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3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嗯了一声。等会场中人渐渐散去,马文生走到了外面。省城的夜晚渐渐繁花,比起大朗来,这里的发展快了许多。马文生找到了一家大型的超市,到服务台那边买了两千块钱一张的购物卡,想想又多买了几张,然后分别揣进口袋里,这才返回接待宾馆。
  他顺着楼梯慢慢上了楼,等快到5808房间时,郎良又来了电话,问道:“来了吗?”
  马文生嗯了一声,说到了。
  电话一挂断,5808旁边的房间门打开了,郎良走了出来。见到马文生,他微微一笑,说首长说你现在就可以进去了。说着,他抢先一步,走在马文生的前面,正要叩门时,马文生拿出一张卡来,插进了郎良的口袋里。
  郎良注意到了马文生的动作,却似没事人一般,开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省内一号大佬威严的声音道:“进来。”
  郎良却也不推门,回头向马文生说道:“以后有什么事,到省里来可以找我。”
  马文生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这张购物卡不是白费的。有道是宰相易见,门人难缠。

  马文生当初紧跟刘富贵,多少也学了些招数。就连他铁了心要抓的曹文雪,以及呆在县长位子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苗圣国,马文生也曾在刘富贵的授意下,给人家送过礼。
  只是马文生不贪不占,这让他无形之中,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不贪不占,就不会树敌。没有敌人,相对来说障碍就少。这些说起来,全都是郭彩妮的功劳。
  马文生在郎良的带领下,走进了省内一号大佬的房间。这个房间显然是个套间。外面像是小型会议室,省内一号大佬正坐在那里喝茶看书。
  马文生还没开口,郎良已说话了,“首长,马文生同志到了。”
  马文生适时地叫道:“首长好,我是马文生。”他这声称呼,和郎良叫法一样。这声一出,郎良更是惊讶马文生的反应,这人要是也在省里,也许仕途比现在更顺。
  其实在市以下,像马文生这样的进步,已经算是火箭式的了。
  郎良随省内一号大佬四处调研考察,自然明白马文生能有今天,不是轻易二字。

  省内一号大佬放下书本,摘下老花眼镜,抬头笑眯眯地看着马文生道:“很年轻的小马书记嘛,来,坐下说话。”
  马文生拘谨地站在那里,他哪里敢轻易落座。
  倒是郎良从旁边抽出一个方凳来,示意马文生靠墙边坐下了。
  马文生只落了一半屁股在凳子上,便向省内一号大佬看去,跟着他又站起身来,“首长,马文生等候您的教诲和指示。”
  省内一号大佬听到这话,哈哈大笑,手指着马文生道:“这个小马书记,这个样子可是要不得的。我们,讲究的可不是这一套嘛。我叫你过来,是想听听你到这次出访霓虹国樱花市的想法。”
  马文生做过功课,他知道樱花市的基本情况,可他也不敢轻易发言。因言获罪,自古至今已是案例无数了。
  “马文生愚钝,请首长指点迷津,”马文生还是站在那里,谦恭地答道。
  “不用这样说,也不要担心说错了。我们的事业,还是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嘛,”省内一号大佬摆了摆手,然后又问:“你一问三不知,那晚上我讲话的时候,你笑什么?”
  这一句问话,切中了马文生的要害。他想继续装傻,是不行的了。此时郎良也坐了下来,看着马文生,微微地眨了眨眼,示意他说。
  “首长说起了魏源先生的话,我不由自主地想到清朝政府,因为夜郎自大,受尽了列强的欺辱。无数志士仁人,摸索救国之路,无一例外失败了。后来是**人,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走出了一条救国之路。如今,我们国家又在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富国强民之路。所以,首长说的话,正是学夷之技以制夷。”马文生大着胆子答道。他知道自己这话有大半是套话,可他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回答了。

  省内一号大佬果然不满意,“文生同志,有想法就大胆地说。所谓言者无罪嘛。”
  马文生大着胆子答道:“甲午海战以来,我们国家遭受霓虹国的欺辱数不胜数,霓虹国对我国人民所犯罪行罄竹难书。二战以后,霓虹抢先一步,迅速由战败国恢复,一跃而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国家要发展,需要借鉴他人成功的经验,哪怕是敌人的经验,只要有可取之处,我们也要学习。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于霓虹,保持足够的警惕,还是必需的。现在我们超过了他们,但是从技术上来说,还是有待于提高的。核心的生产力,还是要向他们学习的。”

  马文生说完,只见屋子里一阵沉默。就连郎良,也没想到他的胆子会有这么大。
  马文生侃侃而谈,另外两个人侧耳倾听。不过听的方式不一样,一个一边听,一边想着。另一个一边听,一边看着第一个人的神情。
  大佬听完了,却不予表态。
  他建国前出生,经历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风风雨雨,又亲身体会过全民疯狂的可怕,这些人生经历,早让他变成了一个敏于事而慎于言的人了。

  马文生却从大佬的沉默中读出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大佬显然是赞成他的观点的。
  大佬示意马文生坐下说话,他问起了津县的事。
  一个县交到一个不满三十岁的年轻人手上,省内一号大佬自然关心。
  “津县那里,有没有什么烦心的事?”省内一号大佬问道。

  马文生把曹文雪出逃的事汇报了,并说她与县内多起贪腐案有关。跟着他又简要地汇报了轴承厂改制后,工人到了退休年龄,却没有及时地拿到工资的事。跟着他说到县里先把企业改制出售给个人管大钱,接着又回购了回来,一卖一买,亏的都是财政上的钱。
  “我最想做的事,是怎么样在近期找到津县经济腾飞的办法来。招商引资是条路。撤乡并镇后,现在全县还有十个乡镇,没有特色产业,农业基础薄弱。我想以苗木花卉为主打特色农业,带领全县人民先脱贫。当然,还有一些矿产资源和茶树,也可以作为辅助,”马文生汇报道。
  省内一号大佬听到这里,微微颔首。“马文生同志,对于贪腐案,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抓到底。但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过于冒进。一切以稳定为主。对于发展问题,要放在做事的首要日程上。如果有困难,可以向市里,以至省里来汇报。”
  听到省内一号大佬作指示了,马文生急忙又站起身来。
  省内一号大佬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郎良向马文生使了个眼色,马文生躬身说道:“首长的指示,马文生会牢记心头。一切工作以发展为第一要务,真正地让百姓富起来。”他说到这里,便准备告辞离开了。
  省内一号大佬却又问了一个问题,“轴承厂原来的工人吃饭问题,你们县委有什么思路吗?”下岗工人,早已是普及全国的棘手问题。朗西省,也不断被省城的改制企业工人围堵。省内一号大佬和二号大佬头都大了。
  日期:2018-12-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