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父倒是若有所思,中午他摔倒之后确实动弹不得,谢东推拿了几下便立刻缓解,现在从片子上又看不出任何问题,当然令他大惑不解,于是反复追问专家原因所在。可专家不在现场,只是按经验推测,当时可能是部分关节有些轻微错位,有经验的医生可以通过专业手法复位等等。

  有经验的医生?林父听罢顿时来了兴趣,怎样才算是有经验的呢?这位专家就是北方医院骨科的权威,他思索了片刻道:这种复位难度挺大的,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二次伤害,一般来说,需要对腰椎关节的位置非常熟悉,别看就一下两下,没有二十年的临床经验是绝对做不到的。
  林父听罢只是默默点点头,也没再往下问什么。因为没什么大事,秦枫午后还有个挺重要的会议,于是便在医院和父女二人分了手,林静和父亲乘出租车回家。
  一路上爷俩也说什么话,都各自想着心事儿,路过自家门市房的时候,林父让出租车停了下来,远远的朝房子的方向望去。
  门市房的卷帘门开着,里面似乎有人,由于距离较远,也看不清楚什么,林静也皱着眉头朝那边看了几眼,父女俩互相对视了一眼,林父挥挥手,出租车又向前开去。
  到了楼下,林静看看时间还挺宽裕的,便决定去附近超市买些青菜,正打算去取自己的自行车,忽然被爸爸喊住了。
  “今天你好像没晕车。”爸爸关切的问道。

  林静一愣,是啊,今天确实没怎么晕车,如果换在以往,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早就晕得七荤八素,别说买菜了,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啊,我今天怎么没晕呢?”她在心里想道:“莫非谢东扎那几针还有效果?不可能吧,小枫都说了,他就是个江湖骗子呀!”
  门市房里的就是谢东。
  他非常沮丧,从林静家楼下逃走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一只夹着尾巴的狗,灰溜溜的。走出去好远,林静那惊愕的目光似乎还停留在后背上,沉甸甸的,压得他直不起腰来。
  一口气出了小区,站在大门口,望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以前也知道自己混得不好,但是,却没有今天这般失落过,站在秦枫面前,不仅仅是身高比人家矮半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妈的!不用你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早晚有一天老子好好收拾你!他在心里默默想着,可随即又有点泄气,收拾秦枫?自己拿什么收拾人家呢?真不晓得这点自信从何而来。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点正事吧,他深深吸了一口对自己说道。云山刑警大队付了三天的房费,如今已经过了一天了,现在应该赶紧把门市房收拾出来,买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起码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不至于两天以后还要住旅店去。
  想到这里,刚刚的沮丧之情顿时减轻了许多,抖擞精神直奔门市房而去。开了外面的卷帘闸,推开两扇玻璃门,一股浓烈的灰尘味扑面而来,显然,房子已经很久空了有一段日子了。从超市里卖来扫帚和拖把,热火朝天的忙活起来,足足干了两个来小时,房间里基本收拾的差不多了。看了眼手表,刚刚下午三点多,拿出手机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
  谢东要找的人叫王远,是师傅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师傅在世的时候,他经常来平原县走动,说是朋友,可王远对师傅非常恭顺,每次登门都带着一大堆礼品,高档烟酒,人参鹿茸,应有尽有。这还不算,只要见面则必请客,平原县的饭店几乎吃了个遍,师傅不爱去就带谢东去,进了饭店捡最贵的菜点,就像兜里的钱是大风刮来似的。
  他曾经问过师傅,这哥们怎么感觉比亲儿子还孝顺呢?师傅笑了笑,只是告诉他,王远是个人才,当年只是个部队的卫生干事,后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淘了个专治男性功能性障碍的秘方,于是便下海开起诊所来,十几年下来,已经发展成一个初具规模专科医院,如今在省城也算是有些名气了。至于为什么如此恭敬,师傅没说,他也懒得打听,反正有吃有喝,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师傅出殡那天,王远自然也到场了,当时还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东子,孙大哥虽然没了,但咱俩永远是一家人,不论有什么难处都可以找我。这句话让他感动了好一阵。
  在陌生的省城创业谈何容易?光是开诊所的一套手续,没几个月也办不下来,谢东现在连东西南北还搞不清楚,当然只能先求王远帮忙了。
  电话一接通,王远的声音都透着几分热情。
  “东子,你啥时候来的,咋不提前打个电话,我也好打发人去车站接你。”
  这让谢东的心里一热,在如今人情如纸的社会里,师傅能交这样一个朋友真是不容易啊。
  “我昨天才到,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他说。
  他隐约感觉电话那一端的王远似乎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同意了,并问他在什么位置,表示要让司机去接,他当然拒绝了,说自己坐出租车就成,两个人争执一番,最后王远还是同意了,并说就在办公室等着,让他马上就来。
  王远开办的医院叫雄州男科医院,在省城小有名气,出租车司机轻车熟路,半个小时之后,谢东就站在医院的大门口了。
  医院规模不算小,前后两栋楼,分别是门诊和住院部,停车场里几乎没有空位置,门口还有好几辆出租车在排队等活儿,看样子效益不错。
  正想找个工作人员打听下院长办公室在什么位置,却见王远已经从楼里笑容可掬的迎了出来。
  两个人寒暄了一阵,王远亲热地拉着他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吩咐手下沏茶倒水,又点上了一根中华烟,这才笑眯眯的问道:“东子,咱们之间不用客气,有啥事你就直说吧。”
  谢东心里热乎乎的,他略微沉吟了下道:“王叔,实不相瞒,我不想在平原县干了,县城太小,也没什么患者,乱七八糟的事还挺多,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在省城谋点事干。”
  王远似乎早有准备,他略微皱了下眉头,把身子往沙发里靠了靠,摸着下巴思索片刻道:“正好,我这儿还缺一个中医按摩师,你就先在我这里干吧,工资待遇一切从优,如果将来你有了更好的去处,随时可以走。”
  谢东听罢连连摇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自己干……”说完,看着王远的面部表情,琢磨着下面的话该怎么说。

  “自己干?”
  “是的,我打算自己干个诊所,房子已经租好了。”
  这句话似乎出乎王远的意料,他用手指轻轻地敲打桌面,眼珠儿微微转动了下道:“行,好样的,东子,就冲你有这份决心,你就比老孙大哥强多了。”
  谢东有点没听明白王远话中的含义,只好愣愣地看着他,并没有插言。
  王远微微叹了口气,又递给他一根香烟,自己也抽了一口,这才不无遗憾地继续道:“孙大哥那人啊,空有一身好本事,可惜脑筋不够灵活,十多年前,我就劝他来省城发展,可他就是不听,凭着他的本事,如果早来这儿干,这十多年下来,早就发大财了,我真就想不明白,他为啥非守着平原县那个小破地方,开那个半死不活的小店。”说完,一双不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谢东,好像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内容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