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4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琼这个人本本分分,属于非常务实的那种人,而且很讲义气,对于朋友的事情,只要能帮忙,他从来没有二话。
  方立斌和石更不止是高中同班同学,他们还是大学同班同学。大学毕业后,方立斌被分配到了春阳第五中学,当了一名高中语文老师。
  方立斌为人幽默,经常能把人逗的哈哈大笑。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他的女人缘都是最好的。他和石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好/色,不同的是,他是有色心没色胆,石更恰恰相反,只要看上了,就敢付诸于行动,不达目的不摆休,而且成功率极高。大学四年,除了沈叶叶之外,只要是被石更看上的,最终全都被拿下了。所以在女人的问题上,方立斌一直视石更为偶像。
  傍晚,关琼瞧时间也差不多了,估计方立斌也快过来了,就上楼上去准备酒菜了。
  小卖部的上边有一个阁楼,可以做饭也可以睡觉,关琼平时就住在上边。
  石更没有跟着上楼,因为他要上去,小卖部就得关门,到时方立斌来了叫门,还得下来开门。所以干脆等着方立斌来,来了以后再关门就省着再下来了。
  大约五点半左右,方立斌来了,石更把门从里面一锁,两个人就上楼去了。
  三个人关系最好,谁平时什么样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方立斌搭眼一看,就看出了石更有心事。

  “怎么了?”方立斌问道。
  石更躺在床上双手抱胸,盯着棚顶一言不发。
  方立斌看向关琼,关琼一边炒菜一边说道:“还是老问题。”
  方立斌一听就笑了,他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原来是又在沈叶叶那碰钉子了。
  方立斌看着石更说道:“不用闹心,我一会儿开导开导你,保证让你心情变好。”
  饭菜做好后,三个人边吃边聊。
  几杯啤酒下肚,方立斌说道:“十八哥,大学四年,你和沈叶叶的事情,别人不清楚,我是最清楚的。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看的?”

  十八哥指的是石更,因为他下面“发怒”时有十八公分长,于是就得了十八哥这么个外号。
  当时在学校里,很多人都不相信,石更为了证明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十八哥,特意叫了很多人到他们寝室用尺子量,结果整整十八公分,从此以后再无任何质疑声。不过却出现了一个传闻,说石更有欧美人的血统,不然他那家伙怎么可能长成那样?其实起初就是某人开的一个玩笑,没想到传着传着还真有人当真了,石更对此是哭笑不得。
  石更放下筷子,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你说吧。”
  “我认为你和沈叶叶不合适。”方立斌一本正经地说道。
  石更微皱眉头:“哪里不合适了?”
  “哪里都不合适。首先说家世。我不怕你不高兴,你有什么家世?你家里就你一个人。沈叶叶家里可不一样,她爸妈都在机关单位上班,据说她爸还是一个小领导。就算是你把沈叶叶追到手了,你觉得她爸妈能接受你吗?其次说身高……”方立斌刚一提身高,石更那边就不乐意了。
  “提什么身高啊?追女人跟身高有关系吗?”石更最反感别人在他面前提身高,因为他是中文系所有男生里身高最矮的,上学时经常有人拿这个说事,他还因为这个跟人打过架。
  “当然有关系了。女人肯定都希望找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无论是靠在肩头,还是被抱在怀里,都会有种安全感。并肩走在一起也好看。相反要是找一个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甚至是比自己还矮的男人,既找不到安全感,走在一起也不好看。沈叶叶跟你身高差不多,从这点来说,你们俩也不合适。”
  “个矮怎么了?雷锋一米五四,他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孙中山一米五八,他是伟大的先行者。张作霖一米六二,人称东北王。拿破仑一米六五,征服整个欧洲……”

  “武大郎一米三九,被潘金莲戴了绿帽子后下毒而亡。”方立斌此话一出,不仅他自己笑了,一旁喝酒的关琼更是直接笑喷。
  石更恼羞成怒,拿起酒杯就要泼方立斌,方立斌紧忙抓住石更的胳膊说道:“开玩笑,开玩笑,你继续说。”
  石更将杯子“啪”的往桌子上一放,说道:“我比拿破仑还高三公分呢,他能征服欧洲,我就不信我不能征服一个小小的沈叶叶。”
  “你不是没有优点,上学时你是大家公认的中文系第一才子,而且能言善辩,头脑灵活。可要是跟张向远比起来,你这些优点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什么意思?”
  方立斌掰着手指头说道:“论身高,我目测张向远至少得有一米八。长得虽然称不上貌似潘安,也算得上是英俊吧。论学历,人家可是京天大学中文系的,中文人家是全国第一,不是我们这种省属院校所能比的。论家世,我听说张向远他爸叫张金山。知道张金山是谁吗?分管城建的副市长!论工作,张向远在金河区区委办公室工作,有他爸,他未来的仕途将不可限量。这年头还有比权利更好使的东西吗?你和张向远的差距是全方位的,我要是沈叶叶,我也会选张向远,不会选你,这就是现实。”

  石更听了一声不吭,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方立斌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作为哥们,我发自肺腑地说,你还是算了吧,女人那么多,何必非盯着沈叶叶呢?两个人在一起讲究的是你情我愿,要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无论你再怎么努力,还是不可能走到一起。何况喜欢你的女人也不少啊,我看那个刘燕就不错,你应该把心思放在值得珍惜的人身上,而不是总放在得不到的人身上。”

  下午遭到了沈叶叶的打击,晚上又被方立斌全方位的打击了一次,石更的心情彻底跌入了谷底。
  三个人都喝了不少酒,酒一多尿就多,楼上楼下都没有卫生间,上厕所只能出去到马路斜对过的公厕方便。
  石更跑到第四趟的时候,可能是酒喝的太多了,没吃什么东西,胃忽然有点不太舒服,石更进了小卖部就没有马上上楼,顺势就捂着肚子趴在了柜台上。
  柜台上两层玻璃中间夹着一张画,画上是一个长相靓丽的女人,身上穿着红色旗袍和黑色高跟鞋。旗袍非常非常贴身,女人侧身站立,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不仅如此,由于旗袍的开叉很高,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女人雪白的大长腿。
  石更看到这副画后目不转睛,一时间所有烦恼全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在酒精的作用下,石更的“好兄弟”在睡梦中渐渐苏醒,由躺着变为站立。
  男人都清楚,那股劲儿一旦上来,不能马上办事儿是非常煎熬的。石更想到了刘燕,他就抓起电话往刘燕家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刘燕接的:“谁呀?”
  石更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是石更,马上去我家一趟,我找你有急事。”
  挂了电话,石更冲楼上喊道:“我困了,先回家睡觉了,你们俩慢慢喝吧。”
  出了小卖部,石更骑着自行车就摇摇晃晃的回了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