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停下了脚步,却依然低着头,迟疑了片刻,只见她从手包里取出一副墨镜带上,这才慢悠悠的转过身,似乎抬头瞟了一眼诊所的牌匾,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请进来吧。”谢东殷勤的笑着道。
  女人往里瞅了瞅,见诊所里没什么人,略微迟疑了下闪身走了进来。
  “你就是谢东谢医生?”进了屋,女人也没摘下墨镜,上下打量着谢东问道。

  “是啊,我就是。”
  女人沉吟了片刻,然后用一种非常谨慎的口吻继续问道:“你不是平原县来的吗?怎么成了雄州医院的理疗部了?”
  一句话让谢东顿时明白了女人迟疑的原因,看来王远的雄州医院名声实在不怎么样,像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啊。
  “哦,我只是靠挂在雄州医院下面,跟他们没任何关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想单独干,可是门槛太高了,手续办不下来。”他赶紧解释道,为了避嫌,他连和王远认识的话都没敢说出来。
  这句话显然很起作用,女人目光中的怀疑似乎少了些,但还是很警惕的四下张望,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谢东是老江湖了,当然明白了其中奥秘。于是连忙起了身,将诊所大门关了,然后打开了理疗室的门,殷勤地道:“魏姐嘱咐过,说您喜欢清静,不愿意被人打扰,所以请放心,为您治疗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接待其他患者的。”
  听谢东这么说,女人微微笑了下,这才摘下了墨镜,跟着谢东进了理疗室。
  理疗室不大,只有十来平方米左右,除了两张按摩床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女人迟疑了一下,并没有立刻坐下,而是朝外看了一眼,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道:“魏霞说得对,我确实不喜欢被打扰,所以,最好把门关好了,我做理疗的时间里,不许任何人进来。当然,费用上你不必担心,我会出双倍的价钱。”
  “没问题。”谢东转身直奔门口,索性连卷帘门都落了下来,然后又把大门锁死,忙活完了,这才又问道:“这样可以吗?”
  “可以。”女人点了点头。
  “您哪里不舒服呢?”谢东说着,示意女人先坐下,然后又试探着问道:“需要我帮你把下脉吗?”
  “我……”女人支吾了下道:“这样吧,你也不用把脉,你不是给魏霞看过病吗,你就按照给她治疗的手法给我按吧。”
  听女人这么说,谢东心里不免有点打怵。

  一年前挨打的伤痛还记忆犹新,现在又是孤男寡女共处暗室,万一要再被人误会了,这省城人生地不熟的,一旦出事,恐怕不是挨揍那么简单了。
  见谢东有些迟疑,女人低着头沉吟片刻,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得道:“我知道给魏霞治疗时闹了一点误会,不过你放心,在我这里绝对不会出现类似问题,我……”说到这里,她的脸微微红了一下,然后含糊地接着道:“我最近总是腰酸背痛的,精力……也不那么充沛,听魏霞说,你的治疗手段非常特别,而且效果非常好,所以……总之费用方面你不用担心。”可能是有点紧张,女人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为了掩饰一下,她麻利的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了按摩床上。

  听女人这么一说,谢东心中多少有了点底儿,尤其是看到那厚厚的信封,更是感觉说不出的亲切和诱惑。
  他微微点了点头,先是让女人趴在床上,然后去洗净了双手,拿来一块白布盖在女人的后背上,然后轻声道:“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女人没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既然这位大姐要求一切按照魏霞的方案来,那就依样画葫芦呗,谢东心中暗道。患者就是衣食父母,听爹妈的准没错。
  当初魏霞是想治疗痛经之症,所以选取的是腰阳关两侧的“关谷”和“蝉鸣”两个奇穴。他推算好位置,然后稍一用力,却听女人哎呦了一声,似乎与魏霞当初的大不不同。
  “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他连忙停下来问道。
  “疼……有点难受。”女人咧着嘴道。
  他的脑子一转,随即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显然,这个女人跟魏霞当时的情况不尽相同,魏霞当时皮肤晦暗,眼圈发黑,就好像是一朵快要干涸的花,而这个女人却面色红润,皮肤紧绷,一看就是被滋润得很娇嫩的样子。显然是一亏一盈,自然不该再用那两个穴位了。
  按照书中记载,人体躯干部分还有两个奇穴,与关谷和蝉鸣二穴相对应,分属阴阳,疗效相当。可是,由于位置比较敏感,他不禁犹豫起来。
  “怎么不按了?”女人低声问道。
  他尴尬的笑了下,有些迟疑的道:“这个……您说要跟魏姐一样的手法,可您这身体状况和她不一样,选的穴位也有所区别……”
  “哦,那是自然。”
  “可……这穴位稍微靠下,不知道……”
  听他这么一说,女人立刻翻身坐了起来,神态变得异常警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表情严肃的问道:“靠下?靠下还有什么穴位?”
  这架势让他也有点紧张,赶紧一本正经地道:“是这样的,我选的穴位并不在奇经八脉之中,不是人体固定的穴位,在道家医术中叫做奇穴。”
  其实,这个女人就是常晓梅。当年在平原县,常晓梅和魏霞是平原高中的一对姊妹校花,属于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大学毕业后,魏霞选择回县里工作,后来又嫁给了平原县首富刘世杰,当起了阔太太,而她则选择继续深造。
  常晓梅就读于省中医药大学针灸系,本科毕业之后考取了研究生,后被学校以交流学者的形式送到日本进修二年,回国之后便留校任教。直到现在,她还兼任着省中医药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导师职务,绝对算得上中医方面的专家。
  尽管工作繁忙,但是她与魏霞始终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只要有时间,两个人就会在电话里聊上一阵。谢东和魏霞那点故事,她其实早就知道,只不过魏霞说话一贯不靠谱,所以她也并没太在意。
  然而和秦枫在一起之后,她却经常感觉神困力乏,精力大不如前,当然,她也知道这是房事太过频繁所致,本以为调养一阵就没事了,可却始终不见好转,前些天与魏霞通话的时候,无意中就聊到最近身体方面的疲态,魏霞立刻又极力推荐了谢东的按摩,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有效果,她一时兴起,便产生了试一下的想法。今天上午,魏霞把诊所的地址发了过来,她就趁着午休偷偷过来了。

  作为中医针灸方面的专家,她对人体的穴位当然了如指掌,一听谢东说那穴位靠下,心里顿时警觉起来。
  靠下?再靠下就是屁股了,女人的屁股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她常晓梅的屁股就更不用说了。这年头有很多人打着中医养生大师的旗号骗钱骗色,如果连她这个卫生局长稀里糊涂地被占了便宜,那可真够十五个人笑话半个月的了,其轰动程度,绝对可以上焦点访谈了。
  不过当听到谢东说出“奇穴”两个字,她还是不免一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