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6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月十四日,我们在香港深水涉荔枝角道遇到伏击,五个杀手用自动武器向我们开火,那场遭遇战死了六个人,伤了三个,我腰部中枪,是刘子光帮我取出的子丨弹丨。”
  说着,上官谨又从脖子上取下一串项链,链子上悬着一枚子丨弹丨头,子丨弹丨头呈蘑菇状,明显是射击过的。
  胡蓉心中一震,虽然对方说的轻描淡写,但身为刑警的她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激烈场面,而上官谨还保留着这枚子丨弹丨头,亦说明当时情况之严峻,伤势之严重。
  上官谨收起了项链,淡淡一笑:“或许你会奇怪,刘子光不是绑架了我么,又怎么会救我,这里面有很多涉及机密的事情,恕我不能直言,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刘子光和我,都是为国家在战斗,在牺牲,虽然他现在身陷囹圄,依然是我的战友,我有义务,有责任为他昭雪。”
  胡蓉虽然脸上依旧保持着严肃的表情,但是心里已经被说服了,不过嘴上还在强硬:“陈汝宁案是你接手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上官谨摇摇头:“我一点也不清楚,我又不是刑警,具体工作都是省厅的人在做,我掌握的情报不会比你多,你的担心我很理解,不过你要知道,假如我真的想害刘子光的话,有的是光明正大的办法,通过省厅市局,通过组织,甚至通过你父亲向你施压,但是我没有那么做,足以证明,我现在只代表我自己。”

  胡蓉终于点了点头,刑警的直觉让她感到,眼前这个女人确实是盟友。
  “这个案子我查了很久,几乎是滴水不漏,完全查不到凶手是谁。”胡蓉道。
  上官谨眉头一展:“滴水不漏就是马脚,只有内部人经过长期筹划,才能做到滴水不漏,这个案子绝不是刘子光做的,我很了解他的作风,粗暴简单,绝不会去想什么后果。”
  胡蓉苦笑一声,又多了一个自以为了解刘子光的女人啊。她侃侃而谈道:“可以这么说,所以我把重点放在了玄武集团内部人员,虽然没有找到凶手,但却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比如玄武集团的资金链早已断裂,还有陈汝宁向各大银行领导行贿的事实,玄武集团外表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内里早就千疮百孔了。”

  “这么说,是和陈汝宁有经济利害关系的人下的手?”上官谨的脑子很快。
  “我查了集团股东,他们之间的矛盾似乎还未恶化到要买凶杀人的地步,陈玄武和父亲的关系也算和睦,麦抗美和丈夫之间,也没有大的冲突。”
  “有没有从陈汝宁周围的工作人员方面入手?”
  “陈汝宁平素最崇拜杜月笙,对身边的人很照顾,保镖、厨师、司机、清洁工都受过他的恩,他对助理穆连恒更是视若己出,大力培养……”
  “等等,你说穆连恒”上官处长打断了胡蓉的话,沉思一会道:“我记得这个人,他的眼神总让我想到一种冷血动物,蛇。”
  刘子光被抬上担架的时候,神智是清楚的,电击器他顶在他腰眼上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劈手夺过,电翻那个家伙,但是他没有那样做,以匹夫之勇对抗国家机器是不明智的做法,在种种顾虑下,他唯有束手被擒。
  脖子上那一针,他更没当回事,哪怕是眼镜王蛇的毒液也无所谓,更何况只是失能剂而已。
  担架抬进了一间屋子,两个穿西装领子上佩戴小型证章的干练男子把刘子光从担架上扶下来,放在一张椅子上,拍拍他的面颊,刚才那个给他打针的男子拉了张椅子坐在对面,注视着刘子光的眼睛,伸出一只手指晃了晃。
  “这是几?”
  “***。”刘子光眼神恍惚,心智倒还清醒。
  男子和煦的笑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纪元,工作单位保密,现在你的案子由我负责,抽烟么?”
  说着拿出一包香烟来,慢条斯理的打开,抽出一支递到刘子光面前,刘子光伸手去拿,却拿了个空。
  徐纪元笑了:“刚才给你注射的是实验室专门为你调配的抑制肾上腺素分泌,麻痹神经官能系统的药物,很管用,是吧,就是一头蛮牛,我都能让他变成听话的小羊羔,哦,刚才给你使用的剂量可能大了点,现在你看东西有些幻影,那是正常的。”
  他自顾自的叼上烟抽了一口,说:“你是不是觉得胳膊很酸,抬不起来,头晕恶心犯困,那都是正常反应,你也不要生气,这样做是为你好。”
  刘子光哼了一声,不说话。
  “好了,我们现在就算认识了,你该休息了。”徐纪元一摆手,两个手下上前将刘子光拖走,拉到军分区的公共浴池,脱掉了他身上所有的衣服,用高压水龙头狂喷了十分钟,刘子光用来掩饰身份的头套被冲掉了,蜷缩在浴池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冲完之后,工作人员拿来一套纯棉囚服给刘子光套上,又搞了一副十八斤重的死囚铁镣戴在他的脚脖子上,这种脚镣是纯钢打造,用铆钉铆死,大锤砸上,根本没有钥匙,开镣的时候只能用钢锯,起码半小时才能打开。
  手腕再戴上一副手铐,还有一个无线电追踪器,如果试图取下就会报警,做好这些准备工作,刘子光终于被押了出来。

  军分区办公室里,徐纪元和市局局长韩寺清面对面坐着,双方签了一份移交文件,签完之后两人亲切握手。
  “感谢军方,帮我们抓住这个罪大恶极的通缉犯。”韩局长热情洋溢的说道。
  “军警一家亲,这个人本来就是我们军队系统中的害群之马,在领导的周密部署和直接领导下,我们特勤小组将其逮捕并且移交当地警方,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徐纪元说话滴水不漏。
  “该犯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还要依靠军方的同志大力支援啊。”韩局长说。
  “责无旁贷。”徐纪元用力摇了摇韩局长的手。
  刘子光被押了出来,脚上是一双廉价的塑料人字拖,身上是竖条纹的囚服,走起路来缓慢无比,铁镣在地上拖动着,为了防磨,他的脚踝位置还贴了一圈胶布,看起来很是颓唐。
  警方动用了一辆装甲车来接这位要犯,前后是五辆黑色的悍马,车门上用白油漆刷着特警和swat的字样,手持自动步枪的特警带着墨镜虎视眈眈。
  刘子光被两个战士架上了警车,徐纪元也上了一辆奔驰,车队开出军分区大院,道路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戴白头盔的纠察和交警一起维持交通,荷枪实弹的士兵和武警肃立路边,所有社会车辆都乖乖的等在路上,连鸣笛都不敢。

  车队所经之处,全部路**通管制,尤其淮江大桥,更是两头都有警车封路,直接阻断交通,天上一架直升机轰隆隆飞过,江北警方今天全险出动,连交警支队的白衬衣们都上路执勤了,动静堪比省委书记视察。
  日期:2018-12-05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