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2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戚海峰回答了一句话,让马文生听了心头一紧。
  “马书记,我们掌握到的情况显示,她去了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而且可能向内地的一个帮派交了保护费。”
  马文生想了想,又让戚海峰他们注意安全。
  周才能从迎宾宾馆回来,这才和马文生一道出去吃了顿饭。
  因为马文生刚到县城赴任,他们就餐的地点又是街头小饭店。

  里面的食客一边吃饭一边聊天,骂的都是官员**,贪赃枉法的事。
  马文生听着听着,便注意到有人谈到了曹文雪。
  马文生前面夸,后面说的话却是任务。这任务说得模棱两可,要求却是极高,既要加大力量,还要出特色,除此之外还要多动脑子,这话说得。难道以前自己就是没脑子吗?杜向阳对马文生本来有些好感,那是马文生当初在长华大厦接受伍长华宴请时,杜向阳有意和马文生走近,如今看来,在杜向阳眼里,马文生只是表面谦和,内骨子里可能比王谨更加狠毒。
  杜向阳对马文生由敬到怕,其实连一个回合都没过。他在气势上,已经完全输了。

  等到傍晚时分,伍长华和县教育局长二人先后被市拘留所放了出来。两人经此一折腾,脸面全无,他们都是久经官场,知道这回是人惦上了。
  不用说,全县估计此刻都传开了。
  果然,伍长华先接到了市纪委的约谈电话,县教育局长不一会儿也接到了县纪委的约谈电话。俩人面如土色,连相互对望的心情都没有了。
  马文生这一晚并没有闲着。他还是和昨天一样,让周才能睡在县委大院里,而他则依然住在迎宾宾馆的一个小房间里。
  这里来了两个客人,都是他以前的同事,一个是腾龙镇的镇长王怀义,另一个则是城关镇的书记王津生。
  马文生让秘书楚江声弄了些花生米和一些酱猪肘蹄膀之类的东西,又拿来一瓶陈酿,弄了碗筷杯子,便坐在房间的小桌边喝了起来。

  楚江声很有眼色,他看到马文生没有叫他坐下来,便悄悄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这个小伙子不错,”王怀义夸道。
  他本想说和文生同志有得一比,可觉得这个时候和马文生说这样的话,岂不是太逾矩了?
  王怀义这么一想,心头一凛,自己可千万不能忘了马文生的身份。
  马文生看了看王怀义,微微笑道:“怀义老兄说话现在也懂得藏着掖着了。你虽然人不在县里,可对县里的情况知道得不少吧?”
  马文生已经知道县委常委武装部长王敬南是王怀义的堂叔。
  王怀义尴尬地笑了,向马文生举起酒杯道:“马书记,什么都躲不过您的法眼。”
  马文生摆了摆手,向王津生和王怀义说道:“我们之间,不用那么生分。没外人的时候,你们尽管可以叫我文生。是这样,你们既然来看我,我也有些话要交待交待。城关镇那边,津生老兄要注意提拔一些干部,要让人家知道是你提拔了他们。同样,怀义那边也要注意提拔一些干部,比如茆令江,比如曹四海,都可以提到副科级领导岗位上来。当然,你也要让人家明白是你提拔了他们。”
  王怀义和王怀义点了点头。他们都是久经官场了,对马文生的意思心领神会。马文生不管那么多,他只要管住下面的一二把手就行了。至于一二把手提拔的干部,肯定对一二把手感激万分,于是,整个乡镇事实上就处于马文生的控制之下。
  别说是一个乡镇,再往上推,一个市,一个省又何尝不是如此。上位的领导只要抓牢下面的一两个人,就等于掌握了全盘。
  “我们保证要把马书记,不,文生兄的意思落实下去,”两人先后答道。先叫马书记,想到马文生刚才提示过了,觉得不妥。要是直接叫文生,自然也是不妥。于是最后出来的,却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马文生笑了笑,也没再纠正什么,转而谈到了楚江声。“我身边的这个小伙子挺不错的,笔杆子勤,反应也快,以后好好打磨打磨,倒能做些事。”

  马文生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因为他用楚江声也不过短短数天,酒色财气这些东西,他还没有一一试过楚江声,话也不能说得太早了。
  马文生又和王怀义聊了聊腾龙那边的苗木花卉的事,要他那边拿出大的手笔来,既要拓宽本地栽种面积,又要拓宽市场。
  “城关镇这边也要加大动作,下一步,我想要做一个乡镇一个特色,腾龙那边算是有特色了,还有城关镇这边,也要加强,要走在全县的前面,”马文生叮嘱道。
  俩人一一应着,默默地把马文生的话记在心里。一瓶酒也不过喝了数杯,王津生和王怀义便向马文生道别。
  马文生起身送了出门,又让门口的楚江声把二人送了出去。他看着街上的夜色,拿出手机正想叫楚江声回去休息,却看到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
  马文生翻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马书记,我昨天下午没上班,被纪委查了,说要通报批评。现在在纪委批评之前,请您给个机会,让我来接受您的批评,”落款是金明亮。
  马文生想到金明亮的嘴脸,本想大下杀手,却又忍住了,只是回了个短信道:“批评也就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吧。下一步再看。”

  就在这一瞬间,马文生决定将金明亮调到教育局任局长,免去现在的教育局长职务。
  楚江声送走两人回来后,马文生让他明天去一趟教育局。“有个别老同志,虽然也是被批评的对象,但还是要照顾一下情绪嘛,让他主动点退下来吧。”
  马文生说得含蓄,楚江声却听得清楚。这是马文生要给局长留颜面了。
  马书记肯定是要将教育局长挪位置出来,让给某个人。揪出人家的小辫子,让人家主动退出,这一招高得不能再高了。
  这个官场里面,学问太深了。
  伍长华被市纪委副书记约谈后,又根据市纪委意见,第二天一早,主动来到马文生的办公室,向马文生汇报昨天的去处。
  伍长华那个气啊。他是又气又悔,当初在长华大厦宴请杜向阳和金明亮他们,只差一步,就把马文生给放倒了。
  如果那个时候就掌握了马文生的把柄,又何至于有今天呢。
  这个金明亮啊,还有这个杜向阳啊,真是有妇人之仁。有妇人之仁的人,又怎么能做大事呢。
  这一次自己无法善了,金明亮和杜向阳最后呢,估计也是马文生的刀下之鬼。

  伍长华想着,腆着老脸敲响了马文生的办公室门。
  伍长华走进马文生的办公室,一张脸早已涨成了猪肝色。他头都不好意思抬,马文生却是很客气地请他坐了下来,又让楚江声给伍长华泡了茶,这才吩咐楚江声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