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7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网上已经搜索不到关于穆连恒、陈汝宁的关键词,他们做的很彻底,很专业,虽然有几十万人看过直播,但是缺乏有效跟进的话,老百姓很快就会遗忘,再说,他们还那么擅长辟谣,任何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他们很懂得这句话的意思。”上官谨说。
  胡蓉咬了咬嘴唇:“穆连恒还在,只要他招供,刘子光就能平反。”
  上官谨淡淡的笑了:“穆连恒大概活不过今晚。”
  胡蓉柳眉倒竖:“宋剑锋向我保证过的,他在省厅大院里关着,还能出事不成?”
  上官谨说:“我们太小看有关方面的能量了,为了不打乱他们的部署,我想任何离奇的事情都会发生。”

  “明天就要开庭了,我们去旁听,把证据当庭交给法官,可能会有用。”卫子芊拿出mp4说。
  “但愿吧。”李纨叹道。
  李天雄几个钟头前打过电话,告诫女儿不要参与此事,任何为刘子光翻案的企图都只会增加他的麻烦,有关部门一旦行动起来,任何个人和小团体都只是马车轮子前的螳螂。
  不得不说,她们的这次行动,只赢了前半场。
  第二天一大早,胡蓉驾车返回江北市,上官谨、李纨和卫子芊随车同行,去旁听刘子光的庭审,江雪晴被琐事缠住未能一同前来,但表示一定要跟进此事。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胡蓉的这辆进口大切诺基已经开了三年,正是磨合最佳的时候,时速开到一百四,一点都不发飘。
  清晨的高速公路上车流稀少,胡蓉心中郁闷,一腔愤怒都踩在油门上,大切诺基飞也似的狂奔着,李纨心中担心:“胡警官,稍微开慢一点,注意安全。”

  “我知道,我们被人跟踪了,一辆车从省城出来就跟着我们。”胡蓉说。
  三女回头张望,果然见一辆黑色多功能越野车远远跟在后面。
  前面道路上并排行驶着两辆重型卡车,胡蓉刚要踩油门超车,上官谨颤声道:“我们进陷阱了!”
  果然,两辆车把道路挤占的满满当当,想从一边超车的话,必须冒着车毁人亡的风险,因为这种重卡的车身很长,只要司机一歪方向盘,就算是大切诺基这种硬朗风格的越野车,也会变成一堆废铁。
  大切诺基放不开速度,眼瞅着后面又跟上来两辆同样型号的重卡,李纨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卫子芊紧紧抓住手机开始拍摄。

  “没用的,就算你发到网上也会被立刻删除,至于我们的遗物更不会留下,这只是一次意外而已。”上官谨说。
  “没有信号,手机打不通。”卫子芊说。
  胡蓉虎着脸,拿出了手枪,单手一甩,子丨弹丨上膛,“和他们拼了!”
  正说着,后面两辆重卡已经冲了上来,四辆车在高速公路上把胡蓉的汽车夹在中间,四个女人宛如被包围在铜墙铁壁之中,惊恐万分,不可名状。
  “小诚”妈妈对不起你,在重卡撞过来的那一刹,李纨心里默念道。
  正当胡蓉准备朝卡车的车轮开枪的时候,前面两辆重型卡车却忽然加速走了,后面两辆卡车也并入行车道,规规矩矩的开走了。

  胡蓉把车停在路肩上,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上官谨、李纨、卫子芊也好不到哪里去,衣服都被汗水塌透了,大家从死神的大镰刀下劫后余生,心有余悸。
  “幸亏你没开枪,不然卡车失控,我们就真的死定了,看来他们只是想给我们一个教训而已。”上官谨说。
  胡蓉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难道猜不到么。”上官谨苦笑道。
  卫子芊拿出了手机:“又有信号了。”

  果然,李纨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江雪晴发来的信息。
  “穆连恒死了,心脏病突发,来不及抢救,就这样。”李纨淡淡的说。
  一阵沉默,风吹过,她们都觉得很冷。
  今天江北中级人民法院门口警卫森严,不光动用了武警支队,市局下属的防暴大队,特警大队,交巡大队都出动了,层层守卫,密不透风,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犯人是用装甲车押到中院来的,随车押送的是市局的特警,一水的79微冲,子丨弹丨上膛,如临大敌,沿途交通管制,严禁通行。
  抵达江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时候,她们发现整条街已经戒严,禁止任何车辆进出,胡蓉亮出证件,带着李纨和卫子芊来到法院门口又被武警拦下,过了一会出来个工作人员,告诉她们说庭审已经开始,并且这次审判是不公开的,谢绝无关人员旁听。
  胡蓉说有重要证据呈递法庭,法警推说要请示上级,打了半天电话后,等来的却是父亲胡跃进的严厉呵斥。
  “蓉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在破坏大局!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讲清楚的,你马上给我回来!”胡市长在电话里这样咆哮。
  “我不!”胡蓉干脆的挂了电话,继续向工作人员提出要向院方呈交新的证据。
  一个法警耐不住她的纠缠,终于答应安排法官见她,胡蓉被带进一间办公室,一个姓甄的女工作人员接待了她,敷衍几句后收下了装有视频证据的优盘就打发胡蓉出去了。
  胡蓉刚出屋门,这位工作人员就把优盘丢进了垃圾篓。
  庭审从上午九点钟开始,地点设在江北中院刑事法庭,审判长和审判员身着法袍,端坐庭上,检察官身着藏青色制服,胸配徽章,律师西装革履,两名全副武装的法警将刘子光带了上来,关进被告人席,然后站在他的身后,挺拔威武的身形将一身橘黄色看守所马甲打扮的犯人衬托的异常猥琐。

  旁听席上空荡荡的,只有前排坐了零星几个人,受害人的家属来的最多,麦抗美陈玄武母子以及陈家的一些亲友以及聘请的律师,另外还有江北法制报的一个记者,还有徐纪元和他手下两个特工,以及一些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
  审判准时开始,例行程序结束后,检方发言,出示了各种证据,这案子的证据都是省厅提供的,检察院人员只是照本宣科而已,长达万字的起诉书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陈汝宁确系刘子光杀害。
  检方陈词完毕,审判长示意辩护律师发言。
  今天侯振业穿的很正规,西装领带金丝眼镜,他站起来清清喉咙,说:“检方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犯罪嫌疑人刘子光行凶杀人,手段极其残忍,影响特别恶劣,后果非常严重,但是被告有一定的悔过表现,我希望法院从轻处理。”

  法庭内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侯振业,见过操蛋的,没见过这么操蛋的,辩护词居然比检方起诉书用词还狠,极其特别非常,虽然后面例行公事的加了个从轻处理,听起来就好像再说,别让丫死的太利索,多折磨他一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