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9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石青山去世后,每到春节,街坊邻居,包括关琼和方立斌,都会叫石更去家里过年,可石更从来都是婉拒,他总觉得大过年的,他一个外人过去不合适,所以他谁家都不去,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
  春节难过,不代表石更不过,打扫屋子、买新衣服、写春联挂灯笼、包饺子炒菜做饭,石更一样都不会落。他难过只是因为在这个举家团圆的节日没有亲人跟他一起过,仅此而已。
  大年初四,石更参加了大学同学聚会。班级里不管是在春阳的,还是在其他城市工作的,全都悉数参加,这也是他们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次全员聚会。
  石更和方立斌到饭店时,已经来不少人了,石更与之一一打招呼寒暄,同时眼睛四处找沈叶叶。

  “叶叶已经来了,和朱娜去厕所了。”对石更和沈叶叶一事了解的李小珍诡秘笑道。
  石更冲她微微一笑,转身就出去了。
  来到厕所门口等了半天,石更没有把沈叶叶和朱娜等出来,却把尿等出来了,赶紧进了男厕所方便。
  出来的时候,正好沈叶叶和朱娜也从女厕出来了,石更没有马上过去打招呼,他灵机一动,打算吓一下两个人,就悄悄在她们后面跟着。

  “你姐工作的事怎么样了?”朱娜挽着沈叶叶的胳膊问道。
  “已经办完了,多亏了张向远,要不是他爸帮忙,调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啊。”沈叶叶说道。
  “张向远都开始让他爸出面帮忙办你家里的事了,看来张向远是真喜欢你呀。”朱娜羡慕地说道。
  沈叶叶脸上泛起了红晕,红晕之下是掩饰不住的幸福:“他对我是挺好的。”
  “那你做好当副市长儿媳妇的准备了吗?”

  “今年过年他是想去我家来着,可是我没让。想娶我哪有那么容易,我得再考察考察他才是。”沈叶叶娇嗔道。
  “见好就得收,他可是副市长的儿子,长得那么精神,又是京天大学的高材生,得有多少姑娘想要嫁给他呀。你要是不把她紧紧攥在手里,到时他变心跟别人好上了,你到时哭都找不到调。”
  沈叶叶把朱娜的话听进了心里,她认为很有道理,确实不能把恋爱的阵线拉的太长了,不然真容易让煮熟的鸭子飞走。
  朱娜忽然神秘兮兮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们俩是不是已经那个了?”
  沈叶叶没反应过来:“哪个呀?”
  “就是……”朱娜趴在沈叶叶的耳边一说,沈叶叶的满脸通红。
  “没有。”沈叶叶否认道。

  “真没有?”朱娜不太相信。
  “真没有,你别问了,烦人。”
  石更听了两个人的对话,心里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凉冰凉的。一个人在走廊里站了许久。
  吃饭的时候,石更话很少,多数时间都在喝酒看沈叶叶,脑子里则像放电影一样,不断闪现沈叶叶与朱娜的对话,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
  散场后,石更喝的已经走路直打晃了,送他回家的任务就落在了方立斌的身上。
  “立斌,你说权利真的有那么好吗?”石更醉醺醺地问道。
  方立斌不假思索道:“这还用说吗,当然好了。十等人不都说了吗,一等公民是公仆,老婆孩子都享福。别人不说,就说张向远吧,他爸要不是副市长,你觉得沈叶叶会跟他在一起吗?这就是权利的好处。虽然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可作为好哥们,我还想再说一次,你就别再惦记沈叶叶了,你跟张向远没法比,他有一个好老子,你没有。”

  石更一把甩开方立斌的胳膊,怒冲冲地说道:“靠老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靠自己。我跟你说,我不会放弃沈叶叶的,我要跟张向远争到底!我要当官!”
  方立斌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要当什么?”
  石更眼神决绝,掷地有声地说道:“我要当官!老子要当大官!”
  说完,石更摇摇晃晃的扬长而去。

  石更说的不是酒话,他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进入官场。
  如果他有背景,他在报社的优秀新人奖就不会被别人截胡。如果他有权利,也许沈叶叶就不会和张向远在一起,或者他至少可以跟张向远公平竞争,而现在他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他跟张向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是没有权利的结果,所以他要当官,他要拥有权利,只有那样,他才能守护住属于他的一切,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回到家,石更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来吃了口东西,他就骑自行车去了春阳第一医院,俞凤琴初五上班。
  每次去医院找俞凤琴,石更都会先挂个号再上楼,他怕直接去,万一有人看病,他没号进诊室不太好。另外他也不想给俞凤琴添麻烦。
  平时医院下午的人就不多,过年期间更是寥寥无几,石更挂号都没用排队。
  来到三楼泌尿科的门诊室,门是关着的,但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俞凤琴坐在里面正在拿着一本书看。石更敲了敲门,引起了俞凤琴的注意后,推门就进去了。
  两个人在一起后,除了每个月俞凤琴的大姨妈如期来串门之外,办事间隔的天数从来就没有超过两天。由于年前几天两个人都忙,过年俞凤琴的丈夫又回来了,俞凤琴前几天又没上班,导致两个人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在一起了,对彼此都非常渴望。

  石更把门反锁后,拉着俞凤琴进了屏风就亲热了起来……
  “帮我系一下。”俞凤琴穿上胸罩,背对着石更说道。
  石更扔掉手纸,把胸罩带子上的扣子扣了上:“我今天过来找你除了想你了,还有另外一件事。”
  俞凤琴从地上捡起毛衣套在头上,边穿边问:“什么事?”
  石更提起裤子说道:“我想进官场。”
  俞凤琴一愣:“你想好了?”
  “想好了,你能帮我吗?”石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俞凤琴。
  他一直记着俞凤琴说过可以帮他进入官场这件事,这也是他打起当官主意的最重要原因,要是没有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所以他能否进官场,现在完全取决于俞凤琴。

  “当然能,不过你在官场能发展成什么样我可不敢保证,这一点你要清楚,政府机关可不比报社。一旦离开了报社,你再想回去就难了。”俞凤琴希望石更进入官场,但她更尊重石更的选择,她认为有必要提醒一下石更,换工作不是小事,必须三思而行。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要是没想好也不会来找你。你就说你打算怎么帮我吧?”石更想不出俞凤琴一个医生如何能帮他进入官场。
  “晚上去我家,见我丈夫。”
  石更大吃一惊:“我没听错吧,见你丈夫?”
  俞凤琴轻松地笑了笑:“以我弟弟的身份去。”
  听俞凤琴说了她丈夫卞世龙的工作后,石更才知道卞世龙是伏虎县县委副书记,在这之前俞凤琴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过。
  傍晚俞凤琴下班后,石更买了两样东西,跟着她一起回了家。
  到了楼下,俞凤琴不忘叮嘱道:“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住了吧?千万不能说错了。还有,进屋后一定不能乱来,要是被卞世龙看见就麻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