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7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完药,俞凤琴站起来后,石更笑着说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俞凤琴低着头要出去,石更伸手拦住了她,把她吓了一跳。
  “你刚刚上的太快了,我没太看懂,我想明天再麻烦你帮我上一下,可以吗?”
  俞凤琴不知所措,非常紧张。
  石更往俞凤琴身前凑了凑,俞凤琴见了赶忙向后退了一步。这一躲正好躲到了角落里,石更再凑过去,俞凤琴便无处可躲了,战战兢兢的她始终不敢抬头去看石更的眼睛。
  “你长得可真好看,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医生。”

  石更趴在俞凤琴的耳边故意往她耳洞里吹了一口热气,俞凤琴的耳朵非常敏感,她先是身心一震,随即就像有一只手在她的心里挠痒痒似的,搞得她都快受不了了。双腿一软,身子就瘫了下去。
  石更手疾眼快,一把就揽住了俞凤琴的腰,她才没有摔倒。
  这一揽,石更发现俞凤琴的腰肢很细,似乎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
  石更在俞凤琴耳旁耍赖道:“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你要是不帮我,我就不松手了。”
  两个人零距离接触,俞凤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石更的那头猛虎正在怒吼,使得她一动不敢动,身子都僵住了。
  “我帮你,我帮你。”俞凤琴害怕一会儿会擦枪走火,就使出全身力气将石更推开,像逃命似的快步离开了屏风。
  石更被俞凤琴狼狈的样子逗乐了,他提起裤子系好裤腰带出去问道:“你都什么时候上班啊?”
  俞凤琴背对着石更说道:“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
  “我明天再过来找你,再见。”石更伸手在俞凤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心满意足地走了。
  俞凤琴瘫坐在椅子上,摘掉口罩气喘吁吁,她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打透了,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接下来的几天,石更每天都去医院找俞凤琴,在上药的过程中,他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去占俞凤琴的便宜,而俞凤琴不知是没有发觉,还是不在意,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厌恶,这无疑让石更变得更加大胆了。
  这一天,石更又来到了医院找俞凤琴。

  经过几天接触,俞凤琴虽然还没法做到对待石更像面对其他患者一样,可是也已经不像最初那么紧张害怕了,至少可以与石更对视交谈了。
  “你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又来了?”俞凤琴看着石更,眼神闪烁不定。
  石更进了诊室,将门关上门后,顺便把门给反锁了。石更表情痛苦道:“我今天下面突然特别疼,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看一下吧。”
  石更说着话就进了屏风。
  俞凤琴信以为真,从抽屉里拿出一次性医用手套也进了屏风。她刚进去,石更就把她抱在了怀里一通猛亲,俞凤琴毫无防备,整个人像傻了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任由石更在她的嘴上肆虐。

  大约几十秒后,俞凤琴回过神后开始用力挣脱,推开石更后,她义正辞严地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竟然敢在这里乱来,你胆子太大了!”
  石更擦了下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胆子大。想不想在这里跟我来一次,我估计会别有一番滋味的。”
  俞凤琴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恼羞成怒道:“流氓!我要报警!”
  俞凤琴想要走,石更哪里会放过她,石更今天过来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办了她。二次将她搂在怀里,手嘴并用,俞凤琴身上的白大褂很快就被撕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衣服。
  俞凤琴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半袖衬衫,里面的黑色胸罩清晰可见。下身穿得是今年最流氓的黑色一步裙。看到俞凤琴这样的穿着,石更就更加兴奋了,动作也随之变得粗鲁起来。
  俞凤琴很快就没了力气,而且在门诊室里她不敢大喊大叫,她怕万一要是被人听见看见了,她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所以石更得逞了。
  半个小时后,石更和俞凤琴对面而坐,一边看着对方,一边大口的喘气。
  “怎么样,我还行吧?”石更坏笑道。
  俞凤琴问道:“你晚上有时间吗?”

  “干什么?”
  “去我家吧。”
  见俞凤琴意犹未尽,石更心里很是得意:“你还没结婚?”
  “结婚了,我丈夫在伏虎县工作,他平时只有周末才回来。”见石更似乎有些迟疑,俞凤琴问道:“怎么,你不敢去?”
  “我都敢在这里干你,我还怕去你家继续干你吗?”石更从地上爬起来提起裤子说道:“我在医院外面等你。”
  俞凤琴下了班,石更跟她一起回了家。

  进了家门,两个人就抱在了一起,衣服从门口一直脱到了床边……
  俞凤琴不是石更所经历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人,但却是最成熟最性/感的一个,她的味道与那些未婚的小女孩截然不同,石更非常喜欢,非常迷恋。
  石更用手在俞凤琴平坦的小腹上一边抚摸一边玩味地问道:“想不想把关系一直保持下去?”
  俞凤琴反问道:“你想吗?”
  石更颔首:“当然想。”

  俞凤琴靠在石更的肩膀上,伸手抱住石更,脸上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涩和难以掩饰的幸福:“我也想。”
  第一次见到石更的庞然大物,真是把俞凤琴惊到了,以至于那天晚上睡觉时她都梦到了。之后的几天,由于给石更上药,她每天都能见到,搞得她除非忙碌,否则一旦闲暇下来,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石更的身影,这是她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俞凤琴之所以会这样,除了石更确实战斗力强以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俞凤琴常年得不到满足。
  因为工作的关系,俞凤琴的丈夫平常不在家,只有周末回来交一次公粮,但质量又不高,通常都是草草了事,结婚至今,她甚至连一次快乐巅峰都没有达到过,所以总会想起石更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作为泌尿科医生,俞凤琴深知男人那东西显然是越壮观越好,可如果要是中看不中用,反而会更让人失望。
  石更的前所未见,是表里合一,还是徒有其表呢?俞凤琴脑子里不止一次的闪过想试一下的念头,可仅仅只停留在想象当中,让她主动出击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因为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乱来的女人。
  今天石更的主动出击让她既震惊又窃喜,她没想到石更胆子那么大,但石更的胆大又是她所期盼的,所以她当时的反抗仅仅是象征性的,或者说想表示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而已。
  在屏风里的鱼**欢,不仅让她检验了石更的质量,也让她连续两次登上快乐之巅,真真正正的感受了一次做女人的美好。
  所以面对这样的石更,再想想自己的现状,她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不想跟石更在一起。
  “这是丈夫?”石更看到床头柜上的照片看了看,里面俞凤琴与一个男人并肩而站,男的要比俞凤琴高将近一头,身材很魁梧,一脸的英气,但年龄看着要比俞凤琴大一些。
  俞凤琴“嗯”了一声:“还是结婚那年照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