路干什么呀?好狗可不挡路。”
  “你他妈敢撞我,找死!”

  寸头攥着手中的半截酒瓶就朝大汉刺了过去,大汉不慌不忙,向后退了一步便躲开了。
  “你挡我路也就算了,还敢打人,你也太猖狂了!”
  “老子就这么狂!今天弄死你!”
  寸头说着话,抬腿就是一脚。大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脚快要踹到他的一瞬间,他抡起就是一拳,正中寸头的脚踝,然后就听“嘎巴”一声,寸头便倒在地上抱着脚踝直打滚。
  大汉过来的时候,坐在桌前的两个大长头发就警惕了起来。这会儿见寸头被打了,两人二话不说,抄起啤酒瓶子就往大汉的脑袋上抡。
  大汉早有防备,不等二人打到他,他回身就是两脚,两个大长头发双双倒地。动作之快,力道之狠,都让一旁的石更叹为观止。
  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这时忽然从外面进来几个丨警丨察,寸头见状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指着大汉说道:“他打人,快把他抓起来!”

  两外两个大长头发也随声附和:“没错,就是他把我们给打了!”
  丨警丨察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三个人,又看了看大汉,问道:“这怎么回事事?”
  大汉不卑不亢:“这三个人调戏女服务员,打伤饭馆老板在先。我吃完饭走人,他们挡我的路,用酒瓶打我在后。我是打了他们,但我的行为属于自卫,我要是不打他们,他们就得打我,我没有办法。”
  “谁能给你证明?”
  大汉看着远处站着的饭馆老板:“他能,他最清楚是怎么回事。”

  寸头从地上爬起来,用凶狠的目光看着饭馆老板:“没错,你最清楚,所以你最好想好了再说,丨警丨察在这儿呢,你可不要乱说。”
  “我……我……”饭馆老板看看寸头,又看看大汉,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丨警丨察看着饭馆老板说道:“你实话实说,不许隐瞒。”
  饭馆老板又瞥了大汉一眼说道:“我不知道。我刚从外面回来,脑袋是不小心摔的。”
  说完,饭馆老板就低了下头。
  大汉一听非常生气,刚要上前质问,旁边的石更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站起身说道:“饭馆老板确实刚从外面回来,他对刚刚饭馆里发生的情况一无所知。”
  见大汉正在怒视着他,石更又说道:“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假的,只是他看花眼了,他们打的不是饭馆的老板,而是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已经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听到石更的话,除了丨警丨察,所有人都很疑惑。

  丨警丨察看着石更问道:“你目睹了整个过程?”
  石更点了点头。
  丨警丨察说:“走吧,都去派出所一趟,把事情弄清楚。”
  到了派出所,每个人报了各自的名字。寸头叫季春生,两个大长头发分别叫刘平、刘立。大汉名叫谷勇。
  季春生他们三个坚称是谷勇打了他们。谷勇则说没打,石更也说没打,并且坚称季春生打的不是饭馆老板,而是另外一个人。
  由于各说各的理,又没有其他证人,丨警丨察也不好判断究竟孰是孰非。最后只是让谷勇给寸头三十块钱医药费,谷勇没有,石更就帮着先垫上了。
  从派出所出来,季春生单腿着地,双手扶着两刘平刘立的肩膀,看着石更和谷勇说道:“我记住你们两个了,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石更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嘴上没说什么,眼神中却满是轻蔑。
  谷勇双手插兜,不屑地说道:“好啊,想断胳膊短腿,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免费帮忙。”
  三个人走远后,谷勇看着石更没好气的质问:“你为什么不实话实说?”

  石更反问道:“你想过实话实说的后果吗?”
  谷勇一愣,不明白石更什么意思。
  石更说道:“饭馆老板说假话是迫不得已的,如果他说实话,你觉得他的饭馆还得保得住吗?我没有揭穿他,也无非是想帮他保住饭馆而已。你既然已经选择做了好人,那就好人做到底,不要斤斤计较了。我想饭馆的老板一定会感谢你的。”
  石更话音未落,就见饭馆老板老板从远处跑了过来:“兄弟,让你受委屈了,真是对不起你,我不是人,对不起你……”
  饭馆老板来到谷勇面前说道:“我不应该说假话,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惹不起他们,我……”
  谷勇打断道:“行啦,行啦,别说了,我知道了。”
  谷勇听了石更的以后想了想觉得也是,如果饭馆老板说实话,搞不好那三个流氓哪天就得把饭馆砸了。他受委屈,怎么也比饭馆被砸要强。
  这么一想,谷勇心里也就不别扭了。
  “谢谢你兄弟,谢谢你兄弟!”饭馆老板又来到石更身前说道:“兄弟,也谢谢你了。”
  石更笑着说道:“举手之劳而已。”
  “你们俩都是好人,我也没什么好报道你们的。这样吧,只要我的饭馆开一天,你们去吃饭就免费,怎么样?”
  石更和谷勇对视了一眼,谁都没说什么。

  把饭馆老板打发走以后,谷勇问道:“你在哪儿上班?”
  石更说道:“县委办公室。”
  “改天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算了吧,就当交个朋友。”石更根本就没想过再要那三十块钱。
  “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尤其是钱。”谷勇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石更看着谷勇的背影,心说这个人有点意思。
  周一早上,石更在一楼等着段子润下来的时候遇到了张悦。石更询问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张悦说她已经好了,并且又一次感谢了石更。
  “你认识张主任?”段子润看到了石更和张悦说话,见张悦走了,便来到石更身边问道。

  “周六我值班,她身体不舒服,我就把她送到了医院。”石更没有隐瞒。
  “哦。我还以为你跟她很熟呢。”段子润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张主任可不简单。”
  “怎么了?”
  “住在三楼的都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能住在三楼,不是很说明问题吗。”
  “你知道原因吗?”石更对这件事也很好奇。
  段子润摇头:“我只知道她丈夫是县卫生局的局长。那形象你是没见过……反正以我的眼光来看,他们俩是不般配。所以我就怀疑她丈夫的家世不简单,不然就凭她的身高长相和学历,能嫁给一个还没她高的男人吗。”
  石更觉得段子润说的有道理,很有可能就是如此。这又不禁让他想到了沈叶叶和张向远,看来女人都是很现实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