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医大夫应该啥样?”谢东摸着自己的下巴问道:“难道都得跟我师傅那样,仙风道骨的,再留着一付白胡子?可就算我想留,一时半会的也长不出来胡子呀。”
  “胡子来不及,那就在头发上做点文章嘛。”王远说完,拉着谢东就出了诊所,直奔附近的一个发廊,不由分说便让美发师把谢东的头发漂成了白色。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直把谢东坐得都困了,总算大功告成,对着镜子再一端详自己,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
  尽管只有几绺头发被染成白色,但看着却老成了许多,谢东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的,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王远倒是很满意的样子,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点点头道:“这年头就是看脸的时代,尤其是干咱们这一行的,这张脸就等于是活广告呀。嗯,这头发一黑一白,对人的样貌和精气神影响非常大,刚刚你那样就只能叫谢医生,现在嘛就得喊谢先生了。”
  一句话说得他心里一沉。
  他终于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头发一染,与那个被通缉的黑老大几乎一模一样了。看来以后随时得带着身份证了,不然没准哪天又被丨警丨察给抓了去,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诊所第二天就开门营业了。

  俗话说,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但是这句话用在诊所上,似乎不那么靠谱。没名气没广告,形色匆匆的人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上一眼。谢东穿着件白大褂,煞有介事、踌躇满志地坐了一天,始终也没迎来一个患者,用门可罗雀来形容都有些不恰当了,因为门前真的连一只麻雀也不曾落下。
  他不禁有点灰心,到了晚上,在隔壁小饭店叫了份外卖,正合计着吃完了关门还是关了门再吃,忽然大门一开,一个穿着很讲究的老人走了进来。
  老人进来之后却微微愣了一下,端详了他一阵,才犹豫着问道:“你是小谢大夫?”
  谢东眼睛好使,马上便认出老者正是林静的父亲,于是连忙起身笑着回道:“您是林叔叔吧,咋了,您又有哪里不舒服?”
  林父还是有点不大相信,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指着谢东的头发道:“可……你这头发咋白成这样呢?”
  谢东这才想起自己那一脑袋花白的头发,想解释一下却又嫌麻烦,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句少白头,然后张罗着给林父让坐倒水,等老人坐稳了,才笑着问他有什么事。
  林父爽朗的笑了笑:“前段时间我见这里装修,来转过几次,却没遇到你,今天正好出来溜达,一看牌匾都挂上了,还亮着灯,就顺便进来瞧瞧。”说完,四下看了看继续道:“我瞧那牌匾上写的,难道谢大夫也是雄州医院的人吗?”
  “不是的,我只是靠挂在雄州医院。”
  “哦,是这样,我就说嘛,小谢大夫怎么可能和雄州医院那帮家伙搅合在一起嘛。”
  谢东听得一愣,不知道这句是什么意思,正打算往下详细地问问,老人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爸,就一转眼的功夫,你跑哪里去了?”房间里很安静,电话里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那柔顺甜美的声音让他的心脏猛的跳动起来。虽然和林静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但是这个清纯女孩的一切,都仿佛印在了记忆深处,一经刺激,立刻鲜活起来,眼前甚至浮现出林静那眉头紧蹙的样子,一时间竟然愣愣地发起呆来。
  “我在咱家的门市房和小谢大夫聊天呢,你自己先回家吧。”林父说完,直接便挂断了电话。
  “刚才说到哪了?”他看着谢东问道。

  一句话把谢东从无限的遐想中拉了出来,他眨了眨眼睛,挠着头笑道:“讲到……雄州医院的事吧,对了,雄州医院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就不能和他们搅合在一起?”
  林父本就喜欢聊天,见谢东这一问,便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王远的雄州医院在省城老百姓的心目中相当不咋样,除了医患纠纷常有发生之外,另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铺天盖地的小宣传册。由于是专门治疗男人功能性障碍的专科医院,为了牢牢地抓住眼球,所以,雄州医院的宣传材料上充斥着大量露骨的描写和夸张的段子,再配上一些不怎么含蓄的图片,简直堪比一本黄色小说了。更为过分的是,据传医院雇佣了大量年轻女人,专门针对一些中老年单身男性,先是在网上聊天,然后就开始谈感情,最后就是以准备结婚为由,忽悠男人去雄州医院做一次性功能方面的体检,结果当然是一定的,只要去检查的都有毛病,有毛病就得治呀,毕竟新生活在等着自己,于是,好几万花进去,病好了,女朋友却从此消失了。这种事被媒体曝光过一次,有关部门也查了,可却不了了之。渐渐的,在老百姓心中形成了这样一个概念,雄州医院上上下下没什么好人。

  听完介绍,他不禁有些无奈,闹了半天,王远却是如此不堪的名声。林父见谢东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赶紧安慰道:“小谢大夫,你也别犯愁,通过上次那件事,我相信你是有真本事的,再说就是一个靠挂,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谢东无奈地点点头:“有影响也没办法,我从平原县到省城,人生地不熟的,这雄州医院的院长是我师傅的好朋友,要不是靠着人家的帮忙,这诊所还开不成呢。”

  “哦,你是平原县人?”
  “是啊,您去过平原县吗?”
  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惆怅,他叹了口气道:“平原县算是我的第二故乡了,我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人生最青春最有活力的时光都是在平原渡过的。”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谢东,笑着继续道:“当年我在平原县有一个好朋友也姓谢,没准儿你们还是亲戚呢。”
  “是嘛。”谢东也颇感意外:“谢家是平原县的第一大姓,据说都是一个老祖宗。”
  老人谈性很浓,又接着问道:“你家住平原县城里吗?”
  “现在是住在城里,不过老家在城东的石灰窑镇。”

  “石灰窑!”老人瞪大了眼睛:“我当年就在石灰窑插队,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呢,80年才调回省城的。”
  “天啊,有这么巧的事!”
  “石灰窑镇上好几十家姓谢的,你是哪一家呀?”老人的眼睛兴奋的有点发亮。
  “我……我爸爸叫谢宝山。”他的话刚一出口,却发现老人瞪着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那表情简直木雕泥塑一般,半晌才用颤抖的声音道:“你是宝山大哥的儿子!?”
  宝山大哥……谢东也有些愣神,听这口气,难道林静的父亲和爸爸是老相识不成?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件接着一件的,弄得自己都有点发懵了。
  林父仍旧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谢东,最后摇着头道:“可是……可你咋和宝山大哥长得一点不像呢?”
  谢东挠挠头,无奈地道:“这事还真就没办法,我确实一点也不像我爸,我的样貌随我妈。”
  “哦,怪不得!那你父亲现在怎么样?今年也该快七十了吧。”
  “六十九了,从粮食局退休的。现在住在平原县城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