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1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急着要说服池薇。他心里那个恨啊,难道仅仅因为长海汽车某个人提了释放陶庆,大朗市就要放了他。那党纪国法,岂不都是一页废纸吗?
  池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文生,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我想的,是对方背后的背景。陶庆和李泽恩是家庭兄弟。李长江是省兵营里的最大领导,而李泽恩是他的儿子。现在辗转过来提要求的,就是李泽恩。这里面错综复杂,我真没办法立即下决心。”
  “郭老板能来投资大朗,说明我们大朗是块投资兴业的热土。我相信,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我们工业园区一定会竭尽全力,协助郭老板尽快投产,”马文生衷心地说道。
  当晚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设宴款待郭东。马文生自然也要做陪,酒过三巡之后,郭东似有深意地看着马文生。
  马文生很警觉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但随着他的目光和郭东接触,郭东却又避让开了。
  当夜宾主尽欢,等酒席散了,池薇起身离去。留下李明堂继续和郭东闲聊。
  不一会儿,李明堂邀请郭东去凤凰楼下榻。
  这凤凰楼是市委接待宾馆,也是大朗最高星级的酒店。
  马文生准备就此离去,却被李明堂叫住了。

  “文生,我们一道陪一下郭总吧,”李明堂邀请道。
  面对这样的邀请,马文生不便拒绝。
  李明堂又让马文生和郭东上了他的那台越野车,三个人径直去了凤凰楼。
  李明堂领头,进了五楼酒吧,跟着就有服务生过来,恭敬地向李明堂叫了声老板好,便引着他们进了包间。
  马文生还是第一次出入这样的场合。这个大间显然李明堂经常进来,因为服务生不一会儿就上瓶洋酒,弄了点开胃小菜,跟着播了首歌出来,悠扬的音乐响起,马文生隐约听出是Tfboys的歌。忽然之间马文生就有种苍桑的感觉,他觉得随着自己一天天的忙碌,对音乐的认知也少了。就连现在哪些歌手风行,他也不清楚了。
  “郭老板,看看这几位,你喜欢哪位就挑走。马老板,你也一样,”李明堂拍了下手掌,跟着一个穿着黑旗袍的女领班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是五名浓妆艳抹的女孩。

  马文生注意看了一下,只觉得她们年龄都不大,应该都在二十岁上下。他忽然想起周才能对自己乡下的评价,心里一堵,哪里有还有挑选的兴致。
  郭东又注意看了看马文生,跟着郭东笑道:“听说这边有来自乌克兰的白俄小姐,不如叫些白俄的小姐过来。”
  李明堂哈哈大笑,便向领班挥了挥手。领班退了出去,也不过三分钟左右,她又进来了,这回带的,却是四名人高马大的白俄小姐,一个个衣着暴露,个头高大,但身材却是极其匀称。
  马文生看着这几个女人丰满的胳膊裸露处是雪白一片,便觉得李明堂来到这里时间不长,竟然对这些都弄了个门儿清了。
  郭东挑了一个搂住了,李明堂也叫了一个,只有马文生呆呆地坐在那里。他觉得眼前的景象和上次与王晶在一起时是何其相似。
  只是今天,他还能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吗?

  众目睽睽之下,他无法脱身。硬是要走,便是对李明堂大为不敬。
  李明堂就是接池薇班的市长人选,即将赴任,和他闹僵了,以后自己的工作又如何开展?一时间马文生心乱如麻。
  “马老板,怎么了?都看不上眼?”李明堂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马文生狠了狠心,答道:“不,李老板,我,我见到她们这个头,我有压力。恐怕不行。”
  他这一招自损,却是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如此自贬,是一个男人对自己最沉重的打击。但他舍此之外,又有什么其他高招呢?

  李明堂听到这话,先是怔住了,跟着哈哈狂笑起来,一直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马,马老板,你这话可真绝啊。得,你自己跟着妈妈桑去挑吧,我们喝酒。”他后面那话却是和郭东说的。
  一个电话适时地救了马文生。“对不起,我要出去接个电话,”马文生向那两位说道。
  马文生说要接电话,他的脸色很是凝重。
  李明堂心里鄙视着马文生,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
  马文生一脚跨出包间,便接通了电话,“骆,骆姐?”
  骆凝冰在那边咯咯地笑了,“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这个姐。上来吧,我在六楼606。”
  马文生简直怀疑他是听错了。
  骆凝冰来到了大朗,他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你在凤凰楼?”马文生将信将疑地问道。
  “你说呢?我不在这里,怎么知道你在楼下?”骆凝冰说话倒是干净利落,风格可是一点儿也没改。
  马文生欣喜若狂,三步并做两步跑了上去。
  606门微敞在那里,马文生推开门,一脚迈入,便看到明亮的灯光下,一个穿着紫色罩衫的少丨妇丨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马文生随手关了门,迅速地跨到骆凝冰的跟前。

  她还是那个圆脸,头发剪得平平的,眉头弯弯到了边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马文生,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怎么样,对我送来的礼物满意吗?”
  礼物?马文生一怔。他根本没见到什么礼物啊。
  “你以为郭东是神仙嘛,他能算到你们这里有个工业园区,巴巴地赶来投资?”骆凝冰促狭地问道。
  马文生这才明白了原委。就是,一个台湾企业,怎么可能找到大朗。也不过见了一面,就说要投资。这样的大企业,在国内是各个地方都争取的对象。
  “他,他和你认识?”马文生傻乎乎地问道。
  骆凝冰点点头,却又摇摇头。“这里面的事有些复杂,我们不说这些。我这一趟来,是到朗西公干,顺便来看看你。小弟弟。”她说到小弟弟的时候,马文生倒没觉得什么,可骆凝冰倒是有些脸红了。

  马文生很是感动。骆凝冰这段时间为他做得太多,而他根本没有办法回报她。“你吃过饭了吗?”马文生问道。
  骆凝冰点点头,说她已经吃过了。“我本来是想让你请我吃饭,可是人家大老板来了,你自然得全程陪同,估计你也脱不开身。所以我只好自己点了两个菜吃了。”她作为一名来自兵营的人,对吃饭这样的事情本来也没太当一回事儿。虽说外出也有应酬和交际,但她对这并不讲究。
  马文生的想法却不一样,他又问道:“菜的味道,你吃得惯吗?”
  骆凝冰根本想像不出大朗市还有这些情况,她虽然知道老百姓不富裕,可究竟是怎么一个不富裕,她却没有真正地感受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