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局长助理,是通向局长宝座的必经之路,现在局领导班子成员当中,书记年事已高,另外四个副局长中,刘副局长基本出局,剩下三个都是唯唯诺诺,并没什么魄力,如果能进到班子当中,明年常晓梅一旦履新,那局长的宝座……
  想到这里,他的心都砰砰的跳了起来。
  所以,必须低调行事。事实上,他已经为昨天半夜的荒唐行为深感后悔,实在是有**份,一旦传扬开来,简直会让人笑掉大牙的。如果按照任副院长的说话,请一个所谓的高手来解穴,那就等于承认被点穴,这一点一解,万一在社会上造成影响,对自己有百害无一利不说,还等于给谢东做了个免费宣传,而谢东要是有了发言权,不可控的因素就太多了,这正是他目前最顾忌的。
  可是,莫名其妙的症状和剧烈疼痛还是令他深感不安,和林静分手之后,他匆匆回到了住所,打开电脑想在网上查一查,然而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也没找到答案。
  疼痛还在持续,脖子和两条胳膊都有些发硬,呼吸也略有些困难,他照了下镜子,发现那块淤斑仍在继续蔓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点穴了?被谢东点穴?怎么可能!任院长说如果不及时解穴,后果会非常严重,到底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呢?解穴?谁来解穴?总不能去找谢东吧?这些问题在脑海中循环出现,搞得他筋疲力尽,简直快要崩溃了。
  妈的,等老子过了这一关,非彻底收拾你不可,他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想起谢东那张苍白瘦削的脸,不禁又是一阵干呕。
  还得去医院!他摇摇晃晃的出了家门,在路口上了出租车,说了句北方医院,便无力的躺倒在后座上。只要是病,就没有北方医院治不了的,相信医院总是没错的,他想。
  北方医院是省内最权威的医院,没有之一。
  医院的每天都要接待上万名患者,紧张程度可想而知。秦枫站在门诊大厅中央,看着弯弯曲曲不见尽头的挂号队伍,终于明白了常晓梅推广医疗联合体的重要性,老百姓看病太难了,必须把有限的医疗资源进行最有效的整合,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当然,他目前已经不属于老百姓范畴了。卫生局的领导在市属医院看病,怎么可能还得排队呢!
  在出租车上,他就给常晓梅挂了电话,简单说了自己的病情。常局长听说自己的小情人突发急症,当然非常着急,于是马上命令北方医院立刻组织相关专家进行会诊,所以秦枫刚进到门诊大厅,便有一大帮医护人员迎了上来。
  和昨天半夜相比,北方医院更加详细和认真,所有的化验和检查都以最快速度进行着,一个小时之内,胸内科、胸外科、神经内科以及骨科的主任都被叫到了门诊,大家拿着检查结果和一大堆片子看了半天,不禁都皱起了眉头。
  一切正常,各项体征指标完全正常。
  既然这么正常,那患者胸前那处越来越大的淤紫和剧烈的疼痛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当然,秦枫并没有提到打架的事,他只是说昨天打篮球的时候被撞了一下。
  “要不,让中医看看?”一名专家道。
  “中医和我们的检查手段还不是一样,我们都没弄明白,他们有什么办法?”另外一个人反驳道。
  秦枫有些慌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么多专家都没办法,而是疼痛开始渐渐变成了麻木,现在连转头都有些困难了。
  “帮我联系下二院的任副院长。”他低声对身边的一个熟人道。此时此刻,还是别硬撑着了,先解决问题再说吧,他默默想道。
  当任副院长和那位高手走进房间的时候,包括秦枫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所谓的高手竟然是雄州男科医院的院长王远。
  都是医疗系统的内部人士,大家对王远的底细还是基本清楚的。区区一个部队卫生员出身,没上过一天医学院校,文凭和职称都是花钱买来的,说他是高手,这不是开玩笑嘛!
  面对众人鄙视和怀疑的目光,王远倒显得很洒脱。他对每一个人都礼貌的微笑着,甚至还夸张的抱了抱拳,仿佛这里不是省城最权威的医院,而是一个江湖码头似的。

  “这是检查结果。”一名年轻医生将一摞化验单和检查报告递到了王远手中。
  王远接过去,居然连看都没看一眼,随手就放在了一边,然后笑着道:“这些都没用,我不看这东西。”
  “你!”北方医院的一名专家再也压不住怒火,朝着任副院长吼道:“老任,他这算啥意思,难道我们医院的检查结果不准确吗?”
  没等任副院长说话,王远接过话茬道:“诸位老师,不是我对贵院的检查结果有什么怀疑,只是这些化验单子我也看不太明白。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倒是都能看明白,不也是啥办法都没有吗?”
  这句话软中带硬,明显包含着一丝嘲讽的成分,令在座所有北方医院的专家都大为光火,有几个脾气大的干脆摔门而去,大有羞与为伍的架势。

  秦枫却无暇顾及这帮人之间的争执,已经苦不堪言的他欠了欠身,皱着眉头对王远问道:“王院长,你还是先来看看我这病吧。”
  王远听罢,连忙走了过来,先是示意秦枫不要动,然后轻轻解开上衣,看了看胸口的状况,又把了一会脉,这才微笑着道:“秦主任放心,来的路上任院长已经把情况跟我介绍了,他的判断有一定道理,但是并不全对。你这症状确实是任脉受阻于膻中所致,按照时辰计算,此刻治疗还不算晚。”说完,脱去外套,从随身携带的针包中取出银针,先是顺着任脉的走向,依次在神阙、水分、下脘、建里、中脘、巨阙、鸠尾、中庭、玉堂九个穴位布了针,然后扶着秦枫坐好,在后背沿着督脉的走向开始按摩,按一阵,取下一颗针,足足推拿了一个多小时,当取下最后一颗针的时候,秦枫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在场的众人大惊失色,正要上前询问,却见秦枫面色渐渐转红,人也好像轻松了许多,几分钟之后,始终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真是神了,这就算好了?”他有点惊讶地问道。
  “要是换成别人,估计还要恢复几个小时,但秦主任天赋异禀,身体素质极佳,经脉一通,立刻就没事了。”王远笑着回道。
  “可是我这……”秦枫有心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思一转,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远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使了个不宜察觉的眼神,然后笑着说道:“这只是经络阻滞而已,秦主任公务繁忙,身体疲惫,再加上邪毒郁结与膻中,导致任脉受阻,于是就有了上述的症状,经我这一疏通,所谓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病自然就好了。”
  “哦,是这样呀。”秦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所以,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工作起来别那么玩命了,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王远说着,收拾了针包,然后跟来的时候一样,拉出一副拜码头的架势,朝众人连连抱拳拱手,也不用人送,自顾自的就走了。
  众专家看得目瞪口呆,如此复杂疑难的病症,一个被业内诸多诟病的半吊子医生,用那么几根破针,东扎一下,西扎一下的,就这么解决了,这简直是对现代医学的嘲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