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一乱,体内的真气又开始纷乱起来,沿着浑身的经脉往复运行,仿佛要冲破身体的束缚一般,搞得他六神无主、心烦意乱。只好赶紧盘膝打坐,用丹阳功的吐纳引导之法慢慢调整,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才渐渐彻底平静下来。

  或许师傅当年所授的丹阳内功才是点穴之术的根基所在,否则,岂不是随便一个人,只需有一膀子力气便都可成为点穴高手?最近自己日夜修炼揣摩,不知不觉之间功力增长,所以才能一击而中。他默默地想道。
  可是秦枫咋办呢?总不能就这么挺着,万一真有啥后果,那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呀。不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必须想办法解穴,他在心中暗道。
  然而解穴和点穴一样,都需一定技巧,自己当时走马观花的看了几遍,如今早就没了什么印象,这倒好办,顶多打个电话让父亲把书中的内容转述过来,可是,这个时候上哪里去找秦枫呢?就算找到了,万一人家不买账,自己岂不是送上门去挨揍吗?
  思前想后,脑瓜子都快想迷糊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想到最后,眼皮一个劲打架,迷迷糊糊都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阳光明媚,日上三竿,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喂,哪位?”他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问道。
  “你还记得我吗?”一个女声从电话听筒里传来出来,柔柔的很是熟悉。
  谢东一惊,顿时睡意全无,翻身坐了起来,有点紧张地道:“魏……魏姐,怎么是你?”
  由于刚刚安顿下来,还没来的及更换手机号码,他用的还是之前在平原县的手机号。当年出事之后,他便将魏霞的号码删除了,一年多了,两人再没有任何联系,想不到今天会打过电话来。

  “我还以为你把手机号码都换了呢。”魏霞笑着说道:“瞧你那德行,我怎么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你别忘了,我的治疗费一次性都付给你了,你还没给我治完呢?”说完,自顾自地咯咯笑了起来。
  谢东被说得一时无语,只好尴尬地道:“魏姐,那钱……要不,你把银行卡号给我,改天我给你退回去。”
  魏霞笑得更厉害了,笑了一阵,才又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个小样,明明一肚子坏水,却还装出一副窝囊样。”
  谢东听罢,心中暗道,我哪里是装出一副窝囊样,我***压根就够窝囊了,要不是窝囊,能让你老公带着一帮人不分青红皂白就一顿胖揍吗!至于说到一肚子坏水,那就更加冤枉了,本来是想糊弄你几个钱儿花,谁曾想歪打正着居然弄出那样的效果呀。正要解释几句,却听魏霞继续说道:“行了行了,钱的事儿不要再提了,我打电话是跟你说两件事,第一,我离婚了,第二,听说你去省城发展了,能否把地址给我,我给你介绍一个人,是我最要好的姐妹,你总不会对挣钱不感兴趣吧。”一口气说了这些,她又想了下,继续补充道:“她可是个女强人,只要有疗效,钱不是问题!”

  一听说要给介绍个患者,还是个有钱人,谢东自然来了兴趣,此时此刻,没有比这件事更具有吸引力了,于是也没有细问,便将诊所的地址说了,魏霞似乎挺忙,只是简单说了几句闲话,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个,就不愁第二个,当年是误打误撞,如今可不一样了,凭着对奇穴治疗理论的理解,只要有人肯迈进这间屋子,保证能收到意想不到的疗效。
  尽管心里还有些不安,但他还是起身洗漱,然后把房间从里到外仔细的收拾了一遍,再换上白大褂,对着镜子将头上的花白头发梳理一番,往桌子后面一坐,心想:别说,还真就有点老中医的味道!就这么一直坐到中午,喝了两大杯茶水,撒了若干泡尿,诊所的大门还是没被人推开过,口袋里的手机也像睡着了似得,没有任何动静。
  哎,自己就是沉不住气,魏霞说给介绍患者,又没说马上就到,酒香不怕巷子深,何必着急呢!他对自己说道。看看时间,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心里不免又想起了秦枫的事。

  是否应该联系下他呢?别看即是同学又是邻居,谢东却从来没有秦枫的任何联系方式,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拨通了林静的电话,林静应该有秦枫的电话号码的,他想。
  “你好。”林静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点疲惫,像是没睡好的样子。
  “林……林小姐,我是……我是谢东。”一听到林静的声音,他就有点紧张,莫名其妙的结巴了起来。
  “你有事吗?”林静的声音很低,透着一丝冷淡:“有什么话快说,我没时间。”

  “我……我……”谢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支吾了几声,还是勉强问道:“我只是想问一下秦枫怎么样了?昨天晚上……”
  还没等他说完,林静接过话茬说道:“昨天晚上的事不要再提了。”
  “我……昨天晚上是他……”
  “我说过不要再提了,小枫也没什么事,过去就算了。”林静似乎缓和了些道:“我知道你父亲和我爸爸的关系,但还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了,也别再给我挂电话,房子到期后,就请你搬走吧。”

  谢东正想再说几句,却发现林静已经挂断了电话,甚至连声再见都没有说。
  尽管有心里准备,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但这种冰冷鄙夷还是让谢东感觉不舒服,更难以接受的是,这种鄙视来自误会,而林静又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
  ***,这年头的女人都怎么了!就算我是个癞蛤蟆,起码是个诚实的癞蛤蟆,!凭啥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呢!
  在心底将秦枫的家人问候了个遍,却仍感沮丧万分。站起身来回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又灌了一缸子凉茶,心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奇怪了……听林静的话茬,秦枫好像并没什么大碍,可看昨天晚上那德行,膻中穴应该是被点中了呀,难道是自己的力道不够,穴道自行解开了?
  穴道一旦受制,如果不经解穴,一般在十二个时辰之后,血脉可自行冲开,也许真是自己功力还不够吧,他默默地想,不管怎样,没事总比有事强。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门外有动静,抬头一看,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前的马路边上,车门一开,从里面走下一个中年女人。
  女人的身材高挑丰腴,一头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显得非常干练,虽然看不太清楚样貌,但从轮廓上判断,面容很是姣好。只见她下了出租车,先是站在路边往四下看了看,然后目光便投向了诊所的大门,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低着头飞快地走了过来。
  魏姐介绍的女强人?这是谢东的第一反应。他连忙坐直了身子,顺手抄起桌子上的一本医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不料女人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低着头思索了片刻,转身朝另外方向走去。
  谢东有点急了,此刻他太需要一位患者了,情急之下,索性起身打开门,朝着女人的背影大声道:“不好意思,请问您是魏姐介绍的朋友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