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4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倒是任副院长在一旁打圆场道:“这中医和西医,对疾病的认知不同,有些病并不是通过化验和设备可以检验出来的,这在中医界早就不算什么稀罕事了。”

  众人也不知是该赞同还是反对,只好讪讪而去,医院的领导自然不敢怠慢,安排车辆把秦枫送回家休息,才算告一段落。
  秦枫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回了局里。先是找了常晓梅,把事情简单汇报了下,同时也表示感谢。由于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常局长自然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休假一天,多多休息。
  出了局长办公室,他给林静挂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没事了,然后下楼直奔车队,随便找了一台车,便开着急匆匆出了卫生局大院,他必须马上去找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王远。

  王远显然非常聪明而且善解人意,刚刚在北方医院,不仅绝口不提他们之间早就认识的事,而且对点穴和解穴等等敏感字眼也一概回避,分明是给他留足了空间。当然,他此行并不是打算表示感谢,而是要解开心中的谜团。
  去雄州医院正好路过林家的门市房,远远的看见有几个工人正在安装灯箱牌匾,他放慢车速望去,雄州医院康复理疗部几个大字随即映入眼帘。
  他不禁一愣,随即记起县卫生局查封谢东诊所那件事,当时正是王远出面疏通,最后才得以解决的。闹了半天,原来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啊!他在心里默默想道,怪不得谢东那厮跑到省城来混日子,原来是靠上了王远。不过……
  虽然王远在省城医药界算不上什么重量级人物,但还是有一定社会活动能力,如果谢东和此人搅合在一起,那可更加麻烦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心烦意乱,后悔当时满脑子都是床上那点事,一时疏忽留下了这么多后患,不过转念一想,毕竟王远是混在医药行业的,只要在这个圈子里,即便抓了自己点小辫子又能怎样?说破了天也是没凭没据,再说也未必敢做什么。

  车子开得飞快,没多大一会,便到了雄州医院。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倒也轻车熟路,下了车便径直朝院长办公室而去。
  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王远正悠闲地品着一壶香茗,室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茶香。见秦枫进来,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起身笑着道:“秦主任,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你知道我要来?”秦枫淡淡地道。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正好借着解穴这件事,摸一下王远的底,看看到底和谢东有何关联。
  王远热情的张罗着让他落座,然后又是点烟又是换茶的,
  王远热情的张罗着,又是点烟又是换茶,显得极为殷勤。忙活了好一阵,东拉西扯的说得都是一些废话,就是不提早上的事儿。一晃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两人一时无话,场面不免有些尴尬。沉默片刻,倒是王远有点沉不住气了。
  他先是干咳了一声,然后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将身子往前探了探,小心翼翼的问道:“秦主任今天来,恐怕不是想陪我摆龙门阵的吧。”
  秦枫笑了下,其实他对王远的心思了如指掌。无非是想等着自己提及救治之事,然后摆出一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的架势,既占据了主动,又可根据情况进退自如。这个老狐狸,我偏偏不给你这个机会,看你怎么耍什么花枪!他想。
  “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吗,难道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他微笑着说道。
  王远的眼珠子转了转,咧着干笑了下,突然伸出了大拇指。
  “秦主任果然少年老成,王某实在佩服!”说完,似乎还是犹豫了下,才又接着道:“不是我顾左右而言它,实在是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呀。”
  这倒是勾起了秦枫的兴趣,他把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然后笑着道:“我今天就是来解惑的,洗耳恭听!”

  王远思忖片刻,又为秦枫续上一杯茶,这才缓缓道:“您先别着急,这事我得从头给你慢慢解释。”
  他先从中医对经络和穴位的认知讲起,然后又简要地介绍了下人体的几个主要穴位的作用和机理,最后才谈到点穴。
  “这点穴术源自道家,大致起于东汉末年,在隋唐年间得以完善发展,并逐渐分为南北两宗,到了宋元时代,才由道家的全真教派传入民间。最开始的点穴,是道家修炼身体、提升能力的一种辅助手段,而随着对穴位研究的深入,逐渐增加了很多技击成分,最终演变成了一种神秘的杀人技了。”
  见秦枫不住点头,并不插言,他只好继续说下去。
  “这点穴术,从道家开始,到后来的传入民间,从来都是口传心授的秘术,由于杀人于无形,所以对修习之人的品行要求极为严格,即便到了现在,在近乎失传的情况下,许多研习了一辈子的世外高人,也从来不肯轻易示人。”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用颇为神秘的语气道:“据我所知,如今全中国会点穴术的,绝对超不过十个人,这些人大多隐于江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跟政界人物有什么瓜葛的,更别提起冲突了,我是怕这里有什么隐情,所以今天早上在医院也没敢说破,就算现在,我这心里还是忐忑得很,生怕那句话说错了冒犯了秦大主任啊。”

  这个老狐狸,说到现在,就是不提他和谢东的关系,秦枫想,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他接着摆龙门阵吧。
  “王院长多虑了,我根本不是被点穴,昨天晚上和几个朋友打篮球,不小心被撞了下,当时只是略微有点疼,并没当回事,回家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对劲的。”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王远听罢却笑了,悠然的点上一根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把身子往后一靠,有些无奈的道:“既然老弟你这么说,那刚刚就权当是老哥哥说梦话了,您一听一笑也就罢了,算我胡说!”说罢,起身便张罗着要留秦枫吃饭。
  见秦枫一动不动,他略微沉吟了下,最后一跺脚,好像下了好大决心似的又道:“秦主任,我知道您今天来一定有话要问我,可您不开口,我哪里敢乱说,您说是打篮球撞的,可真要是打篮球撞的,北方医院会把我找去吗,那里随便一个大夫,水平也比我高吧。点穴不是你想象的照着穴位来一下就行,要封住穴道和控制经脉,需要很深厚的内功,实不相瞒,我确实认识一位,其实您也认识,就是平原县的老中医孙佐敏,可他已经作古了啊,除了他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还有谁懂这么高深的功夫。我也不敢想象,有谁敢冒犯你,而且膻中穴是人体三十六死穴之一,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解穴不及时,对身体会造成很大伤害的。”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下,然后加重语气继续道:“您说,这么大的事情,我一个局外人,敢随便开口说话吗?万一说错了话,哪一方我也得罪不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