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84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映入眼帘的,赫然就是那座几乎垂直光洁的宛如华山一般绝壁山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山峰就在眼前一般。
  光是那座巍峨高耸的山峰就几乎占据了整个画作的一大半,宛如那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雄壮威猛,无以伦比。
  让人乍见他的第一眼就生出了强烈的畏惧之心。
  在那几乎垂直的山峰之上各种杂树茂密生长,生机勃勃。
  山峰旁边有一座小小的山峰侧立挺着,在那小山的山脚下,一条大河奔腾而下,水流湍急仿佛都能听得见那凶猛的河水之声。
  河边之上又全是那纵横交错的巨石,中间有一条小小窄窄的小桥摇摇欲坠。
  而就在那小桥上面,却是正正的站着四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背着瑶琴的小童。
  小童的神色有些怪异,似乎对那汹涌的河水有些畏惧踌躇不绝,第二个一个走卒壮汉似乎在催促小童快走。
  第三个身着长袍纶巾,侧着脑袋似乎在望着那直插天外的绝壁山峰。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老农打扮的男子,正指着小山峰上的一处地方。
  顺着那老农的手指往上望过去,在那密密麻麻的丛林之中,小山峰山腰之间隐隐露出一处小小茅屋的一角。
  四个人的表情各自不同,却是把各自的神态刻画得惟妙惟肖。
  山峰、侧峰、小桥、行人、山林勾勒出一幅访友图的全貌,简单而又简洁,却是叫人看了一眼就毕生难忘。
  “雨点皴!!!”
  金锋嘴里冒出凄厉的这句话出来,眼睛几乎都杵在了这幅巨画的侧峰上的密林之中。

  眼睛中的精芒透射出来几乎就要刺穿这一幅薄薄黑黑的古画。
  这是佳士得为了这一次魔都预热拍卖拿出来的一幅北宋名画。
  纸张早已经过了无数位宗师们的鉴定确认为北宋的绢本材质无疑。
  笔法用的是雨点皴!

  以长点形的短促笔触,常用中锋稍间以侧锋画出。这种笔法最能表现山石的苍劲厚重。
  这种笔法在行话中也叫抢笔。如雨点小粒,下笔飞舞如雨点,聚点成皴,宛如聚沙成山,后人因其形似故名。
  这是北宋三大家之一的范宽的成名笔法,后世无数人包括黄宾虹、徐悲鸿、董其昌、龚贤、石涛等等名家都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但也就是这幅宋画让佳士得的众多鉴定家们犯了难。
  无论从立意还是布局或者气势上,这幅《翠山访友图》都跟范宽的另一幅盖世名画《溪山行旅图》有五六分的相似,笔锋笔法与范宽的另外几幅《关山雪渡图》、《雪景寒林图》、《临流独坐图》都有相似的地方。
  其中的这幅《翠山访友图》的云气云气与沟边的巨石完全几乎一致。
  但疑点就是在那画中的四个人身上。
  第一个疑点,范宽最擅长山水巨石云气描绘,对于人物尤其是人物面部表情的细致描述并不擅长。
  这在很多画作中都能找得到共通点。
  第二个疑点,则是那老农的穿着上。
  一个乡间山野的老农脚下竟然穿着一双完全不符合当时规矩的官靴,这让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第三个疑点,那就是这幅画只有几个朝代名人的题跋和落款,但根据考证过后,又未见着这些名人的记录中有过这幅画的记录。
  这幅画争议非常的大,佳士得为此还聘请了很多顶级大师来一起做鉴定,也是各有争执。
  最后的结果,那就是把这幅画定为疑似范宽的画作。
  这样的结果是最安全的。
  也是保住佳士得名声的最好的法子。
  毕竟这是佳士得重振信誉的三大战役,如果再搞出个赝品事件出来,那佳士得的名声也就完了。
  后续还想再收拾金锋,那真的是太难找到机会。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另外一件疑似真品宣德炉的炉子也被鉴定专家团们打上了存疑的标签。

  原本这个宣德炉跟疑似范宽的画作,白星辰的主子们是不准备拿出来拍卖的,后来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又改了主意。
  白星辰最知道其中的原因,之所以上这两件东西,那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富豪们来参拍。
  说白了这两件东西就是个噱头。
  要是有人买了去,那打了存疑的标签也不会落下把柄。

  要是没人买,噱头却是赚到了。
  不得不说,白星辰的主子们打的一手的好算盘。
  事实也确实如此。
  光是这两件存疑的东西就让全世界的富豪们为之趋之如骛。
  在拍卖这两件东西的时候,宣德炉从五十万拍到了七百万,而《翠山访友图》则从一百万开槌到落槌,整整涨了二十一倍。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金锋在足足看了这幅画侧峰一分多钟之后突然笑出声来。那笑声中充满了开心,充满了激动,充满了喜悦……
  那笑声之大,径自如洪钟高音喇叭一般远远的传了开去。
  那笑声笑得白星辰头皮发麻,浑身发冷,不住的哆嗦着。
  “这,这是……真迹?”
  就算是傻子白痴摸着屁股都能猜得到金锋这是捡到了绝世大漏了!

  白星辰的心冻成了冰块,呆呆木木小声翼翼的询问着金锋。
  金锋咧嘴笑着,不住的摇头,又不住的点头。
  “对!”
  “是真迹!”
  “范宽又一幅传世真迹!”
  听到金锋的肯定回答,白星辰只感觉自己的气力全部被抽空,差一点就软倒在地上。
  “您,怎么知道……真……”
  面对几乎就要晕倒的白星辰有气无力蚊子一般小声的询问,金锋桀桀桀的笑着:“你们家的狗腿子袁延涛看过这画没有?”

  白星辰如一个听话的机器人机械般的点点头:“就是他看了之后才决定上拍的。”
  金锋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连他这个天工也被打眼了。也怪不得你们这群废柴。”
  说着,金锋冲着白星辰勾勾手指。
  白星辰挪动着千斤重的双腿走到金锋跟前,顺着金锋的手指望了下去。
  一眼,两眼,三眼……
  白星辰满脸懵逼,就只看着那侧峰中密密麻麻的树林树叶发呆。
  金锋哈哈笑着,捏着白星辰的手牵引到那隐匿在密林一角的那间茅屋中。

  白星辰定眼死死的细看。
  一眼三眼,五眼……
  直直的看了十几秒的时间,白星辰眼睛都滴出眼泪来却是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白星辰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去揉自己的眼睛。
  也就是这一刹那间,白星辰突然有了最恐怖的发现。
  瞬息之间,白星辰如见鬼魅一般伸出长颈鹿一般的脖子直直死死的盯着那处地方。
  在那茅屋上的干茅草上面,赫然隐藏着两个楷书字。
  “范……”
  日期:2019-01-10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