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4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自然是被敬酒的风暴中心,徐璃作为众所周知的情人也成为哄闹对象。本来大家也怀疑范晓灵与他有暧昧,如今已为人妇,不便再开玩笑;至于芮芸,都知道跟周小容、赵尧尧是舍友,不可能有事……
  经过这次晚宴,晏雨容才知道领导干部一旦放开来,酒量比商界老板老总们还大,朱正阳带头起哄后,桌上的小酒杯就没人用了,喝酒只有两个标准:拎壶冲、半心半意!
  席间在朱正阳陪同下,程庚明和肖翔专程敬方晟的酒,***不必多说,总之先干为敬!
  在这种氛围下,晏雨容偷了空子来到方晟身边,怯生生道:“我不会喝酒,就拿饮料敬吧,别生气啊。”
  方晟已喝得有点晕,将晏雨容拉到旁边悄声道:“尽量适应那边环境,能学会德语更好,有条件的话不妨考虑在德国定居……”

  “定居?”晏雨容从没想那么长远的事。
  方晟拍拍她的肩:“德国注重技术,你老公有技术不愁将来在那边立足……建议而已,走一步算一步吧。”
  走马灯似的出访期间,徐璃和范晓灵说起了悄悄话。
  “老韩状态还好吧?”徐璃问。
  范晓灵道:“人倒是想开了,反正清闲,经常跟朋友一块儿钓钓鱼、打打球,每周固定有个登山计划,把身体养好再说。”
  “是不是有造人计划?”
  “乱讲,”范晓灵急忙否认,“他在开发区,我在郜云,各有各的活动,聚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

  徐璃促狭笑道:“不在于数量,枪法准一次就够了。”
  范晓灵冲方晟那边挤挤眼:“你呢?反正闲也是闲,不打算来一个?”
  “晓灵真是说笑呢,”徐璃摇头道,“我是离异单身好不好?儿子在京都上学,一切安好,何必自寻烦恼?”
  范晓灵还想说什么,程庚明拉她和朱正阳去敬方晟,理由是一起在景区管委会战斗过……
  酒过三巡,反而是徐靖遥、卓伟宏等商界富豪醉不能支,或去洗手间呕吐,或伏到旁边沙发上沉沉入睡;朱正阳等人越战越勇,话题不断,连原本坚持只喝饮料的晏雨容都被怂恿着喝了几小杯白酒,两腮红得如染了胭脂。
  究其原因,商界喝酒尤其到徐靖遥等人的层次,愈发注重养身,点到为止不能喝就不喝了,没人勉强;官场可不同,哪怕喝醉了,总有各种不能拒绝的理由让你继续喝,不喝又不行,因此领导干部们通常都是能征善战的好手。
  喝到最后方晟已严重超量,但今晚他格外兴奋,也格外主动,见水果、主食端了进来,吆喝着凡是能动的把酒壶加满来个满堂红!
  这是官场喝酒惯有的“最后一击”,管你之前醉没醉,喝到这种程度再一口气喝一壶,必醉!

  上次在鄞峡,姜源冲就凭“最后一击”把所有人全部放倒;今晚方晟也学这一手,立马让酒量较浅的房朝阳、齐志建等人原形毕露,当场被拿下。
  徐璃、范晓灵的酒量大家都清楚,躲也躲不掉;芮芸因为明天上午的航班,要早点起床,放宽要求只喝半壶,饶是如此也被喝得伏在座位上。
  幸好之前出于安全考虑,芮芸将所住的楼层半面房间都包了下来,晚宴结束后由特警们搀扶着从贵宾通道直接上楼,每人一间进去休息。
  几乎所有人,包括酒量最大的朱正阳、严华杰都意识模糊,别说走路,架着都挪不开步,特警们连拖带拽送到房间,直接趴到床上一觉到天亮。
  方晟同样如此。

  十年阶段总结,方晟自认是满意的,从一介草根大学生村官跌打滚爬到一市之长,有酸甜苦辣,有惊心动魄,有命悬一线,但这种成就对没有背景的平民阶层来说是多少遥不可及!
  无论从精神还是心理,方晟需要有这样的晚宴,需要其乐融融的场面,享受政经班底所有人敬酒、由衷的谢意和敬意,人生不就是自尊和虚荣组成的吗?难得一醉也是幸福。
  如破麻袋般重重扑倒在床上,特警帮他盖好被子便轻手轻脚关好门离开。没几秒钟,方晟发出香甜的鼾声。
  此刻站在走廊,尽管酒店房间隔音效果极好,还是可以听到两侧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都喝醉了,除了……
  时间静静过去半个小时,幽暗的灯光下走廊间多出个人影,轻盈而灵巧地来到方晟房间前,“咝”,房卡轻轻一刷,悄无声息闪进去。
  为让领导好好休息,只有卫生间门前亮着小小的地灯。
  站在床前,看着熟睡正酣的方晟,她哀怨而犹豫地喃喃道:芮芸啊芮芸,你是花痴吗?为了男人如此处心积虑!
  不错,悄悄闪进房间的就是芮芸!
  整个楼层半面房间都是她包下的,她有每个房间的房卡,从方晟决定在酒店举行饯行酒宴起,芮芸就暗自盘算好了。
  黄海系兄弟们聚到一块必定酩酊大醉的结局,至于徐靖遥、周挺等人,哪怕还有晏雨容,这种场合下不喝不行,不醉更不可能。
  除非……装醉!
  因此喝到一半芮芸便假装酒力不支伏到桌上,实质悄悄听着喝酒进程,直到最担心的徐璃也倒下,遂放下心来。
  她最担心徐璃睡到方晟房间,那样的话纵使色胆包天也不敢进去。
  至于范晓灵根本不在考虑之中,哪怕两人曾经有染,现在脸上贴着“韩夫人”三个字,公开场合绝对要注意影响。
  芮芸敢于今晚行险还有个最重要的因素:方晟身边警觉性很强的白翎、鱼小婷都不在,还有那个从来都笑眯眯的叶韵,实质什么细微变化都瞒不过她。
  正想得出神,方晟突然翻了个身,朦胧灯光下醉态可掬。
  要果断,迟则生变!
  芮芸咬咬牙,动手给方晟脱衣服鞋子。先脱方晟的原因在于,倘若他中途清醒可推说他醉得严重,脱掉衣服睡得舒服些;倘若那时自己一丝不挂就尴尬了。

  脱到丨内丨裤,她手指有些颤抖,稍微顿了顿一鼓作气扯掉。
  紧接着自己脱,那是很快的——有史以来没那么快过,然后关掉那盏小小的灯……
  迷迷糊糊醒来,头疼欲裂,方晟随即感觉到紧贴着一个火热滑腻的**,触手间到处都软绵绵、香喷喷,空气里都充斥着甜蜜的气息!
  “谁……”
  漆黑中方晟仅来得及问了一个字,便被柔嫩香滑的舌头堵住嘴,与此同时下身在对方摸索下一柱擎天,坚硬如铁!

  芮芸察觉到方晟有了反应,搂着他脖子躺下双腿紧紧缠绕。方晟尽管此时仍处于醉后断片期,脑子一片空白,但男性本能仍在,也听懂对方肢体语言,当下腾身而上,直贯而入!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那部位早已湿润如洗,还是被猝不及防的粗暴和撕裂感深深震撼,瞬间芮芸再度陷入植物人状态:不能动,不能说,不能想。任凭他在身上驰骋纵横,翻江倒海!
  宛如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逆风行驶,巨浪一阵接一阵,无予伦比的快意潮水般泛滥;没有喘息机会,没有间隔,连续不断夯击和冲撞,结结实实打在她心灵深处!
  日期:2019-01-1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