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非是上天眷顾他,怕他老伴走了他一个人孤单,就给了他一个孩子?
  石青山想了又想,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孩子就在大门口,那么显眼,为什么别人没抱走,就偏偏被他发现抱走了呢?这就是上天的安排。也或许是他老伴的心意。
  石青山拿出老伴的照片,鼻子一酸,眼泪又下来了。
  经历了大悲大喜的石青山这一夜毫无困意,他一直守护在孩子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孩子,就像在看一朵从来没有见过的花一样,赏心悦目,嘴角始终挂着笑容。
  第二天冷静下来以后,石青山开始琢磨起了孩子的来历,万一是谁家不小心丢的该怎么办?肯定会急坏的。而且他要是就这么把孩子留下了,到时上户口也是个问题。
  权衡再三,石青山决定带孩子去派出所,虽然他很舍不得,可是他必须得对孩子负责,他不能因为一己私利,让孩子失去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机会。

  到了派出所,石青山把捡孩子的经过说了一遍,派出所给孩子拍了照片,然后经过协商,由石青山暂时代养孩子,时限为半个月,派出所会尽力寻找孩子的父母,一旦找到,到时将由孩子的父母出代养期间的相关费用。如果半个月后没找到,再想解决办法。
  接下来的半个月,石青山的心里每天都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既希望孩子能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又不希望孩子离开他,那种复杂而纠结的心情让他非常煎熬。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期间派出所一次都没有联系过石青山,石青山非常高兴。
  再次来到派出所,派出所联系了民政局。民政局的意思是将孩子送到社会福利院,石青山一听马上说他没有子女,想领养这个孩子。民政局自然没有意见,就给他办了相关手续。
  就这样,孩子就成石青山的了。

  虽然不是自己生的,但也算是老来得子,所以石青山那种初当人父的兴奋劲儿是可想而知的,丝毫不亚于年轻人。
  儿子总得有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石青山没有多少文化,给孩子起不出什么寓意深刻的名字,他结合捡孩子当天晚上的所见所闻,给孩子起了很多名字,譬如石大雨、石大门、石雨伞、石红伞……然后经过筛选,从中选了一个作为孩子的名字。他选择的是“石二更”这个名字。
  之所以叫二更,是因为捡孩子的时辰是二更天。可是后来邻居说叫二更太土了,不好听,不如把二去掉,干脆叫石更算了。
  石和更加在一起正好是个硬字,这个孩子刚出来就离开了父母,命不好,所以应该活得硬气一点,将来长大无论遇到什么事,他都不会畏惧。
  石青山觉得这个寓意好,于是孩子就起名叫石更。
  从对带孩子一无所知,到比女人还无微不至,可想而知,对于石青山这个没有生养过孩子的老男人来说,他需要付出多少辛苦,多少精力。

  但石青山自己从来没有觉得难,在他看来,孩子带给他的一切,远胜于他对孩子的付出。
  石青山自己没什么文化,可是他却非常重视对石更的文化教育,加上石更又天资聪慧,所以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石更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从来没有让石青山和老师失望过。
  从石更上高中开始,石青山的身体就每况愈下。石更上高二那年,石青山彻底住进了医院,石青山知道自己来日无多,认为有必要在他闭眼之前对石更做一些叮嘱和交代。
  “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啊,可是比之前精神多了。”石更放学来到医院看石青山。自从石青山住院以来,石更每天都会来看他,虽然石青山每次都会说不用每天来,学习最重要,可石更还是会坚持来。
  石青山躺在病床上微笑道:“嗯,是挺好的,你来之前我还下地走了两圈。学习累不累?”

  “不累,轻松加愉快。”石更一屁股坐到床前的椅子上,吊儿郎当地说道。
  “别吹牛,谦虚一点。”
  “我可不是吹牛,我的成绩在那摆着呢。您就说,我从上学以来,成绩什么时候掉出过年级前五名?我们老师都说了,如果我保持住,考上京天大学中文系问题不大。”石更确实不是吹牛,他学习起来真是一点都不费劲。
  “可你还没考上呢,所以必须要戒骄戒躁,要继续努力,只有上了大学,有了文化,才能……”
  石更不耐烦地打断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学习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石更怕石青山继续唠叨,站起身说道:“行啦,我先回家了,明天再过来看你。”
  石更拿起书包刚要走,石青山伸手抓住他的手说道:“你先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石更坐下后,石青山问道:“你知道咱们家的房本和存折在哪儿放着吧?”
  石更点了点头,家里就那么大地方,什么东西在哪儿,他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再熟悉不过了。

  石青山又问道:“你知道你妈的坟在哪儿吧?”
  石更反问道:“您说这个干吗?”
  “等我死了,你就把我和你妈埋在一起。”
  石更板起脸,不高兴道:“您活的好好的,死什么呀。不就是住个院吗,年纪大了住院不是很正常吗。我跟您说,您离死还远着呢,踏踏实实活着,一百岁没问题。”
  石青山笑着说道:“我可不想活一百岁,现在你就烦我烦的不得了,我要是真活一百岁,你还不得不认我这个爹呀。”
  “我……”
  石青山摆摆手:“我就是这么一说,总之你记住我死后,把我和你妈埋在一起就行了。”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一定要考上大学……”
  石更一见又来了,马上说道:“您放心,我要是考不上大学,我以后就不见您了。”
  石更要走,石青山又拽住了他:“我还没说完呢。”
  “您不用再说了,我这就回家学习去,晚饭我都不吃了,行了吧?”石更无奈地说道。
  “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真啰嗦。”石更甩开石青山的走就走了。
  石更发觉了石青山今天的反常,可是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觉得人年纪大了可能都这样,唠唠叨叨,神经兮兮。
  第二天早上,石更还在睡梦中之时,被“咣咣”的砸门声给吵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下床开门,一看是楼上的邻居二叔。

  “二叔,什么事啊?”石更说着话打了个哈欠。
  “你爸……你爸他走了。”二叔眼圈通红地说道。
  “去哪儿了?”石更迷迷瞪瞪的,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什么去哪儿了,你爸他死了,医院刚刚打来电话。”
  石更听了,就犹如被人迎头泼了一盆冰水,瞬间就清醒了。但是他脑子一片空白,等回过神以后,泪流如注,顾不上穿衣服,他穿着背心裤衩和拖鞋就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他的拖鞋已经不知所踪。
  站在石青山的尸体前,石更像疯了一样,他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使劲推石青山的尸体,希望他能活过来,希望他能跟自己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