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2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叔夜也是一个大块头,他哈哈笑道:“我说马主任,不,我是不是得改口了?我不请自来,还请恕罪啊。”
  戚海峰在一旁插话道:“两位领导,你们说得文雅,我们的肚子可是要闹革命了。”跟着戚海峰一介绍,马文生这才知道肖叔夜原来也是兵营里出身。
  几个人落了座,周才能便开始倒酒。
  肖叔夜酒量奇大,见到马文生文弱,便有些轻敌,说道:“这样,我喝一杯,马主任喝半杯吧。”
  戚海峰正要说话,马文生摆了摆手道:“能请到肖大局,我舍命陪君子。今晚是不醉无归了。”虽然马文生一直不爱喝酒,可是他这一次不能不喝。
  “不醉无归?好,我就爱听这话。来,小周对吧,先上四瓶,”肖叔夜顿时拉开架势,准备开喝了。
  马文生酒量不济,可他有一副好身板。喝了一斤白酒之后,脸色微红,话话却依然吐字清晰,“肖大局,这一次我可要向你借兵呢。”
  肖叔夜潇洒地挥手道:“你马老弟要借人,我自然一百个答应。我们一人一瓶,算是热身。现在第二轮,算是我为你壮行。津县,水不浅啊。”

  肖叔夜也有他的信息来源渠道,他已经知道马文生即将就任津县县委书记。
  傍晚时分,肖叔夜接到池薇秘书小贾的电话,他便估计着马文生要借的兵,十有**便是戚海峰。
  于是给戚海峰打了个电话,恰好遇到了马文生请客,他更加坚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于是不请自来了。
  马文生说是对津县赴任已有准备,但这个世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既有表面的,还有内底的。在把握不准的情况下,马文生自然招招慎重。
  他再也不像初到工业园区的莽撞,而是步步为营,稳打稳扎。一个地方想要发展,必须是风清气正之所。如果听任各种关系旁根错结,势必带来潜规则显规则横行。

  戚海峰的好处在于,有一个戚雨婷,只要他们俩能通力合作,马文生则完全可以在津县打开局面。
  这就是马文生的设想。
  李向阳宣读了任免文件,又谈了对津县领导干部的成绩肯定,便把话筒交到了池薇的手里。
  池薇做了即兴讲话,无外乎是要求津县干部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把经济发展起来。
  “马文生同志是个搞经济的好手,这一点,是我们全市人民都共知的,相信马文生同志到了津县,会很快解决县里的贫困面貌,带领全县人民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池薇很有感染力地说道。

  散会后,池薇等人并没有留下来吃午饭。她握着马文生的手,再次叮嘱,“要是动干部,一定要给我先来电话汇报。”
  马文生用力地点了点头。否则干部,就是否定上级决策。这一点,马文生现在已经掂量得很清楚了。
  王明芳让会务人员给参会的同志发了迎宾宾馆的就餐券,跟着就来到马文生身边,问道:“马书记,中午你过去敬酒吗?”
  马文生嗯了一声,朗声向班子成员说道:“大伙儿都去一下吧。”
  马文生却没有急着走,他来到自己曾先后多次去过的农加国办公室,跟着就坐在了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
  王明芳不一会儿便走了进来,她注视着他,许久才问道:“文生,不,马书记,我,我要不要先交待?”
  马文生吃了一惊,诧异地看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王明芳的泪扑扑的落了下来,“马书记,要是别人过来接农加国,我还有一丝奢望,能侥幸找到一条活路。可现在,是你来了。”
  马文生杀伐果断,别人未必清楚,她王明芳和马文生在一起可是共过事的。

  当初马文生还是一个代镇长,就能在党政联席会上向副镇长拍桌子骂娘,如今他做了县委书记,他还不是更加的铁腕吗?
  王明芳当然想过她和马文生之间的亲密关系,可这种关系,一旦成了对方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很难起上多少作用。
  当初马文生被苗圣国和曹文雪联手,打压到那种程度,她也没有出手相助,反而处处责难于马文生,如今,她还能有什么过多的奢望吗?
  马文生看了她一眼,答道:“你不要想得太多了。有很多事,不会是你想像的那样糟。”他不说她没事,只是还没有那么糟,那话的用意已经很明确了。
  王明芳听着马文生的意思就是和她划清界限的想法,更是心伤不已。但她慢慢地恢复过来,便用纸巾擦干了眼泪,笑道:“马书记,让您见笑了。您怎么安排,我怎么做就成。”
  她这个您字一出口,马文生跟着也明白了,她也死了对自己的心。当初在温泉浴内,在腾龙镇的别墅房里,激情燃烧的日子已是一去不复返了。
  下午马文生便召开了县委常委会,他既是县委书记,又要抓经济,很明显党政工作一把抓。
  首先马文生明确各个部门的工作要及时抓起来,不能出现惰政和怠政现象,县纪委要派出四到五个暗访组,针对科局机关和乡镇干部工作作风进行暗访。

  县委宣传部门要组织县电视台和县报社,随同暗访组跟踪报道,发现了工作态度消极,工作不作为甚至利用工作便利吃拿卡要的,发现一起处理一起。是领导的就地免职,是办事人员的,立即待岗处理。县委办要根据这个意见,立即行文下发。
  县政府那边的工作,由常务副县长陈景蕊着手分工,要盘清家底,做好支出,开源节流。“利用产业集中区的前期效应,招商引资,广开财路。当然,县政府那边工作,由苗县长坐镇,我就放心多了。”
  苗圣国朝着马文生拱了拱手,嘴上说道:“马书记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做好本份工作,本来就是我份内的事。”
  苗圣国从他的侄子涉嫌非法集资,再加上曹文雪出逃,这段时间顿时苍老了十多岁,他哪里还有和马文生过招的雄心啊。

  苗圣国最大的愿望,就是马文生不要赶尽杀绝才好。
  与会的常委们听到马文生这些意见中并没有涉及到曹文雪出逃的事,暗暗诧异。他们也有和曹文雪牵扯较多的,自然庆幸,以为马文生毕竟年轻,他的手段还没有狠到这种程度。
  傍晚县政府常务会议召开时,马文生也出席了,他认真地观察了出席的人员。马文生主要观察的是伍长华。
  现在正值津县多事之秋,马文生极其需要能做事,并能把事做好的干部。

  伍长华是个企业家,在津县算是牛人一个。他原先跟在王谦后面,亦步亦趋,后来又紧跟农加国,当上了副县长后,他在工作上面并没有什么建树,倒是自己的企业不断扩张了。
  马文生先让分管副县长汇报归口的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