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父激动地站起身,兴奋的一个劲搓手,也不和谢东说什么,直接要了谢东家里的电话号码,拿出手机就拨了出去。电话一接通,喊了一声宝山哥,眼泪便落了下来。
  林静的父亲叫林浩川,1970年,十五岁的他跟随着浩浩荡荡的“上山下乡”大军,落户到了平原县石灰窑镇。由于没有住的地方,被公社安排暂住在谢宝山家中,没想到一住就是两年多。当年的谢宝山十九岁了,两个年轻人朝夕相处,没过多久就成了好朋友。林浩川返城后,二人仍有书信往来,可惜1982年平原县遭遇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石灰窑镇几乎一半以上的居民都被迫迁往别处,而那一年林浩川正好被招进了市公丨安丨局,旋即被送往北京进修,两人从此便失去了联络。之后的将近半个世纪时间里,二人都成家立业,忙于生活和工作,彼此之间音讯渺茫、再无联络了。

  两个老人都很激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好朋友居然又能重新联系上,聊了一阵,林浩川的手机电量不足,只好互相约定改天再叙,这才挂断了电话。
  “真是太巧了。”他还是显得很兴奋,一眼瞥见谢东桌子上的盒饭,于是不由分说,抓起谢东的手道:“孩子,你还没吃饭吧,走走走,咱爷俩出去好好喝几杯。”说完拉着谢东便朝门外走去。
  谢东有点犹豫,想推脱又盛情难却,正在此时,大门被轻轻地推开一条缝隙,林静探进半个身子,有点不高兴地问道:“爸,给你打电话一直占线,你和谁通话呢,没完没了的。”说完,又飞快地扫了谢东一眼,旋即移开了目光,继续对父亲道:“你在这儿干嘛,我东西也买完了,咱回家吧。”
  林浩川却笑着招手道:“小静啊,你来的正好,快进来!”
  林静并没进来,她是瞥了一眼诊所墙上挂的牌匾,随即脸上略过一丝鄙夷的表情,再看谢东的时候,眼神中似乎多了几分厌恶。
  “进来呀,还愣着干嘛?”老头说着,用手使劲地拍打着谢东肩膀继续道:“小静,你知道这是谁吗?他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宝山哥的儿子,你说巧不巧!”
  林静显然有些惊讶,但还是没有进屋的意思。只是站在门外冷冷地道:“爸,你别是搞错了吧,这么多年了,你能确定吗?”
  从林静出现那一刻开始,谢东就一直有点发呆,心里莫名其妙的紧张着,连嘴巴都感觉干干的,可林静几乎毫不遮掩鄙夷和厌恶的神态令他有些无奈。本来秦枫的话就已经够呛了,如今又挂上了雄州医院的牌子,看来,在人家的心目,自己的定位更加不堪了。他忽然有一种冲动,真想将那晚在酒店亲眼所见那一幕说出来,甚至想象林静听完以后那种崩溃的表情……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闪,便被他否定了。
  何必呢?说了这些又能得到什么?就算离开了秦枫,林静也未必属于自己。再说,人家极有可能压根就不相信!如今最重要的是干一番事业,没必要在感情上纠缠不清,更何况这所谓的感情本就是镜中花井中月、可望而不可即。
  这样一想,心中便释然了许多,尽管心情有些不爽,但还是讪讪的笑着道:“怎么可能搞错,整个平原县就我爸一个谢宝山,刚刚林叔和我爸还通过电话呢,不过这事确实巧得不可思议。”
  其实,林静从父亲的目光和神态上已经得到了结论,只是由于秦枫的话在先,雄州医院这个名头在后,所以对谢东的坏印象已经根深蒂固,即便听说此人就是父亲常常提起的好朋友之子,也没有丝毫动摇,甚至对谢东的父亲也有了怀疑。
  女人是感性动物,尤其是林静这样单纯的女子,当她爱上一个男人之时,往往会无条件地接受这个男人的一切,甚至包括男人的个人好恶。秦枫说谢东是个骗子,林静自然深信不疑!

  一个江湖骗子的父亲,又能好到哪里去?就算当年和爸爸做朋友的时候还算是个好人,可是人总是会变的呀,当年是好人,不等于他后来还是好人!
  “走吧,正好都没吃饭,咱三人一块去饭店,今儿高兴,咱得好好喝几杯。”林浩川似乎没有注意女儿的神情,拉着谢东的胳膊便朝门外走去。林静连忙侧过身,让二人出了大门,趁着谢东弯腰锁卷帘门的功夫,悄声对父亲道:“爸,我今天有点累,你自己跟他去吧,不过一定要少喝酒。”其实,有女儿在身边唠唠叨叨地提醒,反倒扫了酒兴,听说林静不去,林浩川正好乐得清闲,于是挥挥手将她打发走了。

  卷帘门有点生锈,谢东摆弄了半天才彻底锁好,回头一看,林静早已骑着自行车消失在夜色之中,心情不免有些失落。
  “她不去更好,省得这丫头管着我,又不让喝酒又不让吃肉的,那该多扫兴。”林浩川说着,拉着谢东朝附近的一家小饭店走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浩川打开了话匣子,这一聊却让谢东大吃一惊。
  和父亲整天跟苞米大豆打交道相比,林浩川这几十年的经历完全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从北京进修回来之后,他便进入了市公丨安丨局刑警大队,从一名普通丨警丨察做起,一直干到刑警大队大队长、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的高位。从警三十多年,多次参与侦破重特大刑事案件并立功受奖,亲手抓获的犯罪分子近千人,被誉为省内的警界神探。
  他生性耿直豪爽、嫉恶如仇,当丨警丨察这么多年,即便是身居高位,遇到危险仍然是冲在最前面,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他曾多次负伤,最严重的一次,从三米多的高处摔了下来,差点终身残废了,住了一年多医院才勉强恢复,至今落下了毛病,每逢阴天下雨,腰部就酸麻胀痛,难受不已。
  或许因为是父亲的多年故交,或许是对丨警丨察身份的认同,总之,谢东对老人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虽说只是第二次见面,可聊起来格外放松,加上又喝了点酒,不知不觉有点飘飘忽忽的,话也格外多了起来。
  其实,以他的见识和经历,也聊不出啥大道理,绕来绕去,无非就是道家文化如何高深莫测,传统医学如何出神入化,再就是谈自己这些年遭遇的种种白眼和不公,有意无意的将谢秦两家的恩怨是非也捎带了出来。他想,林浩川势必会把这些话讲给林静听,没准会让她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林浩川只是听,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待他说得差不多了,这才笑吟吟的道:“孩子,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和小枫之间可能有点误会,闹了半天,原来你们两家之间还有这么多故事。不过你放心,咱们之间各论各的,别看那小子是我未来女婿,但绝对不会影响我和宝山大哥的感情。”

  未来女婿!这四个字听在谢东耳朵里实在有点别扭,借着几分酒劲,又动了将秦枫那点丑事说出来的心思,还没等开口,却被林浩川打断了。
  “小枫这孩子,为人还是不错的,我跟他哥秦岭也有过一面之缘,兄弟俩都是非常优秀人才。等以后找个机会,我和他好好谈谈,父辈的恩怨就翻过去算了,你们还是应该好好相处。”林浩川信心满满的道:“他现在正好在卫生局工作,你们之间误会消除了,对你将来的发展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