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王远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秦枫心里基本有了底,按王远的说法,孙大鼻子就是点穴的高手,谢东是他的徒弟,会点穴也就顺理成章了。可是,假如全国真的不超过十个人懂这门传说中的绝技的话,那孙大鼻子挂了,就只剩下九个了,谢东居然就是其中之一,那岂不成了国宝?比大熊猫还要珍贵!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王远把这件事说得这么玄乎,极有可能是借机抬高自己。什么穴道经络,内功内力的,现代医学根本就无法证明其真实性,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东西。
  可是,昨晚的情景猛的又浮现在脑海里,那疼痛绝对是真实的,连北方医院的专家都束手无策,最后也确实是王远用中医的手法给治好了,这些又如何解释呢?算了,他想,这些事以后有时间在好好琢磨,今天来的第一个问题已经搞清楚了,那就是肯定是被谢东点穴了,下面就是第二个问题,王远和谢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才是最关键的。
  “老哥啊。”他换了一种称呼,无形之间将二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按理说,你给我治病疗伤,我该感谢才是的,只是这里确实有一点让我想不通的地方,所以我还得多问你几句。”
  见秦枫的口气变了,王远赶紧正色道:“秦主任随便问,我王远知无不答、答无不尽。”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秦枫将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放到了桌子上:“只要把我心里这个疑团解开了,那我日后定有重谢!”
  说完,两个人忽然沉默了,四只眼睛对视了足有一分钟,秦枫才开口说话。

  “昨天夜里确实跟一个人发生了点小冲突,按你所说,除了孙大鼻子,你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个本事,对吧?”
  王远赶紧点了点头。
  “可我要是告诉你,昨天晚上和我冲突的那个人,你认识呢?”秦枫说罢,两只眼睛死盯着王远,仿佛从他脸上能找出答案似的。
  王远愣了有五秒钟,随后脸上忽然呈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既像笑又像哭,说不出是个啥感觉。
  “秦主任说的那个人是叫谢东吧。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他轻声说道,只是那奇怪的表情瞬间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恐和不安,眨眼之间,脑门上竟然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
  “您不会是认为……我和谢东……”他试探着问道,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秦枫,似乎想从面部表情上读出一些内容。在省城混了这么多年,王远当然知道秦枫这类人是绝对惹不起的。他手握实权,有一个位高权重的哥哥做靠山,更加要命的是与张力维这样的业界大亨相交匪浅,一旦得罪了,人家挂个电话,就能让自己十几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如今谢东靠挂在雄州医院旗下,他出手伤了人,自己再跑去解穴,这不成了自导自演的捉放曹嘛!

  怪不得感觉秦枫今天从进屋就不对劲儿,原来是谢东这小子惹的祸,***,这亏吃得真冤枉!他一边擦着冷汗一边默默想道。
  “王院长和他们师徒是老相识,知根知底的,如今谢东又成了你下属,我有点疑问也正常吧?”秦枫面无表情的说道:“当然,我相信,以我们之间的交情,王院长一定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王远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的。他焦急地在房间里走了两圈,然后用一种异常诚恳的态度对秦枫道:“秦主任,谢东是前些天来的,说是想在省城发展,但苦于没有门路,我念及与孙先生之间的交情,这才让他暂时靠挂在雄州医院的旗下,最后还是托人找到了维康集团的丁老四,才把诊所开起来。”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片刻,整理了下思路后又接着道:“实不相瞒,孙先生确实精于点穴之术,我这解穴的手段还是早年跟他学的,不过他是个隐士,为人处世很难捉摸,所以,我真不知道他把点穴术传给了谢东,要不是今天您这么一说,我还始终认为那小子就会卖狗皮膏药呢!再说,要知道是他干的,我早就主动上门,磕头谢罪了,哪里还敢端架子等您上门啊!”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尽管有些表演成分,但也确实急够呛。
  见王远态度如此诚恳,秦枫暗自松了一口气,从目前来看,谢东和王远之间应该并没有什么太深入的交流,至少不知道自己那点糗事,否则,以这个老狐狸的狡黠和圆滑,一定会旁敲侧击的说出来,趁机讲条件的。
  既然如此,那一切就好办了,他想。
  “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老哥你何必着急嘛。”他赶紧笑着安慰道:“其实,我和谢东之间只是有点小误会而已,开始是闹着玩,不曾想这家伙属狗脸的,说翻就翻,昨天晚上我还挺生气的,不过现在早就过劲儿了,再怎么说我和他还是同学嘛,过去就算了,只是这件事吧,传出去影响不好……”

  “您尽管放心,我绝对不跟任何人提起。”还没等秦枫说完,王远赶紧表态道:“不对,我压根啥也不知道,秦主任只是打篮球的时候被撞了一下。”
  对,就是打篮球的时候撞了一下,秦枫也笑了。
  王远站在窗口,目送秦枫的车驶出医院大门,这才点上一颗烟,深深吸上两口,徐徐吐出一个烟圈。
  看起来,谢东不仅学会了点穴,装傻充楞的本事也得了真传,幸亏我还留了一手,不然差点让这小子糊弄过去,他的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我就等着看好戏吧,他默默的想道。
  这一夜,谢东是在惴惴不安的惶恐中渡过的。
  回诊所的路上,他便感觉一股强大的真气在全身游走,丹田之中发出阵阵轰鸣,令他有仰天长啸的冲动。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身体似乎在腾云驾雾一般。
  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诊所,关上房门,他才渐渐平静下来,回想起刚刚那一拳,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当时怒火已经将他点燃,出拳之时,内力好像决堤的洪水般咆哮而出,在击中秦枫胸口膻中穴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击穿对方身体的幻觉,而这正是他忧虑所在。

  点穴之术,在书中所占的篇幅并不大,主要记载的是穴位受制的表象以及破解方法,师傅在上面的注释也只非常少,对到底怎么才能点穴几乎只字未提。
  那一下算不算点穴呢?从秦枫应声而倒的情况看,如果不是点穴的话,以自己力量是绝对做不到的。想到这里,他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由于没从事过什么体力劳动,他的手有些瘦弱,握成拳头,除了骨结稍显粗大之外,怎么看也不像一拳把人打翻在地的样子,更何况秦枫不仅身材很高,而且也很强壮,从小到大,被打翻在地的从来都是自己。
  如果是点穴的话,那就麻烦大了。他努力回忆书中有关膻中穴受制的内容,虽然记不很全,可大部分还是历历在目的。
  膻中,任脉之会,气血之海,心包所在,击之则阻任脉,或麻痹、或绞痛、久而不解,气血两亏,神智不清,淤于肝脾,为祸大焉。书中记载的内容大致如此,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可最后一句为祸大焉足以说明后果之严重。
  为祸大焉……他越琢磨这句话越感觉后脊梁一个劲冒凉风,这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秦枫岂能善罢甘休,再说,如果真的造成什么严重后果,那可就是犯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