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3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机械厂工会和左邻右舍的帮助下,石更处理了石青山的后事。按照石青山生前的意愿,将其与老伴埋葬在了一起。
  石青山入土后,石更坐在坟前久久不肯离去。回想从小到大,他虽然学习很好,可是也调皮捣蛋,经常闯祸,总是不让石青山省心。
  最让他自责的是,石青山去世前一天,他发现了石青山反常,却没能想到那是石青山的临终遗言。如果能想到,他至少可以陪石青山走完人生最后一程……他这个儿子当的实在太失败了。
  石青山是石更的唯一亲人,所以石青山的去世对石更的打击非常大,以至于都影响到了他的学习。原本可以考上京天大学中文系的他,最终只考上了吉宁大学中文系。
  毕业后,石更被分配到了《吉宁日报》做了一名编辑,由于笔杆子硬,又头脑灵活,很得领导的喜欢。而石更自己也很满意在报社这份安稳的工作。

  周末,石更一觉睡到了中午。
  醒来时饥肠辘辘,从床上爬起来,他到厨房煮了点挂面,打了一个荷包蛋。吃饱后,到卫生间洗漱一番,穿上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骑着自行车就去了吉宁大学。
  离女生宿舍门口还有十几米远时,石更捏闸停了下来,原本心情大好的他,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黄色连衣裙,脚穿白色高跟鞋的女孩,在门口来往的人群中,她好似一只蝴蝶,美丽动人。又似仙女下凡,人间无此尤物。
  她叫沈叶叶,是石更的大学同班同学,是中文系所有男生公认的系花,也是石更的梦中情人。石更追了她四年,她拒绝了四年,可石更仍然不放弃,他就不相信他追不到沈叶叶。
  跟石更等人毕业后即参加工作不同,沈叶叶读完四年本科后,选择了攻读硕士研究生,今天石更到学校就是来找她的。
  只是此刻在沈叶叶的身旁站着一个男的,石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张向远,他是沈叶叶的男朋友。
  虽然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可是看到沈叶叶时而欢笑,时而娇羞的样子,石更就火大。
  双手死死攥住车把,石更像一头公牛看到了红布一样,使出全身力气,瞪着自行车就朝张向远冲了过去。

  张向远侧身对着石更,眼睛和心思全都在沈叶叶身上,他根本就没注意到石更。但沈叶叶的余光看到了。
  “小心!”
  张向远一扭头看到了石更,可他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自行车的前轱辘钻进他的双腿之间,他本能的双手抓住了车把,但自行车并没有停,惯性的力量,推着他连退好几步,要不是身后有门,他很有可能会摔倒后被车轱辘压到。可即便如此,也够他喝一壶的。
  撞到门上停下来后,张向远双手捂着裤裆就跪在了地上,面部表情极其痛苦。
  石更心里一阵窃喜,但表面上却是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哎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沈叶叶被吓得不轻,她紧忙跑到张向远身边关心道:“你怎么样?撞到哪儿了?”
  部位特殊,张向远显然羞于出口。另外在沈叶叶面前,他必须得表现出自己男人的一面,所以就强颜欢笑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缓一会儿就好了。”
  张向远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石更,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骑车撞人呢,万一撞坏了怎么办,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沈叶叶非常气愤,来到石更身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指责。

  石更一脸无辜:“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是车闸不好使,我刹不住车了。我跟他又没仇没怨的,我撞他干什么呀。”
  沈叶叶跟石更大学同窗四年,对石更可以说是非常了解,她根本不相信是车闸的问题:“你敢下来让我试试吗?”
  石更显然不会让她试:“算了吧,车闸都坏了,你要是磕着碰着怎么办?那还不得心疼死我呀。”
  沈叶叶瞥了一眼张向远,然后瞪着石更小声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石更,你这么做一点意义都没有,反而会让我更加讨厌你。我和你之间只可能是同学关系,绝对不会有其他关系。我希望你离我远点,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们以后连同学都没法做了。”

  石更一声冷笑:“你已经认识我四年多了,认识他才几天呀?为了他你连同学情谊都不顾了,你还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啊。”
  “友情和爱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沈叶叶辩驳道。
  “这么说你爱他喽?”
  “爱,非常爱。但是对你,我连半点喜欢都未曾有过。”
  虽然一直在被沈叶叶拒绝,可是沈叶叶说这么狠的话还是第一次,她的话就像是一根钢针,狠狠地扎了石更的心一下,疼的石更直咬牙,令石更有点接受不了。
  刚要说话,一边的张向远站起身走了过来,石更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又咽了回去。
  “既然他不是故意的,又是你同学,就算了吧。”张向远之前见过两次石更,但他只知道石更与沈叶叶是同学关系,并不知道石更一直在追求沈叶叶,沈叶叶也从未向他提起过。
  石更看张向远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确实不是故意的,可你以后也得小心点,万一被撞的鸡飞蛋打,到时叶叶就指不定是谁的了。”
  石更意味深长地看了沈叶叶一眼,蹬着自行车就走了。
  来到一个小卖铺的门前,石更把自行车往门口一扔,就气冲冲地走了进去。
  小卖铺的老板关琼正在柜台里看书,见石更来了,把书扣下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石更就像没听见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柜台外的凳子上,脸色很不好看。
  关琼看了看石更,起身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了柜台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又被你的那个梦中情/人给拒绝了吧?”
  石更没吱声,拿起水就喝,关琼刚要提醒他烫,杯子已经到了他的嘴边,结果把他烫的直皱眉。
  “这马上都夏天了,你给我倒什么热水呀?成心烫我是不是?”
  石更把杯子重重放回到柜台上,飞溅出来的水滴掉在他的手背上,又把他给烫着了,气得他直想把杯子摔碎。

  关琼看出了石更的意图,抢先把杯子拿走放到了一边:“你气不顺别跟杯子和水较劲啊。再说了,我给你倒热水,你摸不出来是热的呀?摸出来了还喝,跟我有什么关系。”
  “少废话,晚上我想喝点,你准备酒菜。”此刻石更觉得他只有喝点酒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哪次不是我准备酒菜啊。叫立斌吗?”
  “叫吧,咱俩喝也没啥意思。”

  关琼拿起座机给方立斌打了个电话,方立斌说他家里有点事,得五点以后才能过去。
  石更与关琼、方立斌是高中同班同学,但关琼的学习一直很差,所以他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先是在家里的安排下,到电厂上了三年班,之后觉得挣得少,就拿着三年攒下来的钱和家里的资助,开了现在这家小卖铺。由于店面沿街,房子又是自己家的,基本没什么费用,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