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2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任副院长满脸陪着笑,走过来热情地拉着秦枫的手道:“今天晚上我值班,远远的看着有点像您,没想到还真是。怎么,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还没等秦枫说话,一边的林静焦急地说道:“院长,您快给看看吧,快两个多小时了,什么都没查出来,症状越来越严重了。”
  听林静说完,任院长微微一愣,秦枫忙在一旁介绍道:“哦,这是我女朋友。”
  “是吗?我看看。”任副院长说着,先是朝林静微微点了下头,然后从她手中接过一大摞化验单和报告,飞快地看了几眼,又抬头看看秦枫,小心地问道:“秦主任,您有什么症状吗?”
  秦枫本不想声张,但实在挺不过去,再加之这位任副院长也算是省内比较出名的外科专家,于是指了指胸口,有气无力地道:“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怎么了?我自己判断可能是神经性的,可是现在看又不太像,总之是搞不清楚了。”
  听秦枫说完,任院长连忙将他请进一间空着的观察室,扶着躺好后,用手指轻轻叩了叩前胸,见秦枫疼得呲牙咧嘴、满头大汗的样子,再解开上衣一瞧,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为秦枫把起脉来。
  “你还会号脉?”秦枫喘着气问道。
  “别看我是个外科大夫,我可是正经八百的中医出身。”任院长说着又给秦枫换了一只手,诊完脉象,单手托腮,半晌沉默不语。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任院长的表情让秦枫和林静不免有点紧张,两人不约而同地问道。
  “这个……”任院长似乎欲言又止,他低头思忖了片刻,犹犹豫豫地道:“秦主任,您这个脉象非常奇怪,按理说我也算是个有点见识了,可是现在还真有些不敢确定了。”

  “我不懂中医的脉象,有啥事你就直截了当的说吧,我们都是学医的,你也用不着瞒着我。”秦枫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急切地说道。
  “哦。您误会了,倒不是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只是我对脉象所做的判断,让我感到有点匪夷所思。”任院长稍微停顿了下,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秦主任,以我的诊断,您应该是被人点穴了。”
  “点穴?”秦枫和林静都瞪大了眼睛,这种只在文艺作品中才会接触到的词汇让二人感到异常惊诧,秦枫更是大惑不解,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点了穴?他的脑子里猛的一闪念,莫非是被谢东那小子点的!不可能呀,他一个赤脚医生的徒弟,除了坑蒙拐骗,咋可能会什么点穴呢!
  任院长倒是非常认真,又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秦枫胸口处的红斑,发现已经扩散到巴掌大小,中心处的酱紫色也变成了黑色,用手轻轻按了下,秦枫立刻疼得冷汗直冒。
  “秦主任,这是膻中穴受制的标准症状,如果不能及时解穴,后果会很严重的。”
  “解穴……?”秦枫还是有点不大相信的样子。
  “是的,点穴和解穴都是非常高深的功夫,我一窍不通,如果秦主任信得着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您推荐一位民间高手,应该可以帮您。”说完,见秦枫的表情还是有点狐疑,他看了看手表,试探着问道:“您开始有症状,大概是什么时候?”
  “大概两个小时之前吧,怎么了?”
  “哦,是这样。”任院长小心翼翼的看着秦枫的脸色,继续说道:“要不这样吧,您明天上午再去北方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他们能否拿出个什么结论,明天中午十一点之前,如果症状还没缓解的话,我再帮您联系一下那位高人……”
  秦枫听罢,起身坐了起来,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整理了下衣服,笑着说道:“这疼痛也是一阵一阵的,现在就轻松许多,我估计还是和神经方面有关,至于你说的点穴嘛,这个好像……”说到这里,他呵呵的干笑了几声,然后朝任院长伸出了一只手,面带微笑地道:“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谢谢啊。”
  任院长赶紧伸出两只手,身体微微倾斜着谦恭地道:“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嘛!”说完,也识趣地起了身,打开了观察室的房门。
  和任院长道了别,秦枫一言不发,拉着林静出了医院,在回家的路上,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他又开始疼了起来,那疼痛好像一条毒蛇在噬咬内脏一样,令他浑身哆嗦,大汗淋漓。幸好时间并不是很长,咬着牙硬挺了过去。

  折腾了大半夜,休息不好的林静又开始晕车了,而且,晕得非常厉害,坐在秦枫身边,双眼紧闭,面色惨白。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车,蹲在路边便剧烈的呕吐起来。秦枫的脸色还有点难看,但疼痛却缓解了许多,边拍打着她的后背,边轻声安慰着。
  好大一阵,她才渐渐地缓过劲儿来,摇晃着站直了身子,满脸歉意地道:“瞧我这毛病,真是没办法,还得让你来照顾我。”说完,接过秦枫递过来的矿泉水,漱罢了口,又吃了一块薄荷味的口香糖,这才感觉清爽了些。
  “你好点了吗?不然还是让任院长把那个会解穴的专家找来吧。”林静不放心的道。
  “别听他胡说八道了,又点穴又解穴的,拍电影呀。”秦枫强忍着难受,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我就是学医的,那些都是扯淡的事,今天晚上先观察下,一切等明天再说。”
  秦枫学的是西医,对于点穴解穴之类的说法,基本持怀疑态度。当然,这只是他拒绝任副院长的原因之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不能说出口的。
  自从有了鱼**欢,他与常局长之间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由此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甚至有些应接不暇。先是陪着局长飞赴海南参加了卫生系统的一个重要会议,回来后不久,又从哥哥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在明年进行的政府班子换届中,常晓梅极有可能被提拔为副市长,如果是这样的话,卫生局局长的位置便空了出来。按正常情况,现任第一副手的刘副局长接任的可能最大,可常晓梅却在和有关部门的谈话中坚决反对,并且给出了非常充足的理由。刘副局长生活作风有问题,这在全局是公开的秘密,而且近些年工作上毫无建树,只知道吃喝玩乐,就连副局长这个位置都建议组织上重新考虑一下。

  对于这些事,秦枫并不感觉意外。以常晓梅的个性,指望她给刘副局长说好话,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她所说的一切也基本属实,就算组织上没有进一步调查,刘副局长的仕途估计也就到头了。然而,就在昨天,常晓梅突然将他单独叫进办公室,并且非常郑重的向他公布了一件事情:经班子研究决定,任命他为局长助理职务,目前已经报上级主管部门审批。这令他大喜过望,局长助理属于班子成员,地位与办公室主任不可同日而语。当然,所谓班子研究,其实只是一句官话而已,常晓梅的决定就是班子的决定,他当然心知肚明。

  任命很快就会下来,这段期间,你可别惹啥乱子啊!常晓梅含着笑告诫道。另外,下个月我要出国考察,还是你陪着我去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笑意里多一份妩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