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2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着农加国和马文生并肩走出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高子树和王明芳等人。引人注目的,是农加国和马文生出来之后,在众人面前又握了握手。跟着农加国便要告辞。
  “急什么?吃了饭,也和这边的同志认识认识,”强根生淡淡地说道。
  农加国于是留了下来。这一晚大伙儿坐在一起吃饭,气氛很是热烈,除了农加国和马文生,其他人都是谈笑风生。
  蓝青青坐在马文生的身边,他们之间的关系,刚才已由马文生介绍了。他不想再把蓝青青放在黑市夫人的行列,这样对她也是不公平。前面有个王茵,已经足以让他伤脑筋了。
  众人便起着哄,要求马文生结婚的时候请喝喜酒。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这个事我管不了。什么时候办喜酒,这个要看我的岳父大人和我的父母的意见。到时候我一定通知大家。”
  王明芳看着马文生,又看了看蓝青青。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离自己原来真得很远。在一刹那之间,她差点想离开。

  其实,刚才开会时,她便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未来也许能够软着陆。但是马文生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也有一本账。
  他憎恶贪腐,以后他会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态度,她哪里能说得清呢。
  陆子强见到马文生把球踢到自己这边来了,便笑道:“婚姻大事,自然得等我和文生的父母商量之后再作打算。等确定婚期,他们自然要请大伙儿,这杯酒肯定让大伙儿喝定了。”
  蓝青青听到这话,心里甜蜜,便微微地向马文生那边靠了靠。
  这一靠,她其实已倚在马文生的胳膊上。
  马文生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桌上的众人。
  蓝青青立即明白过来。要亲热完全可以回去亲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这样做倒是有些失礼了。
  另外三个女人目睹这一情形,心思各一,倒心头微微泛起的醋意自是难免。
  赵青璇想着的是自己在农商行宿舍上了马文生的床;戚雨婷则想着她在香港的酒会上和马文生挽手敬酒,夫唱妇随的情形;王明芳则想到她和马文生在邻县泡温泉浴的那夜,马文生是何其的疯狂。
  马文生呢,他也心头矛盾着。这些女人都和他有过亲密的关系。未来他将如何割舍,也是一个头痛无比的难题。
  酒席其实最初被安排在市区,可因为陆子强和强根生的到来,临时又撤了,直接让工业园区食堂师傅安排了。

  马文生越发觉是这里有开发酒店和门面房的需要。但是要做的事太多,他一时半会儿哪里能安排得了呢?
  吃饭间,马文生已经让孙才旺和凤凰楼那边取得了联系,让他在那边安排四个房间。车都是津县派出来的,这些也用不着马文生操心。
  酒宴已毕,众人便各自散去。
  陆子强让马文生和蓝青青跟着自己,一路来到了凤凰楼。
  王明芳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她看着马文生的身影,死死地咬住了下唇。怎么办?她钻在车后,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马文生和蓝青青进了陆子强的房间。
  陆子强便让马文生打个电话给池薇,把自己来的消息汇报一下。
  “那李市长那边呢?”马文生问道,“我也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吧。”他小心翼翼地征求着陆子强的意见,完全没有因为陆子强即将成为他的岳父就改变了态度的模样。
  陆子强暗叹马文生这个年轻人比他想像得要精明,他缓缓点了点头。

  大朗这边的李明堂即将是市长,这一点陆子强自然清楚。
  想想自己走后,大朗这边完全没有他在位时的半点痕迹,陆子强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
  池薇很快就接听了电话,听到陆子强到了大朗,她愣了一下,问道:“说什么了吗?”
  马文生答道:“陆副省长的意思,他要明天亲口告诉你。”他也不说具体内容,反正今晚会议内容虽然被再三强调保密,但现在通讯发达,想要做到百分百的保密自然不可能。
  但内容由他说出来,却是他带头违规,马文生便采用了取巧的办法。
  池薇哦了一声,又问清了他现在还在陆子强的房间里,有些纳闷了。
  等她听到蓝青青在一旁说话的声音,忽然明白了,马文生估计要成为陆子强的女婿了。想到陆子强这个女婿替她按摩,多番努力,她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说了。
  李明堂虽然接了电话,但说话有些急。
  马文生听得到里面隐隐传来音乐声,便猜到这人极有可能也在凤凰楼,于是问道:“市长,您要是在附近的话,也可以过来聊一聊。”
  李明堂的确是在凤凰楼,他迟疑着了一会儿,答道:“好吧。”
  工夫不大,李明堂便上楼来了。他见到蓝青青也在,便想到那晚让马文生泡白俄小姐,马文生被叫走的事,心里倒是一乐。
  这个李明堂虽然生活上放荡,为人却很精明。他毕业于财经学校,天份很高,不但是理财的好手,也谙熟官场规矩。见到陆子强,他先是问候,却也不落座。
  陆子强哪里不知道这位公子哥儿的背景呢,他也不好托大,热情地让李明堂坐下了,攀谈了一会儿,也不说什么公事。
  李明堂坐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马文生送他下楼,李明堂走着走着,忽然侧脸说道:“这次省里的友好访问团,是我的意思。”
  马文生心道原来不是让他出去招商,而是李明堂给他送好。事情发展到了这个时候,马文生便对李明堂有拉拢之意心知肚明了。他向李明堂道了谢,又说自己会在李市长的领导下,尽心尽力地工作。
  李明堂暗暗纳罕。这个马文生反应如此敏捷,却是他难已预料到的。自己刚送了一个果子,人家马上就给了明确的表态。

  有道是响鼓不用重敲,马文生果然是个干才。
  李明堂越发佩服自己姑妈谢佳莹的洞见。马文生要是用好了,对他在大朗的工作开展有百利无一害。
  陆子强在房间里和女儿聊着。他对女儿和马文生的婚姻很是看好。
  马文生虽然出身贫寒,但后天努力足够了,加上反应敏捷,在官场慢慢摸爬滚打,越发显得游刃有余。
  见到马文生回来,陆子强便示意他坐下,“你和阿青的婚事,我准备在年内就办了。你们不要操办什么酒席了,就去领一张结婚证,再邀请一些领导出席,便也够了。置办酒席的消息一旦放出去,估计引来的宾客是你们招架不住的。再说,那些礼以后也没办法偿还。”
  马文生对陆子强的话深以为然,便点头同意了,却加了句:“我在津县的同事和在工业园区的同事,还有青青的农商行领导,我也想请了。”
  日期:2018-12-04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