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林浩川这么一说,谢东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有些后怕。是的,秦枫是卫生局的干部,又同维康老板关系甚密,真要是得罪了人家,自己如何在省城立足呢?对林静还是彻底死心,一切以事业为重吧!想到这里,赶紧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尽管林老爷子当了一辈子丨警丨察,可他自幼就喜欢中医,退休之后闲暇无事,再加上为了养生疗伤,于是购买了大量医学典籍日夜钻研,对中医的经络、气血、阴阳等理论颇有心得,水平几乎够得上半个医生。半个月前北方医院骨科主任的那番话更是让他对谢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很快话题便又转到医术方面了。

  中医和道家,本是同根同源,跟着师傅这么多年,当然说起来头头是道,一老一少在小餐馆里聊的热火朝天,不知不觉都有点喝多了。
  谢东有个毛病,喝多了就爱显摆。在林浩川面前,他能显摆的资本就只有两部书中所记载的东西了,于是,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之间便将“奇穴”理论抖了出来。林浩川当然对此一无所知,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于是便反复追问起来。
  一来借着酒劲,再则也确实想卖弄,他略微思索片刻,便掐头去尾的将两部书中的内容简单介绍了一下。只是说过之后隐隐有些后悔,毕竟师傅至死也不曾吐露半个字,如今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讲了出来,真是有些冒失和草率。
  尽管讲得很笼统,可在林浩川听来却非同小可。谢东所讲的内容和中医典籍上所记载的大相庭径。这令他惊讶之余,不禁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个清瘦的年轻人,心中有些将信将疑。
  谢东却被这种怀疑刺激到了,心中暗道,如果是破案抓坏人,你一定是行家,可要论起医学来,再怎么不济,我好歹也混了十多年,尤其是这套“奇穴”疗法,如今全世界恐怕也就只有我一个人研究得最透彻了。今儿索性露上一手,借他的口传给林静,省得这丫头总以为我是个骗子。
  想到这里,起身结了帐,拉起老爷子便回到了自己的诊所,扶着老人趴在诊疗床上,先检查了下腰椎关节,又试着在几个主要穴位上按了几下,心里便有了底。
  林浩川的腰椎受过严重外伤,当年治疗时复位就不是很理想,如今年事已高,又有点骨质增生,所以越发压迫神经,上次摔倒之后动弹不得,就是当年受伤的那块腰椎又轻微错位所致。
  如果是糖尿病或者心脏病,他还真就没啥办法,可腰腿关节的毛病,他跟着师傅摆弄了十多年,本已算是个高手,再加上这半年多来对两部医书的钻研也基本侧重于这方面,俨然是如虎添翼,不说十分把握,起码有个**分。
  先选取腰腿处的九个奇穴,然后暗暗推算好了位置和深度,按照书中所记载的气血流量大小,依次将九根针扎了下去,再煞有介事的按照丹阳功的吐纳心法调整了自己的内息,再将内力通过银针传导至穴位。说实话,这丹阳功到底有没有,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完全按照书中所记,倒也丝毫不敢马虎。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的光景,只见老人的鬓角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关节微微发出咯咯的响声,便知治疗已经有了功效。半小时之后起了针,林浩川翻身坐起,由于兴奋,两只眼睛一个劲儿的闪光。
  “简直神了,我这腰伤,中医西医的什么样的专家都看过,始终也没啥好办法,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今天这样舒服过。”他瞧了一眼谢东手上的针,还是有点不相信的继续道:“这就是你刚才说的奇穴疗法?”
  除了自己的父母,林老爷子算是第一个体验奇穴治疗神奇疗效的患者,至于为林静治疗晕车那次,由于受时间地点的限制,用针很浅,也没辅之丹阳内力,所以并不作数。
  谢东勉强抑制住内心的喜悦之情,故作深沉的微微点头,拿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林叔,实不相瞒,奇穴疗法是隋唐年间的一个叫常怀之的道士所创,早已失传多年,我是当今唯一的传人。”他压低了声音道。
  关于常怀之的名头,他还是从王远口中听来的,虽然无处考证,但觉得凭着王远和师傅的交情,所说应该不假,于是便借着三分酒劲一股脑说了出来。
  林浩川听罢,狠狠拍了下他的肩膀。
  “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我不是搞医的,不敢随便妄下结论,不过就凭我自身的感受,我相信这是真本事!”说完,起身在诊所里走了几步,又活动了下腰部,笑着继续道:“静儿和小枫还总是质疑你,明天我就给他们来个现身说法,我这腰,十多年了,从来没这么舒坦过!”
  听老人这么一说,谢东心情大爽,正想再多卖弄些,林浩川的手机忽然想了起来。来电话的正是林静,原来两个人光顾着聊天,不知不觉已经快夜里十点了,林静来电话是催父亲回家的。
  尽管意犹未尽、谈兴正浓,可毕竟夜已经深了,老爷子也感觉有些疲倦,于是挂了电话便起身告辞,谢东也不挽留,张罗着送他出门。不料刚出了诊所,被微凉的夜风一吹,酒劲却涌了上来,没走出几步,老爷子的身子便摇晃起来,谢东见状,连忙追上前去,扶着他休息了片刻,却仍旧不放心让老人自己走,便提议送他回家。林浩川也感觉醉意朦胧,有点头重脚轻,于是也就答应了。
  没想到今天这酒后劲还真大,好不容易晃到了家门口,林浩川拿出钥匙,摇摇晃晃地对了半天锁眼儿也没插进去,最后只好笑着将钥匙递到谢东手里,自己则闭着眼睛靠在墙上打起盹儿来。
  谢东也有些头晕,只是眼睛还没花,打开了门,正打算扶着老爷子进去,客厅的灯忽然亮了,林静从卧室里迎了出来。“爸,你看看都几点了,明知道血压高,喝起来还没完了。”她有些生气的埋怨道。
  显然,林静没想到用钥匙打开家门的人竟然是谢东,她刚刚冲过澡,头发还没吹干,只是随意的盘在头顶,身上只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睡衣,细长的脖颈和两只鲜藕般的胳膊露在外面,柔和优美的曲线在睡衣下若隐若现,只把谢东看得血脉喷张,不禁有些痴了。
  “你!”一见谢东站在门口,林静吃了一惊,随即赶紧退回卧室,饶是灯光昏暗,谢东还是能看到她双颊绯红,面露愠怒之色。
  “我……不是我……林叔喝多了,我送他回来的。”谢东语无伦次地回答着,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卧室的门嘭的一声关上了,片刻之后再打开,林静的身上已经披上了一件外套。她快步走到门口,伸手扶住摇摇晃晃的父亲,然后低着头冷冷地说道:“谢谢,太晚了,你回去吧。”
  这份冷淡让谢东感到很尴尬,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
  “那……那我先回去了…….”嘴上说着,身子却没有挪动,心里只盼着林静再能和自己说一句。林静却连头都没有回,边扶着父亲坐在沙发上边道:“再见。”
  这句再见,仿佛是从上个世纪传过来似得,没有一丝热乎气,冰冷而生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