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4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退而言之,分工是业已确定的事,你只有接受的份儿,哪能跟组织讨价还价?再说也不打听打听这两块工作谁负责?书记和市长亲自过问,轮到你插手吗?!
  本来方晟还想着尽可能拉拢张荣,以对抗嚣张无理的祝雨荣,这句话一出口,方晟就知道没辙儿。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样想着,脸上笑容更欢,温和地说:“张市长,招商引资是当前鄞峡重中之重的大事,市里成立领导小组,郁明书记挂帅亲自抓;国企改制则是省里点名要求试点,目前叶柳市长一心扑在上面。这样吧,明天起你多看看相关材料,有时间实地走走,等熟悉情况……再说,行不行?”
  听话听音,张荣已惦出两项工作的份量,知道自己唐突了,赔着笑道:“谨听方市长教诲,我长期在省厅工作,基层工作经验不足,今后还请不吝指教。”
  这话放在刚开始说效果多好,有时官场就是如此,不该说的硬说,会把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烂。
  市长办公会由耿大同主持,方晟、祝雨农、郑拓、华叶柳、张荣参加,蔡雨佳列席,曹副秘书长参会记录。
  方晟首先代表市正府领导班子对张荣的到来表示欢迎,同时宣读了几位副市长的分工。其实之前所有人早已知道,但由市长宣读,这就是正治威信。

  紧接着蔡雨佳通报了反腐倡廉工作组在鄞坪县复查、核查情况,重点是对原县委书记、现市正府秘书长诸葛诚的调查。
  根据工作组原成员何杏举报,结果前期部分干部群众反映,工作组认为诸葛诚具有利用宣扬气功并结合下药等卑劣手段**妇女嫌疑,以此为突破口,一方面筛选前期举报材料,找相关人员了解核实相关细节;另一方面对诸葛诚两处别墅进行突击搜查,搜到已撕掉部分标签的迷幻*、***等精神类药物。
  “目前包括何杏同志在内,已有四名证人提供完整证词并愿意出庭作证;迫于强大的政策攻势,诸葛诚承认曾有类似不轨行为;工作组认为,诸葛诚不仅生活作风严重腐化堕落,经济方面更存在严重贪腐问题,为便于调查取证,打破他在鄞坪的利益链和势力勾结的幻想,促使更多干部群众站出来举报,工作组建议对诸葛诚采取双规措施。”蔡雨佳汇报道。
  这番话严格意义讲应该在市常委会上汇报,但诸葛诚名义上是市正府秘书长,上会前有必要在市长办公会范围内做个通报。
  方晟借题发挥,重申了高速发展经济的新形势下,大赶快上若干项目,大把热线投资,握有实权的市正府各级部门包括领导要守住底线,不能被小恩小惠腐蚀拉拢,不能因小失大,天堂与地狱只有一线之差,诸葛诚就是典型例子!
  警告归警告,在位可都是久经沙场、刀枪不入的大神,谁把他的话当回事?诸葛诚被双规根本原因可不是贪,因为他贪十多年了都没事。要怪只能怪他色胆包天,居然打起了何杏的主意!
  何杏何许人也?帮方晟煮饭烧菜,然后获得正式教师编制,再借用到市委,你觉得“市长摸得我就摸不得”?对不起,摸不着还要惹一身躁!
  通报结束蔡雨佳先行退场,华叶柳通报国腾油化改制进展情况。

  经过七场工人代表座谈会和两场中层干部座谈会,集团上下对于改制有了正确认识,意味到国企改制是市场化的必经之路,早晚得改,晚改不如早改。在具体指标测算方面,已固化七类二十二项数据,预计近期可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当前急需解决的有三大难题,也是工作组与郜更跃为首的集团管理层争执不下的,若不达成一致会影响改制进程:
  一是产权界定问题。本着“谁投资谁拥有产权”的基本原则,工作组对集团名下没有国家投资记录的资产进行了登记,但归集到谁的名下?工作组认为属于集体资产,郜更跃认定是集资、职工福利基金投资所得,应该量化到职工名下。
  二是股权设置问题。工作组出于防范“内部人控制”理念,限制集团高层持有的股权份额,同时公开募集股份,广泛吸纳资金;郜更跃则坚持全员持股,高管层集中持股,保证原有班子对国腾油化的经营权。
  三是人员安置问题。买断工龄人员经济补偿费、企业负担的离退休人员福利费和医疗费、富余职工安置费三项费用,仍是工作组与集团高层争执不下的难点。按前期省正府颁布的经济补偿金标准,集团方面认为无法承受;按国家补贴标准实施,工人们反映达不到沿海地区最低生活保障水平。

  听完冗长的叙述,耿大同知趣地闭嘴不言。涉及国企改制的深层次操作,他知之甚少,与其露馅不如倾听。
  郑拓看出所谓工作组与集团高管分歧,说穿了就是方晟与郜更跃的较量,不愿淌这潭浑水,只喝茶不说话。
  祝雨农是抱定主意支持郜更跃,也清楚方晟知道这一点,不过无所谓,人总要有立场,象郑拓那样四面不靠的干部关键时刻没人帮着说话,这次调整分工就是典型例子。
  祝雨农干咳一声准备说话,不料张荣突然说:

  “国企改制,正府应该为主导,国腾油化积极配合;集团高管当然都从维护自身利益出发,舍不得放弃管理权和经营权,这恰恰是改制要排除的障碍!试想如果改制后还是这班领导,还是这班组织体系,还是这班工人,改制岂不成了换汤不换药?我觉得工作组必须更强势些,该坚持的半点都不能退让!”
  祝雨农大怒!
  怒的不是这番言论对与错,而是张荣不该抢在前面说话!
  市长办公会与市常委会一样,发言顺序按位次从大到小,来不得半点含糊,一旦破坏这潜规则,比当面骂人的性质还严重。
  “鄞峡有鄞峡的情况,建议张市长发言前先了解一下国腾油化在本地的基本情况,”祝雨农沉着脸说,“凡是都拿大帽子扣人,什么矛盾都成为要排除的障碍,还要设市县两级机构干嘛?干脆省委省正府直接指挥好了!”
  同为副厅级领导干部,祝雨农说的话份量够重了,换别人可能接不住要当场翻脸,然而张荣却稳如泰山,回击道:

  “当地特殊情况固然是市委市正府决策的因素之一,却不是决定因素,必须置于国家方针政策允许范围内,无论我对国腾油化了解与否,这个原则总没错。”
  祝雨农哪肯被个刚刚入局的副市长震住?当下反唇相讥,毫不相让。
  方晟、耿大同等人却都看清楚了,这个张荣压根就是官场里常见的“刺刺头”,软硬不吃,说的话煮不熟嚼不烂,难对付之极!
  吵到最后还是耿大同出言调解,关于国腾油化改制难点的争论无疾而终。华叶柳并不介意,本来这件事就是方晟主导,自己具体负责,拿到市长办公会只是例行通报,几位副市长的意见仅供参考而已。
  接下来还有六项议题,分别是祝雨农和郑拓负责的领域,按平时惯例主要是方晟问,具体主管副市长解答,耿大同附合两句,没太大分歧就算通过了。这里的潜规则是,祝雨农提出的议题,郑拓等副市长不会多嘴;同理郑拓发言时祝雨农等人也不会贸然反对,这叫井水不犯河水。
  日期:2019-01-09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