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3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佝偻着背的老人站了出来,他指着马文生道:“马书记,我今天来,其实不是为我自己,是为了这个倒下去的轴承厂。这个厂,在八几年的时候红火啊,工人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两千多人。一个厂,解决了城关镇大部分市民的就业问题。还有,上缴的利润,养活了多少干部?可他说倒下去就倒下去了,我怎么也不相信啊。是的,我退了休,也拿到了退休工资。算是幸运的了,但比我迟三年迟四年进厂的工人呢?他们一夜之间没了饭碗,政府让他们自食其力,还让他们缴社保啊。这话说得轻巧。年纪一大把,除了在厂里干活,什么也不会做。到哪里才能自食其力呢?马书记,你年轻,估计对我们这里的情况不了解。我们厂,现在的面积少说也有上百亩,以50万的价格这样卖给了人家。人家又转过来以三千万的价钱卖给了县政府。你倒是说说,这个赔本的生意,是人能做出来的吗?”

  马文生上前一把握住了老人的手,动情地说道:“老人家,您说得对。这样的事,就是您不说,我也觉得不对劲啊。但是,不管是吃饭,还是做事,都要一点点地来。我刚来才十天时间,总得让我摸清了头绪,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对不?我说,我保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大家现在着急的,是吃饭问题。这事一直放在我的心里。我马上安排,先让大家解决吃饭问题。工资,最迟三天,我们就会发放。”

  马文生一番话,说得众人自发地鼓起掌来。可这掌声稀稀落落,跟着就有人在后面嚷道:“别信他的。当官的都一样,当面画饼,背后开溜。过了今天,他明天就会变卦。”
  刘平注意到喊话的是一个小青年,当即留了心。
  但是在场的人都被这声嚷嚷说得心里忐忑,又怕县里对轴承厂的事拖而不决,于是再不肯走。
  马文生也暗暗焦急起来。他如何才能证明他说到做到呢?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继续大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听我马文生一句劝,现在时间不早了,大伙儿早点散了,回家吃饭。我马文生今天就是当着众人立了军令状了。最多20天,没有给大伙儿答复,我自己退出津县。”
  马文生这话说得狠了,众人听到当官的讲话次数不少,可听到这样掷地有声的话从来都没有过。

  正在将信将疑间,又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朗声喊道:“各位,相信马书记的话,保证不错。我亲眼看到马书记晚上和我们在同一个快餐店吃饭。他还自己掏钱付了账。这样的干部,大伙儿不信,还能信谁呢?”
  马文生看清了他的面目,正是那晚在小酒店喝醉了哇哇大哭的年轻人。
  他暗暗点了点头,问清了这人叫赵长喜,是轴承厂的一车间主任。马文生便又喊道:“各位父老乡亲,从今天起,赵长喜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问问轴承厂这边的工作进度,以后他就是我和各位乡亲们的联络员,大家相不相信他?”
  “相信,”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喊声。这赵长喜原来上班的时候就是个刺儿头,但他喜欢打抱不平,虽然不为领导所喜欢,却是职工们人人爱戴的小伙子。如今有他替大伙儿出头,人们还有什么不信的,便一一散去。
  马文生嘱咐楚江声,记下了赵长喜的通讯方式,又让楚江声把联系电话告诉了赵长喜。
  等赵长喜走了,马文生这才长松一口气。是时候解决发展问题了。马文生想道。他看着不远处的伍长华,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刘平悄悄地带着两名丨警丨察,将那个在背后乱叫乱嚷地逮住,直接带回到了县公丨安丨局,开始审讯。
  这边的领导干部们,见人群都散了,他们也各自离去。
  马文生让周才能和楚江声各自休息,他则准备回到迎宾宾馆,随便叫点东西填填肚子,忽然手机滴的一声来了条信息。马文生急忙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文生,你太性急了。怎么能明确地说是20天解决问题呢?”
  马文生好不激动,因为这条短信是陈景蕊发来的。

  他赶紧拨了个电话过去,问道:“你在哪里?”
  陈景蕊幽幽地答道:“我不回去了,打算晚上住在迎宾宾馆。怎么,你有吃饭的地方?”
  马文生笑道:“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常务副县长,连饭局都找不到,还能在这个县里呆下去吗?我叫张志良过来安排一下。”
  陈景蕊连声说道:“千万别。你要是想见我,就别叫其他人了。”
  “那就没饭吃,”马文生答道。

  陈景蕊沉默许久,这才低声说道:“没饭吃也不要紧。”
  马文生小心地试探了一下,答道:“没饭吃就没力气啊。”
  陈景蕊啐了一口,跟着挂断了手机。
  马文生一愣,接着再打过去,陈景蕊已关机了。

  难道她真的生气了?马文生皱着眉想道。
  门被叩响时,马文生还陷在霓虹语词汇里。他察觉到有人敲门,便谛听了一会儿,等确定了,便走过去拉开了门。陈景蕊正站在门边,手里握着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了。
  马文生向她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她便微微一笑着走了进来。看到垃圾桶里的方便面盒,她摇摇头,责怪道:“你晚上就吃这个?把胃吃坏了。我房间里有饺子,你过去吃吧。”
  她说着,自己却没走,而是坐到了小桌边上,翻起马文生看的一本霓虹语书,然后熟练地说了几句,把马文生喜得抓耳挠腮,“原来你会?快,教我。”
  陈景蕊将身上的紫色风衣裹紧了些,身体后仰着躺进椅子里,用着黑亮的眸子看着马文生,轻声说道:“教你不难,关键是你得去把饺子给吃了。我还煨在保温桶里了呢。”
  马文生向她走近了几步,答道:“不吃了,反正我也吃饱了。”他伸手搭在陈景蕊的肩膀上,手掌轻抚着她的面颊。
  陈景蕊将手反搭在他的手背上,这样马文生的手便更贴紧了她的脸,俩人温存着,心里都有了异样的温暖。这一刻,时间仿佛倒流,回到了当初在大朗的时光。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在马文生的心里激起涟漪;而他的微笑,他的勤奋上进,又何尝不让陈景蕊牵心。“你想让我怎么教你?”陈景蕊问道。
  马文生凑到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她顿时红了脸。

  “文生,你变得,变得让我快认不出来了,”陈景蕊深吸了一口气。马文生是她钟爱的男人。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开始躲避他,不想让他陷入**的泥淖中被对手抓住了机会。但她理智如此,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期待和马文生相拥相偎呢。
  马文生也不说话,只把她抱在怀里,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你不是让我教你霓虹语吗?”陈景蕊想到了正事,便问道。
  马文生摇摇头道:“不用了。你刚才教的,我已经学会了。”
  陈景蕊这才明白所谓教霓虹语,到最后还是那层坏意思,她气恼不已,忍不住拍了一下马文生胸膛。
  “你还记得吗?我让你不要贪财不要贪色。我估计你只做到了一条,”陈景蕊说道。刚才的欢愉,让她再次感觉到了马文生的好。
  马文生看着她,没有回答。陈景蕊这话说中了他的要害,他自然不敢反驳。
  “玩弄女色,最终会是败笔。你虽然做得隐蔽,最终还是会被人发现。这事一旦有了开头,就很难结束。而且,做这事的,得是两个人吧?你不说,难保对方不说,”陈景蕊谆谆教诲道。此时她不再是马文生身边的常务副县长,而是马文生的引路人。
  马文生嗯了一声,默默地点了点头。不知不觉间,他拥有过的女人确实越来越多。对这些女人如何安排,他虽然不太担心,可也觉得对她们有所亏欠。
  “你和戚雨婷走出了实质的一步了吧?”陈景蕊忽然问道。

  马文生吃了一惊,他连连摇头说没有,心里却在说难道是戚雨婷无意中流露出什么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