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7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雪晴可不是虚张声势,论辈分,她是韩寺清的本家小婶婶,论身份,她老公是正厅级干部,比韩寺清高了一级,还真有资格质问他。
  但是李纨却制止了江雪晴,说:“这个案子很复杂,牵扯到一些黑幕,不可轻举妄动。”
  江雪晴冷笑:“就是牵扯到省部级的官员,我也不怕。”
  这也是实话,江雪晴老公的家族在中央也是很有影响力的,虽然现在他只是个正厅,但胜在年轻,五十岁以前进副省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是那种前途不可限量的红色后代,青年后备干部。
  “雪晴,你先别急,还有两个朋友要过来一起谈这个案子,我们了解清楚再做决定吧。”
  “哦,什么朋友?”
  “江北市局的,胡蓉,还有一个人我也不认识。”

  “那好吧,我让司机去接他们。”
  “不用,她们这会儿也差不多该到了。”李纨看看腕表,上午十点钟,正是约定联络的时间。
  果然,电话响了,是胡蓉打来的,她们已经到了省城,李纨问清楚位置,对江雪晴说:“不如中午一起吃饭,边吃边谈。”
  江雪晴说:“我知道一个私房菜馆,位置很偏,但是没人打扰,正好谈事情。”

  一小时后,五个女人在省城东郊风景区内一家私房菜馆碰头了,这家饭店不对外营业,只招待会员,看到江雪晴等人,服务人员立刻将她们引到一间宽敞的包间,江雪晴也不客气,点了八个菜,一些鲜榨的饮料,服务员摆上果碟和茶水,静静地候在门外,需要他们服务的时候,只要摇一下铃即可。
  没有太多的寒暄,胡蓉和上官谨简单把案子介绍了一下,然后胡蓉说:“这个案子比较特殊,有些高层的人想办刘子光,但是又找不到证据,只好用陈汝宁案来栽赃他,我们想通过常规途径为他辩护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找到真凶。”
  江雪晴认识胡蓉,几年前银行劫案的时候她就采访过胡警官,两人之间算不上熟悉,但也不陌生,既然胡市长的女儿都这么说了,说明这案子水确实很深。
  “好吧,需要我做什么?”江雪晴说。
  上官谨接口道:“我想请您安排一次对穆连恒的访问,以穆连恒的社会地位,一般媒体采访不到他,以您的身份他一定会答应,在访谈过程中,我会对他实施催眠,让他说出谋杀陈汝宁的事实真相,过程我们会进行录像,拿到这个,刘子光的杀人罪名就能洗清。”
  “欲加之罪而已,洗清这个还有其他罪名,那怎么办?”李纨这个问题很尖锐。
  上官谨笑了笑:“难道刘子光是在孤军奋战么,他背后虽然没有高官显宦,但是正义的力量又岂是几个官员能比拟的,我相信他既然敢自投罗网,就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么说吧,这家伙分分钟都能越狱出来,可他偏偏不出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江雪晴似乎在沉思什么,忽然问道:“上官处长,你可以保证催眠成功么?”
  上官谨也想了一下,慎重的答道:“穆连恒此人心机很深,心理防线肯定是很严密的,这对我是一种挑战,不过我在美国念心理学的时候,曾经成功催眠一个连环碎尸鸡**人犯,我觉得,穆连恒不会比他更变态,所以,我有把握。”
  江雪晴说:“录像威力不大,要搞就搞现场直播!”
  此言一出,李纨、卫子芊、胡蓉、上官谨四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淡然,但是内心早已惊涛骇ng。
  “她还是对刘子光念念不忘啊。”李纨心中暗道,以江雪晴现在的家世,完全不用参合到这件事中,可她却义无反顾的加入进来,并且不惜动用资源,把事情搞大,不得不说,现场直播是个好办法,把真相暴露在几百万电视观众前,栽赃刘子光者绝对无力回天。
  “好,那就现场直播,把他的丑恶嘴脸公诸于众。”上官谨第一个投了赞成票。
  胡蓉和上官谨也举起了手。
  李纨却说:“雪晴,这事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
  江雪晴说:“不会,说不定这台节目会大火呢,再说我帮麦省长揪出杀害他妹夫的真凶,他感谢我都来不及。”
  饭菜上来了,大家都没胃口吃饭,一直在讨论具体细节,结账的时候,饭菜基本都没怎么动,江雪晴付账,让店家把剩菜打包送到电视台去,然后五个女人打道回府,开始紧锣密鼓的安排。
  江北,玄武集团办公室,穆连恒没来由的打了好几个喷嚏,觉得耳根子发热。
  江北市,桃林看守所,刘子光又被提到了会见室,这次来见他的法庭指派的律师侯振业,侯律师可是刘子光的老相识了,他是李纨大姑姐的老公,当初和别人合开正义律师事务所,饭碗就是被刘子光给砸了的,后来依靠老丈人的路子,进了司法局当公务员,负责法律援助这一块。

  仇人相见,侯律师坐下后打开公文包,拿出档案来摊在桌子上,扶一扶眼镜道:“刘子光,我是你的辩护律师,现在有几个情况想问你请你配合回答。”
  刘子光瞄瞄他:“我什么时候聘请你的?难道我穷的需要法院帮我找律师了?”
  侯振业皮笑肉不笑:“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是法院安排的辩护律师,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有什么问题找法院去,你的案卷我看了,罪证清楚,打赢的希望不大,现在只能争取缓刑……”
  “滚”刘子光说。
  “你说什么?”侯振业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滚蛋!”刘子光作势要站起来,侯振业吓坏了,慌忙收起东西塞进包里,转脸就走,走到门口回头来了一句:“三天后开庭,咱们法庭上见。”
  一般来说,这种故意杀人案从立案侦查到提起公诉时间是很久的,没有几个月时间无法完成准备工作,不过刘子光并不惊讶,因为他知道,再过几天就是西萨达摩亚大选开始的日子,某些人一定要抢在大选结束前把案子落实了。
  算起来,途径香港回国的李建国也该到了,现在刘子光唯一担心的就是李建国闹得动静太大……

  江北市立医院,方霏心事重重的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她已经回忆起所有的事情,小舅舅判刑,母亲双规,自己被大学清退,刘子光被捕,未来的公公患上白血病,千头万绪全都压在了她的肩头。
  今天上午刚去过公丨安丨局了解情况,人家说这案子早就送检了,现在不归他们管,想去看守所探望刘子光,却被告知非直系亲属不许探望,她一个柔弱女孩,父亲又在美国讲学,身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忽然有个声音响起:“小方。”
  方霏疑惑的站住,那个声音继续说:“我是刘子光的朋友,你别站住,继续走,到食堂里找一张角落里的桌子坐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