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2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戚雨婷聊了一会儿之后,马文生注意到天色已经不早,便站起身来,向她说道:“晚上回去吗?”
  戚雨婷以为他还想要做那事,便低声说道:“文生,我,我必须得回去。因为在这边任职,我取消了婚礼,只和他打了一张结婚证。新婚不回家,会让他起疑心的。”
  马文生嗯了一声道:“回去的话,注意安全。手上的工作,要多和陆部长她们通气。”
  戚雨婷应着,说县委办还缺一位副主任,希望能及时地补上。
  “你要是有合适的人选,就先让他干着。观察一段时间再做任命也好,”马文生把任用政府办主任的权力交到了戚雨婷的手里。
  戚雨婷点了点头,她一直站在那里,准备离去时,忍不住抱了抱马文生,轻声说道:“那我走了?”
  马文生嗯了一声,俩人恋恋不舍地再见了。
  戚雨婷前脚走,不一会儿楚江声就走了进来,汇报说道:“马书记,王主任,王主任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马文生一愣,他知道楚江声说的是王明芳,便问道:“她人呢?”
  “已经下班了。但下午我看她有些精神恍惚,”楚江声紧张地答道。
  马文生听到这话,对心里的安排又有了考虑。原本他打算将曹文雪捉回来,交到市纪委手里审出个子丑寅卯来,好向全县人民有个交待。
  再根据王明芳的情况,让她上缴赃款到县纪委专户,安排她到县人大任个副主任。
  但连续几天来,马文生始终发觉王明芳的精神状态不佳,现在楚江声都发现了异常,难保其他人没有同样的感觉。
  她究竟在担心什么呢?马文生始终不明白。他决定明天和王明芳谈一次话。这边他看了一眼楚江声,淡淡地问道:“今天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楚江声连忙答道:“马书记,教育局那边我今天跑了一趟,我提议让部分老同志退下来,改任虚职的调研员职务。那边根据这个情况,写了报告,让我带回来了。”
  马文生摊开报告一看,只见那短短的报告上写的,是推荐县教育局任县教育督察,享受正科级待遇。
  马文生看到这些,一阵苦笑。这年头,真是没有傻子啊。你只需要动动嘴,马上就有人明白你的意思。

  “你交给陆部长吧,就说我看过了,”马文生把报告退回到楚江声的手里。楚江声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楚江声领着周才能一道进来了。
  “马书记,向您报告一个情况,”周才能有些紧张。
  “你说吧,”马文生暗暗诧异。这周才能跟在他后面开车已经有段时间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表现。
  周才能汇报说,马文生住的那个县委大院别墅前,不知什么时候聚集了上百个工人,全部搬凳子坐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

  “他们是哪个企业的?现场有其他干部在吗?”马文生也不问这些工人是怎么进的县委大院。如今他们静坐在自己的门前,显然是向自己讨要说法了。
  “他们原来是轴承厂的下岗工人,说他们已经达到了拿退休工资的年龄,却一直没有拿到工资,实在活不下去了。陈副县长刚才来了电话,说她准备先过去看看。翟副县长刚才来了电话,说聂副书记和陆部长他们都在,还有财政局的王局长也去了,”楚江声答道。
  好。马文生心里暗喝一声。他站起身来,迅速地向门外走去,“我们一道去看看。”
  周才能却不走,他忧虑地看着马文生,说道:“马书记,伍副县长是第一个下班回家的领导,但没有工人起身拦他。”
  周才能的话说到这里,马文生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周才能显然是指伍长华极有可能指使了这次工人静坐,但他喝了一声道:“周才能,这话不是你能说的。走,我们一道去看看。”
  马文生脸色突变,把周才能吓了一跳。
  周才能发现马文生自从来到了津县,不再像城北工业园区时那样爽朗了,相反,他冷静之余甚至有些阴森。看来津县真的不是一个好地方,难怪农加国巴不得和马文生对调岗位呢。
  马文生到了县委大院后,众多的工人忽地全部站起身来了,举起早已准备好的横幅,齐声嚷道:“马书记,我们下岗了还要交社保,省吃俭用到了现在,好不容易到了退休年龄,却迟迟不发退休工资,我们也要吃饭,要吃饭啊,”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使得这个原本静静的县委大院忽然喧闹起来。

  高子树、戚雨婷、翟青锋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马文生的身上,他们也不知道马文生将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甚至他们根本就没希望马文生赶过来。在这一行人中,陈景蕊显得最为急切,她那黑亮的眸子里分明有了深深的担忧。
  她的神情,一丝不落的被马文生看在眼里。
  原来她前面的冷漠和矜持是装出来的。马文生心里快活极了。

  马文生一步一步地向人群中走去。这个时候正是傍晚时分,家家户户此时可能正忙着做晚饭呢。
  马文生看着人群中那一张张苍老的面孔,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阵发酸。他到津县来了也有一周多时间了,这段时间里,他想的最多的,是如何把局势如何牢牢地控制在手里。因为他深深懂得,没有立足之地,就不可能有机会替百姓做事。
  农加国就是摆在他眼前最好的例子。
  但这些人呢?他们中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年长的,估计已经有七十出头了,年少的,少说也有六十多岁。
  当初他们为自己所在的企业奉献了最好的青年年华,而如今,等待他们的却是工作没了,饭碗丢了。他们肯定有待哺的孩子,有需要赡养的老人,甚至还有病痛,这些,都是需要钱来解决的。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一笔一笔地缴纳着社保,如今,他们到了拿工资的这一天,他们却没有拿到钱。
  今天他马文生站在这里,有钱解决问题吗?

  没有钱,他如何能说服得了他们?
  马文生终于来到人群之前,忽然前方人群中一阵骚动,跟着有人喊道:“马书记,你要是抓我们,就不要过来了。要是过来,小心误伤了你。”
  马文生听得纳闷,回过头看去,只见楚江声和周才能一左一右地跟着他。他的后面,是陆艳梅、戚雨婷和陈景蕊他们,再后面,是翟青锋,就连县人大主任贾全才也来了。
  杜向阳不知什么时候也赶到了,刘平也带着几十名公丨安丨干警过来了。

  马文生朝身后摆了摆手,朗声说道:“各位请止步。既然今天工人老大叔大婶来到了这里,肯定是有话对我们说。我想听听他们的意见,大家也站在原地,一块儿听听吧。”
  听到马文生这话,众人迟疑着停下了脚步。
  刘平也让丨警丨察们站在原地待命,他自己则跟了过来,神情紧张地看着对面那些陆续站起身来的工人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