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4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是一次难得的大聚会。
  明天程庚明、芮芸远赴原山;后天肖翔前往京都,以后数年都不再会有这样规模的聚会。
  当然在方晟内心深处还有几位该来却没来,也是非常遗憾的:首先是正在征服伦敦的赵尧尧;其次是良师益友爱妮娅;再次是强势霸道的西宫娘娘白翎;还有偷偷做月子的樊红雨,和抑郁未愈的姜姝……
  方晟最隐密的愿望是把所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坐到一块儿,还有孩子,但几乎是天方夜潭,女人们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相互不买账的脾气,方晟都担心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
  至于官场外围圈子,包括居思危、明月、庄彬、蔡雨佳,和刚刚进入培养体系的黄海县常务副县长江璐、绵兰市教育局长姚俊,他们暂时不适合今晚的聚会。

  十六个人怎么坐,位置是有讲究的。
  方晟毫无疑问坐在主人席,左侧肖翔和程庚明,右侧芮芸和晏雨容,这一点没毛病,因为晚宴主题是送行,四位即将离开双江的当然奉为上宾。
  程庚明左边依次是朱正阳、徐璃、范晓灵、严华杰、楚中林、齐志建、房朝阳;黄海系除了方晟就轮到朱正阳,两人在三滩镇也是战友,理所当然列主宾之后;然后是女士优先原则,其中徐璃级别高,与方晟关系又亲密,排在范晓灵前面;与三滩镇那班兄弟相比,房朝阳甘居末席。
  晏雨容右侧依次是徐靖遥、周挺、卓伟宏、俞金杭,当然与财力以及跟随方晟时间长短直接相关,另者方晟有过暗示,牧雨秋、芮芸回归双江前,以徐靖遥马首是瞻,因而由徐靖遥领衔列右侧主宾之后。
  基本形成左侧是官场领导干部们,右侧是商界富豪的座次。这样的综合实力,倘若有好事者将照片泄露出去,别说双江震动,就是京都高层见了都深以为忧。
  方晟深知今晚聚会的敏感性,连大丁小丁都没带,包厢外三道防线全是严华杰的心腹特警把守,服务员传菜只到第一道防线,接下来由特警完成,酒店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包厢。
  为何明知敏感,还要克服种种困难举行今晚聚会?
  转眼十年了,如果连同三滩镇那段经历就是十二年,方晟需要有这样阶段性总结和回顾,更需要以这种仪式感的方式给正经班底打气鼓劲!
  不同于拉帮结派的小团体、秘密组织,实质上这是个松散的联盟。从官场方面,无论草根出身的朱正阳、严华杰等黄海系,还是后加盟的徐璃、爱妮娅以及隐藏得很深的樊红雨等,都有真正为民做实事的诚意,可以说是共同的正治追求和正治品质使他们聚到一起。
  从商界方面,清清白白赚钱是从牧雨秋到卓伟宏这班人的道德底线,跟在方晟后面做事,他们享受的是赚钱的过程,以及大捭大阖、驰骋商场的痛快,在赚钱的过程中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其实跟赚多赚少无关。
  跟随方晟这些年,所有人都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即便从基层角度看,方晟前进的步伐已不可阻挡,假以时日必定有令人瞩目的成就!

  另一方面,方晟与他们相处过程中,始终以诚相待、以礼相待,从未有过居高临下的派头,或颐气指使的态度,总是委婉地征求意见,娓娓分析利弊,不会出现那种“我为你好,所以你必须怎样”的霸道。
  所以跟随方晟做事,既安心又舒服,感觉到受人尊重下的井井有条。
  酒已斟满,所有人目光都聚到方晟脸上。
  方晟举起酒杯,道:“今晚是饯行酒,为庚明、肖翔、芮芸、雨容送行!都说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前提是要有宴席,对吧?相比十二年前我到正阳那边报道后那顿酒宴,今天增加了很多人,所以离别总是暂时的,我相信再隔十年——或许五年,大伙儿会再度聚首,而且还有更多朋友加入!干杯!”

  大家都干掉第一杯,朱正阳笑道:
  “说起十二年前,有桩谜咱弟兄们始终捂在心里,今天难得都在,方哥不妨当众解密,行不?”
  “解什么密?”方晟不解地问。
  严华杰接着说:“当年公务员招录面试方哥笔试成绩第四,但面试前被白……白警官来了个背摔,又拘到公丨安丨局审问四个多小时,导致面试最后一名。本来录取名单已经出来了,没有方哥,为什么半小时后仲云峰突然下令销毁名单,重新召开党组会,硬把方哥加了进去?”
  朱正阳补充道:“记得销毁命令发出前,仲云峰把我叫到办公室询问方哥考试情况,潇南理工学生面试再不济也不会最后一名啊,当然我就奇怪,要说关心,出名单前干什么去了,非要拖到木已成舟。方哥?”
  方晟转动酒杯,感慨地说:“正阳、华杰翻出那段历史,想起来真是历历在目,不禁唏嘘时光荏苒、年轻不再啊,这样吧,大伙儿再喝一杯,听我慢慢道来。”
  “没说的!”
  朱正阳带头喝掉第二杯。
  方晟道:“那次公务员考试本来不想考,这一点正阳知道,名额早就内定了。后来人事局发通知要求大学生村官必须报名,所以抱着县城一日游的心态玩玩,谁知碰上那桩糟心事……”
  “也不算糟心,你跟白警官不打不相识啊。”严华杰笑道。
  这话也只有朱正阳、严华杰两人说,程庚明、楚中林、肖翔等都稍稍远了些,更不用说后期加入的徐靖遥等人。
  “华杰说得不错,祸兮福之所倚嘛,”方晟点头同意,“调查结束后我没说什么,正阳倒是抱怨了几句,说我在黄海最远的方塘村当村官,这次考试是难得的机会等等,白翎被说得过意不去……”
  朱正阳大笑道:“本来就是她太鲁莽嘛,没凭没据把方哥摔那么惨。”
  “白翎想来想去,托人找到人事厅徐副厅长;与此同时呢,我面试后灰溜溜地到赵尧尧那边取包袱,见我鼻青脸肿的落魄样大吃一惊,她问了几句——本来她没打算帮我打招呼,但我那付可怜样实在……”
  “心疼!”范晓灵笑吟吟接道。
  “算是心疼吧,所以也托人找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华,两下一凑,仲云峰压力很大,不得不把我的名字加进去了,”方晟叹息道,“人啊,再有真材实学还得靠运气。反过来想想,如果白翎不来那一出,即使面试成绩名列前茅,最终结果还要被挤掉吧?”
  “白警官是方哥的福星。”肖翔凑趣道。
  楚中林道:“应该说黄海是方哥的福地。”
  朱正阳拍案喝道:“来,黄海弟兄们敬方哥一壶!”
  今晚方晟已做好一醉方休的准备,也不推辞,笑道:“好嘛,这就搞上了?行,喝就喝!”
  朱正阳、严华杰、程庚明、肖翔、楚中林、齐志建等人特意下座将方晟围在中间,七个酒壶“叮”碰在一起,心领神会笑笑,仰头喝掉!

  当年七个年轻人喝酒时,严华杰只是派出所小干警,其他都是办事员。十二年过去了,在方晟的推动下均成为手握重权的厅处级干部,真是奇迹般的发生!
  一壶酒下肚,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席间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日期:2019-01-10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