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了症状和病因,怎么治疗呢?当然有办法,这办法叫调。阴阳五行调整好了,病自然都没有了。

  首先是腰伤,这个对谢东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推拿按摩虽然不能彻底治愈,但短时间内缓解症状是绝对可以做到的。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调”了,这才是真正来钱的项目。
  有了前面四十分钟的充分铺垫,女患者已经被成功洗脑了,这在科学上叫做心理暗示,一旦接受了暗示,效果自然会成倍放大。先来个全身推拿打通经络,然后是针灸刺激穴位提高疗效,再配合师傅独门配置的补气丹固本扶正,最后还赠送一个带功玉佩持续治疗,一整套下来,中年款姐早就被忽悠得晕晕乎乎,还真以为遇到了一位世外高人。
  如果是师傅上阵,就凭那张仙风道骨的脸,这套治疗至少得收上个3000块钱,可他却略有心虚,毕竟咋看也不像是大师级别的,于是合计收个几百块钱就可以,然后把下次治疗约到一个月之后,那时师傅就回来了,一切就交由他老人家继续忽悠吧。可还没等开口谈钱,女人突然又提出个要求。
  原来这个大姐有痛经的毛病,疼起来简直苦不堪言,刚刚被谢东这一套摆弄,感觉神气清爽、活力四射,于是便想请他再给发发功,把这点小毛病也捎带着治疗一下。
  谢东本想告诉她刚刚那套治疗就全管了,可是忽然想起师傅曾经给一位本地的小明星治过此症,当时只是在腰阳关两侧按摩了几次,因为效果奇佳,狠狠挣了一笔。事后他还问过师傅按的什么穴位,师傅说那叫“奇穴”,不在十四经穴之内,再往下问,师傅则含糊其辞,只是大概说了腰阳关两侧“奇穴”的位置和辨识之法,然后告诉他,那都是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学了也没什么用处。那是他第一次听说“奇穴”的概念,尽管没怎么往心里去,可还是记了下来。今天这位大姐一问,倒是让他想了起来。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比量一下。虽然师傅没详细教过,其实无非就是疏通之法而已,所谓通则不痛、通则不痛嘛,万变不离其宗。
  当年,他对“奇穴”理论还一无所知,于是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胡乱说了一通,当然也加上诸如耗费内力之类的忽悠之词,老子曰,治大国若烹小鲜、举重若轻,反过来的意思自然就是小毛病同样需要下大功夫嘛。于是,在进一步心理暗示之后,他便按照师傅教的辨识之法,找到了两处“奇穴”的位置,然后依样画葫芦的按摩起来。不料推拿了片刻之后,他猛的感觉有点不对劲,女人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而且偶尔还发出一声令人心醉的呻吟,那声音一个劲往心里钻,听得他心猿意马,差点出现生理反应。

  这可有点出乎意料之外,师傅当年给小明星推拿的时候,好像没发生这种情况呀,心里想着,耳中却满是娇喘之声,不由得心中一阵慌乱,只得赶紧停了下来。

  女人却好像有些意犹未尽,过了一阵才缓缓从按摩床上起了身,低着头两腮泛红,半晌不语。他也有点尴尬,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两个人沉默了足有三分钟,女人红着脸瞟了他一眼,然后从手提包中拿出厚厚一摞现金,随手点了五千块钱往桌子上一扔,说了声明天还来便急匆匆的开车走了。
  那天晚上他失眠了。虽说年近三十,又浪迹江湖,可谢东还是个童子之身,对于男女之事的了解仍旧停留在日本小电影层面上。今天下午这一幕反反复复出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欲罢不能。莫非这个女人对自己有特殊想法?照着镜子端详了半天,最终还是否定了。可为啥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呢?是自己的手法出了偏差,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所有这些都深深困扰着他,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如今这些疑惑早就不是问题了,《奇穴论》中有明确记载,腰阳关两侧的奇穴分别叫“关谷穴”和“蝉鸣穴”,属于奇穴中的重点穴位,在古代道家房中术中,这两个穴位的作用非同小可,对治疗不孕不育和很多男女生殖系统疾病方面有极其显著的疗效,师傅还有非常详细的注释,当时的谢东只不过是误打误撞而已。
  从那天以后,女人几乎每天下午五点钟前后都开车过来,相处的久了,谢东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世可非同小可。她叫魏霞,父亲曾经是平原县的第一任县委书记,绰号魏大炮,在位二十余年,连省长都要给几分面子,在平原县是土皇帝一样的人物。她的丈夫是万润地产公司的老板刘世杰,本地的明星企业家,整个平原县的地产项目,有四分之三是她家公司开发的。
  如此身份背景的人,谢东还是第一次接触,尽管每次按摩还是会发生令人尴尬的一幕,但他却再也不敢胡思乱想,时间久了也渐渐习惯了那勾人心魄的声音,倒也心无旁骛。魏霞也非常小心,每次来都一声不响的坐在车里,直到诊所里没人了,这才快步进来,谢东深知有身份的人都比较在意自己的**,只要魏霞进来,他立刻就关上门,不再接待其他患者了。
  一晃半个来月过去了,魏霞不仅腰伤早已痊愈,而且气色越来越好,面似桃花,神清气爽,人都显得年轻了好几岁。越是如此,谢东心中愈发疑惑,只盼着师傅早点回来破解这些谜团。

  然而,一场祸事却不请自来了。
  一天下午,魏霞还是如期而至,谢东照样关上诊所的大门,继续他的神秘治疗,可刚刚进行了一半,大门猛地被撞开了,一帮彪形大汉闯了进来。原来是魏霞的丈夫发现她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便怀疑老婆出轨,跟踪了多日,今天带人捉奸来了。按理说,这事是能说清楚的,毕竟两个人都衣着整齐,谢东还穿着件白大褂,明显一副医生的打扮。可是魏霞老公事先在她的手包里放了监听设备,远程监听的同时还进行了录音,那种特有的声音就算谢东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挨打是一定的,这顿揍让他足足躺了三天,诊所也被砸了个稀巴烂,要不是邻居及时报警,估计连房子都能给拆了。这还不算,人家一个电话打到了县卫生局,时任卫生稽查大队大队长的秦枫第二天就拿着停业整改的处罚通知书将诊所查封了,查封那天,秦枫脸上那种不屑的神态和冷冰冰的语气让他都记忆犹新、刻骨难忘。
  后来师傅回来了,听了他的讲述,既没有破解他心中的疑惑,也没有责怪什么,只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不晓得师傅最后托了什么门路,总之一个月之后,诊所又重新开门了。他只记得师徒二人在县卫生局大门外整整等了一天,直到傍晚时分才见秦枫回来,两人满脸陪着笑,屁颠屁颠的跟在人家身后,却被嘭的一声挡在了办公室门外。
  先在外面等着,秦大队长像是吆喝狗似的道。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被叫了进去,秦枫坐在大转椅里,两只脚放肆地搭在办公桌上,面无表情的接待了他们。师傅一边点头哈腰的说着客气话,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厚厚信封递了过去,秦枫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朝已经拉开的抽屉努了努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