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转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找到一处合适的门市,地点好的,一般面积偏大,租金昂贵;面积和租金合适的,地点又不是很称心。堪堪已到了中午时分,肚子饿的咕咕叫,于是便打算先回招待所休息下,等吃过午饭再说。
  刚转过一个路口,却突然发现在路边的一个门市房的卷帘门上贴着一张招租广告,走近了再仔细一看,不禁大喜过望。
  这是一间7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居然就在招待所的旁边。门市房的对面是一片小区,小区大门气派非凡,园区里绿树掩映,一看就是个高档社区。无论面积还是位置都非常理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心里想着,他拿出手机,拨打了广告上的电话号码。

  “你好,我是在广告上看到的电话,请问你这房子还出租吗?”
  “你打算租多久。”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没有本地人那种平翘舌不分的口音,听起来挺悦耳的。
  “哦,如果价钱合适,我打算一直租着,你这房子多少钱呀?”
  “一年五万。”
  五万!这个价位已经是谢东一上午听到的最少报价了。尽管还是贵得有点心疼,可在心里上已经能够接受了。
  “这个……价钱能不能再商量下?”他试探着问道。

  “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女人略微沉吟了片刻,不过并没有直接回绝,而是继续问道:“你租房子打算做什么呀?”
  “我是干中医的,打算开间诊所。”他赶紧说道:“我也知道五万不算贵,可是我刚到省城,资金也挺紧张的,所以就厚着脸皮和您商量了。”
  “哦,这样吧。”女人略微沉吟了片刻道:“房租肯定是不能再便宜了,不过我可以给你让半个月的时间,你看行吗?”
  价钱虽然没便宜,但是让了半个月的时间,这结果也相当满意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类似采暖费和物业费之类的问题,二人也很快达成了一致,最后在何时签订合同的问题发生了点小分歧。

  女人说她明天单位出差,所以大概三四天之后再签合同,而谢东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毕竟公丨安丨厅招待所只能再住两天了。
  “要不就今天吧,要是忙的话,我去找您也行。”谢东有点急不可耐。
  女人有些犹豫,当得知谢东住在公丨安丨厅招待所的时候,她才勉强说道:“公丨安丨厅招待所离我家很近,这样吧,下午一点半,你在一楼的茶吧等我,把钱准备好,合同签了我就把钥匙给你。”
  谢东听罢大喜过望,没想到第一天就搞定了租房这么大的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现在看来,自己这开头还算顺利吧,他想。
  午后就要签合同,当然得打扮一下。

  他胡乱吃了点东西,然后回到房间,将日常的大背心和短裤都脱了,换上了衬衫长裤,再蹬上铮亮的皮鞋,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跟换了个人似的,显得文质彬彬。
  看看时间也快到了,急匆匆的下了楼,在茶吧找个位置刚坐下,就见从大门外走进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她中等身材、略显清瘦,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套裙,一看就是个白领。女孩似乎跟招待所的几个服务员都很熟悉,打过招呼之后,转身朝茶吧这边走了过来。
  他这才看清楚女孩的面容,只一眼,心脏就猛的狂跳起来。
  女孩的五官非常精致清秀,宛如画中的仙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眉头紧蹙,脸色略显苍白,即便如此,仍好似一朵盛开的玫瑰,娇艳得令人心醉。
  别看谢东浪迹江湖,常年混迹于社会底层,可他对女人有着与生俱来的挑剔,而面前这个女孩的完美程度,几乎让他有一种梦境般的虚幻感。
  与女孩的目光相遇的一瞬间,那清澈如甘泉般的眼神令他原本狂跳的心脏骤然停了下来,只感觉口干舌燥,甚至有些自惭形秽,不敢再直视那双眼睛,慌忙之中,赶紧低下了头。
  其实,偌大的茶吧只有谢东一个人,女孩看了眼手表,径直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是刚刚打电话要租房子的那位先生吗?”女孩轻声问道。
  谢东有些慌乱。
  “是我。”他一边回答着,一边站了起来,下意识的伸出手,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来,那一刻,他感觉笑容莫名其妙的僵硬,张口结舌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最后倒是女孩浅浅的笑了下,很大方的说道:“请坐吧,咱们坐下来谈。”
  女孩的名字叫林静,和她的样貌一样,优雅淡然、超凡脱俗。两个人很快就达成了协议,他接过林静递过来的合同,竟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这幽香永远沁入到他的嗅觉记忆,终生不曾遗忘。
  他沉醉于这淡淡的香味,于是,迷迷糊糊的签了上了自己的名字。林静接过合同看了几眼,然后还是浅浅的笑了下:“以后就喊你谢医生了,我父亲最相信中医了,以后没准还要麻烦你,到时候还请多费心呢。”
  “一定,一定。”谢东仍旧紧张,以至于平日巧舌如簧的本事忘得一干二净,说起话来,只是简单一个字或者两个字。
  林静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她把合同收好,然后站起身道:“走吧,附近就有家银行,我们去办转款吧。”说罢便打算起身,可还没等站直,突然身子一晃,赶紧伸手扶住桌沿,另一只手按在胸口,随即干呕了两声,等再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变得越发惨白,眼泪含在眼圈里,梨花带雨、更加惹人怜爱。
  谢东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想过去搀一下,却又感冒昧,只是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林静缓了片刻,气色似乎也恢复了些,擦了把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儿,眉头紧皱,苦笑着道:“不碍事,我严重晕车,刚才来的时候坐出租车,那司机开车特别快,下车就感觉不舒服,谈事的时候还好些,可是猛的一站起来,还是天旋地转的,恶心的受不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她捂着胸口重新坐了下来,过了一阵才抱歉的道:“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稍微等我下吧。”

  他点了点头,犹豫再三,好半天才鼓足了勇气,用试探的口吻问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治一下。”
  林静似乎难受得更加厉害了,整个身子伏在茶桌上,头都没抬的摆了摆手。
  “不用的,我这毛病打小就有,看了无数医生也没什么好办法。一会过劲儿了就没事了。”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中医将晕车归于眩晕之症,晕车晕船的毛病在古代也很常见,所以那两部书中对治疗有详细的记载,由于母亲也晕车,谢东自然更为留意,最后从中选取了一种针法为妈妈治疗,疗效非常满意。有了这个前提,他当然胸有成竹,加之也为了讨好林静,所以,尽管被婉言谢绝,却还是有些不死心。
  略微斟酌了下,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是这样,我治疗晕车这类毛病有很独特的方法,一般情况下通过几次针灸便可以痊愈,不是我自夸,经我说治愈的晕车患者,就算没有上百,起码也有几十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