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1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池薇将披肩取了下来,露出一件嫩绿色的小袄,那小袄把她的肤色衬托得更加娇艳白皙。要是忽略她眼角的几丝细纹,乍看上去,她也不过30岁左右。
  池薇站起身来,指了指马文生跟前的茶杯,说道:“喝口水吧。我也坐累了。”她说着,很自然地走出宽大的办公桌后,站到了马文生的跟前。马文生这才能看到她穿着黑色的长筒裤,小袄把她的腰身束得极细,而裤子则衬托出她的腿长臀大。
  “乱看什么呢?”池薇嗔道。
  马文生答道:“您真美。”他的话说得自然,没有一丝做作之意。作为一个成熟的妇人,池薇确实很美,秀美的同时,又洋溢着威仪。
  池薇又一次无声而笑,她看了看门那边,向马文生说道:“去关了门,帮我揉揉肩。我这肩啊,这阵子经常酸。”
  马文生立即起身去关了门。等他回过头来,池薇却不在办公室里了,奔马图侧下方那边一扇门打开了。显然,她去了里间。原来这办公室还是套间。马文生几步便迈了进去。
  里间比外间还大,四壁挂着些西洋画,笔法缭乱,马文生也看不懂,让他印象深刻的,却是屋子正中有张大床。池薇便坐在床沿上。

  马文生走过去,站到她的身边。她乌黑的头发散着一种好闻的香味,走近了,马文生能闻到她身上有种隐隐的香水味。那香味虽淡,却是弥而不散。
  “您趴下来,我替您揉揉,”马文生说道。
  这一幕,是马文生曾经熟悉过的。
  池薇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子趴到了床上。
  池薇这个姿势,马文生要替她推拿颈部,必须坐到床上去。他有心想让池薇整个身子睡到床上,这样的话,他的话就能凑到她的颈部。
  但出于对池薇身份的考虑,他还是没有出声,只是坐到她的身边,身体往上捱了捱,以便于手能够到她的肩膀。这个姿势委实累人,马文生刚够到她肩膀,便觉得身体有些僵硬。

  他又挪动了一次,身体斜斜地倒了一点儿,手够在她的脑后。手指便搭上她乌发下方的雪白,池薇身体便颤了一下。马文生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也难怪他。这个国度的人对于高高在上的官员,总是有一种天然的畏惧。这既与文化传承有关,也与家庭教育有关。
  孩子小的时候,家长便教育要听老师的话。长大了,便教育他要听单位领导的话。于是一种无形的绳索便牢牢地套在了脖子上,不敢轻易越雷池半步。
  便是池薇,她正值如狼似虎年纪,马文生的实力更是吸引着她,可她也抹不开面子。
  于是池薇是琵琶犹抱,欲推还就;而马文生则是循序渐进,他的手指在池薇背后游走着,掐弄着,池薇和丈夫分居两地,她实在是空旷已久,马文生摁到哪里,她哪里都觉得畅快。

  随着他手指由肩部来到腰部,她更是觉得身上一软,几乎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了。而她红红的嘴唇里,却隐隐发出了哼声。
  拿捏过之后,池薇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儿。
  等她养了一会儿神,起了身,掀开窗帘向外看了一眼,便注意到外面隐隐有暮色,小贾可能还没有下班,池薇便走了出去。
  马文生不在内间也不在外间,他早已出去了。
  池薇从桌子抽屉里取出一面镜子,对着照了照,又拿梳子梳了一下略显凌乱的头发,然后才来到小贾的办公室。
  小贾正在看报纸,见到池薇进来,她赶紧站起身来叫了声市长。
  池薇点点头,说没事了,你回去吧。
  “市长还有什么其他吩咐吗?”池薇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小贾看到池薇没有马上下班的意思,倒是迟疑了一下,却开始收拾东西。
  马文生来到了政府大楼外面,他忽然收到了陈景蕊的一条短信,“文生,有空吗?陈星宇想约你吃饭。”
  马文生看着这条短信,忽然心里一甜。陈景蕊是陈星宇的妻子,她却称呼自己为文生,而把陈星宇则是连名带姓一块儿叫了。
  “你说我需要过去吗?”马文生问道。他想像得到陈星宇为什么让陈景蕊约他,这是因为他和陈景蕊原来认识。当初马文生找到省财政厅办事,那个时候陈星宇却是主管部门的领导。因为当初的不对等,导致如今陈星宇不便直接请他。
  陈景蕊回复道:“应该去。不过我不去了。文生,我真想像不到现在的这个局面。”

  马文生想着她的处境,忽然觉得陈景蕊其实也很可怜。这个世上能够真正称心如意的事有几件呢?不是这里就是那里,总有地方让你不痛快。不管你贵为帝王将相,或者只是平民百姓。只是这种不痛快本质不同,寻常百姓为生计奔波,一日不做便一日三餐没有着落。那些达官显贵们那些不痛快,有很多是他们自找的。
  陈景蕊的父亲完全可以不用采用什么联姻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生意。用女儿一生的幸福来换取财富的永恒,即便是成功了,喜悦又在何处呢?只是当事人往往想不到这一点,或者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
  人的**是没有尽头的。马文生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安慰陈景蕊,只是发了一个悲伤的表情,却又一次发送失败。
  真该买部新手机了,马文生想道。

  马文生正想着,池薇自己又打来电话,让他过去。
  马文生又回到了池薇的办公室里。
  池薇开始和马文生谈正事了。
  “津县的副县长陶庆,你了解吧?纪委那边有了他的一些犯罪证据,本来是要将他移送到司法机关的。但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想让他到市政协来当个常委,”池薇说着,她定定地看着马文生。马文生如果不知道陶庆雇凶杀他的事,这事就这么定了。要是马文生知道,她再让纪委把陶庆送到看守所关一段时间。等时机成熟,再和马文生商量这事不迟。
  马文生事先从小贾那里知道了消息,有了心理准备,便答道:“池市长,这样的人我看不能再用了。您要是用他,以后难保他有机会不咬你一口才怪。得志猖狂,这种人得提防啊。”
  池薇叹道:“我何尝不是和你一样的想法。只是大朗市和长海市有个汽车合作备忘录,现在对方提出要将陶庆释放,作为私下的条件之一,我考虑到大朗想抓住这次发展汽车工业的机会不易,所以决定还是重新考虑陶庆的事。现在这事也只有你清楚,还没有上常委会讨论。”
  马文生动情地答道:“池市长,对方提出这个要求,是书面要求还是口头要求?是长海汽车高层的想法,还是某个人的主意。这些我觉得都要审慎考虑。万一把他放了,将来有一天某人重提此事,抓住纪委立案的证据不放,质疑当初大朗市长放人的动机,那时候就被动了。商人逐利,东海汽车愿意和我们合作,证明大朗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即使不答应释放陶庆,他们也不见得会轻易撕毁备忘录,改弦更张。池市长,这些都请您慎重考虑啊。”

  日期:2018-12-03 07: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