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提起师傅,令谢东不免有些伤感,这些年跟着老人家,不仅没混出什么名堂,还吃了不少苦头,但朝夕相处十多年,二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只是王远的疑问也是他的迷茫所在,所以只是叹了口气,低着头没有回答。
  见他默不作声,王远挥了挥手:“算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老孙大哥也不在了,说也没什么意义了。”话题一转,他接着问道:“你要自己干,那找我干什么?是资金周转上有啥问题吗?”
  “不是,不是。”谢东连忙道:“王叔,钱我有的,只是初来咋到的,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你也知道,干诊所挺麻烦的,光是手续就够我跑半年的,你在省城人脉广,我想请你帮忙尽快把手续办下来,现在房租啥的也挺贵的,实在是耽误不起。”
  王远听罢,略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谢东的诊所靠挂在雄州专科医院,对外称雄州医院康复理疗分部,这样一来就省去了很多步骤,办起来容易多了,如果顺利的话,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就基本办差不多了。当然,他不收取任何费用,也不参与诊所的经营管理。
  谢东没想到事情如此的简单,一时有些激动,只是连声道谢,都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了。

  “对了,我刚才听你说房子都租好了,在啥地方?”王远问道。
  他赶紧把租房合同拿了出来,不料看过合同之后,王远却眉头紧锁,双手抱在胸前做沉思状,这令他顿时有些紧张,也不敢多问,只是静静的等着。
  足足过了有五分钟,王远才又开口道:“东子,这合同刚签了一天,你能不能和房东商量一下,哪怕给点补偿,最好是退了。”
  “咋了,那地方不适合干诊所吗?”他有点傻眼了。

  “那倒不是,主要是省城的情况你有些不够了解,这里是水深林子大,规矩说道太多了。”
  待王远详细往下一说,他彻底傻眼了。原来,省城的医药市场基本上被一家叫做“维康医药”的民营企业垄断了,除了公立医院和国有药房之外,几乎百分之七十的个体药房和诊所,都隶属于维康集团,他租房子地方正是维康集团总部所在地,经过十多年的经营,几乎所有个体药房和诊所都被维康收购了,并按照居民区进行了重新布局。现在,如果有人打算在路南区干个体诊所或药房,没有维康集团点头,根本就干不下去。

  “这都啥年代了,欺行霸市搞垄断难道就没人管吗?”谢东有些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王远掐灭了烟头继续道:“一方面,医药市场管理本身就是一件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关乎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所以,有关部门巴不得市场整合,这样省了很多麻烦。另一方面,维康垄断经营之后,也确实把药品的价格给降了下来,个体诊所的服务水品也上来了,这一上一下,在老百姓中的口碑还是相当不错的哩。”
  创业一定会有很多困难,谢东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麻烦。他愣愣的看着王远,正打算开口说话,不料却被打断了。
  “你是不是想先干起来再说啊?”王远笑着说道:“东子啊,这个念头你压根就别合计。”

  看着他张口结舌的样子,王远继续解释道:“省城的情况你还不了解,这维康老板张力维是个黑白通吃的角色,不然的话,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搞垄断吗?官面上就不用说了,上上下下都喂足了,更要命的是,他手底下养着一帮混社会的,这些年,凡是和维康作对或者拒绝收购的,基本上都被弄残了。”说完,他拍了拍谢东的肩膀,有点无奈地道:“这种事你没法子不服气,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

  其实,谢东哪里敢有什么不服气,此刻,他心里正后悔自己房子租的有点莽撞,现在是合同也签了,房租也付了,真是进退维谷、骑虎难下。
  实在不成,明天去找一下林静,跟她商量一下,把房子退了吧。他在心里琢磨着,一想到林静那双清澈透底的大眼睛,他又有些犹豫了。本来被秦枫一搅合,没准对自己就有了三分鄙夷,如果再毁约,岂不是彻底让她看不起了?可是转念又一想,来省城是为了干事业,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看不起又有何妨?想到这里,他无奈地道:“要不然改天我找房东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房子先退了,反正我才租了几天,大不了给她点补偿,总比干不起来闲置要强多了。”

  “那是最理想的了,这种事你应该先和我商量一下,在什么地方租房子都行,唯独不能在路南区。”说完,给谢东续了点茶水,然后又问:“估计房东能给你退吗?”
  一句话把谢东又问没电了。他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试一试吧,实在要是不给退,那也没法子。”
  王远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却忽然一拍大腿:“有了。”

  “什么有了?”谢东连忙问道。
  “我想起一个朋友,没准他能帮得上忙。”
  听王远这么一说,他不禁大喜过望,毕竟退房的事没什么把握,林静如果不同意的话,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料等王远说出这位朋友的名字,他的心瞬间就凉了下来。
  王远所说的朋友竟然是秦枫。他们彼此早就相识,当年诊所被查封,其实就是王远通过秦枫的关系帮忙办下来的。
  “这哥们现在已经是省城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了,他和张力维非常熟,你们又平原县老乡,只要他开口说句话,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王远说着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谢东赶紧拦了下来。
  “就算房子白租了,我也不找他帮忙。”他咬着牙说了这么一句。
  王远被谢东的态度闹懵了,愣愣的看着他,半天也没说话。
  “王叔,这事一言难尽,等以后有时间我再和你聊吧,总之,绝对不能求他帮忙,这样吧,我还是回去跟房东商量下退租的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

  话说到这份儿上,王远也不便多问什么,于是又闲聊片刻,便张罗着留谢东吃晚饭,可偏偏医院临时出了点状况,一时无法脱身,谢东本来就没什么心情,见此情景就起身告辞了。出了医院,他没舍得再坐出租车,换乘了两次公交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了公丨安丨厅招待所。眼见天已经黑了,他胡乱吃了些东西,回到了房间,便一头拱在床上。
  万事开头难!俗话说好事多磨嘛,别泄气!他默默的安慰自己道。没有张屠夫,难道就吃不上猪肉了吗?不就是一个秦枫嘛,凭什么自己总是绕不过去这家伙。虽然这样想,可一念及那五万块钱房租和林静那惊愕的表情,难免又心乱如麻、百感交集。
  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索性起了身,在床上盘膝打坐起来。
  当年师傅曾教过他一种叫丹阳功的气功,据说修炼到一定程度,能以身为鼎、凝聚精气神为内丹,是道家全真派上乘的功法。开始的时候他也日夜苦修,可随着发现师傅的一些不齿行为之后,渐渐觉得所谓神功,其实不过是一些呼吸吐纳之法而已,于是便荒废了。自从去年看了那两本古医书之后,他又重新开始练习,近一年来已经颇有收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