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1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向她那边走近了几步,戚雨婷也向他走近了。俩人走到一起,各自张开手臂,将对方抱在怀里。戚雨婷的身体颤抖着,她看着马文生,柔声说道:“文生,我好想你。”
  马文生吻着她的眼睛答道:“我也想你。”
  俩人说着,便没再说下去。因为他们已吻到了一处。戚雨婷即将结婚,而马文生身为管委会主任,年纪轻轻便是副县级领导,自然已不能轻易地横刀夺人所家。
  她和他已无在一起长相厮守的可能,于是能有机会相聚,便好好地放纵吧。
  马文生就要进一步动作时,戚雨婷却退后了一步,轻笑着说道:“你填饱了肚子,我还没吃饭呢。”

  马文生这才想到她还饿着,便拿起桌上的菜谱,点了三道菜,却是一荤一素一汤。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火腿冬瓜汤?”戚雨婷诧异地问道。
  马文生笑了笑,说看你吃饭时多喝了一碗,我便记在了心里。
  他这说一出,更是让戚雨婷有了一种恨不逢君的痛感。如今她日日可见的男人真切地站在她的身边,她也不再多想什么了,只是用着一种可以迷死马文生的媚眼问道:“你喜欢我今天的打扮吗?”
  “喜欢。你穿什么我都喜欢,”马文生答道。
  戚雨婷抿嘴一笑,跟着问道:“我要是什么都不穿,你是不是更更喜欢?”
  她嘴里嗔着,却又凑到马文生身边,用眼瞄着他,“下次不许胡说。”
  马文生把她的手腕握住,那里白嫩润滑,柔若无骨。他忍不住拿起她的手亲了一口,“我点单了啊。你要是再想吃什么,可要想好了。”
  戚雨婷嗯了一声说这样就行了。

  跟着她发现了异样,讶异地问道:“你,想要了?”
  戚雨婷忽然笑了,“想也要等我吃过了。”
  “我会等你吃过的。吃过了你才有力气,”马文生坏坏地说道,“你先吃,我再吃你。”
  戚雨婷羞红了脸,挣扎着站起身来,坐到了小桌的对面,连看也不敢再看马文生一眼。
  马文生摁了铃,不一会儿服务生就进来了。他取了单,问道:“有酒水吗?”
  马文生晚上和胡明星等人喝了两杯,他本来不想喝了,可现在他便将目光转向戚雨婷。
  戚雨婷答道:“来一瓶吧。白的。”

  马文生听到这话,吃了一惊,连连摆手道:“我喝不了这么多。”
  戚雨婷却笑了,“谁说给你喝了?是我喝的。”
  等酒菜上齐了,戚雨婷不顾马文生的劝阻,真的将一瓶白酒喝了。
  马文生看着她微呈酡色的脸,连声问道:“你,你不会喝醉了吧?”

  戚雨婷咯咯地笑着,向马文生招了招手道:“有没有醉,你来闻闻不就知道了?”
  马文生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凑到她的脸边闻着。
  这妮子果然酒量大得出奇,一瓶白酒喝下去之后,呼出来的酒气也不过丝丝缕缕,夹杂着她身上的芬香,竟然细不可察。
  俩人很快就欢愉起来,等到半途,戚雨婷忽然问道:“你手机没关吧?”
  马文生见她如此一问,便住了手,答道:“没关。弄的是静音。”
  “那你还不去看看有没有电话,”戚雨婷轻声劝道。
  “不行,等会儿再看,”马文生的手机不能关。
  “去看看,”戚雨婷恨声说道。
  马文生将手机拿到手里看了看,电话没有,短信却有两条。都是王明芳发来的。

  “曹文雪不见了。我怎么都联系不到她。估计她跑了。事情已经瞒不住了,我该怎么办?”王明芳的第一条短信还是那样害怕。
  第二条短信则像是道别。“我真怀念以前和你共事的日子。我也想走了。”
  马文生不知道她想走是什么意思,正犹疑着想问一问,可又碍于戚雨婷在身边,这些话不便相问。于是皱了皱眉。
  “没出什么事吧?”戚雨婷问道。
  马文生勉强地笑了笑,“没事。”他关心王明芳,不想让她身陷囹圄。可是仅从她在市中心小区的那套房子来看,天知道她弄了多少钱。
  马文生不贪不占,他也讨厌别人贪占。但面对王明芳这样的枕边人,他又该如何面对呢。
  “文生,我走了,”戚雨婷看到马文生忽然变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知道他说的没事,只是撒谎。
  马文生到楼下划了卡,打了部车让戚雨婷坐上,自己则打了另一部车跟在她的车后面,一直把戚雨婷送到了家,马文生这才给王明芳回了一个电话,“你在哪里?准备去哪里?”

  王明芳连续给马文生发了两条信息,都没有收到他的片言回复。这让王明芳心里无比气恼。女人心性,心眼再大,也不可能大到哪里去。尤其是当和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男人对她置之不理,或者疏于理睬,她便更是生气。
  所以听到马文生问话,她也不出声。
  “你在听吗?你准备走,要去哪里?”马文生急了。情急之下,他也顾不上分析此时王明芳的心情。
  “你晚上也上班?”王明芳离婚后独身已久。她有了痛苦,无处倾诉。马文生征服了她,也征服了她的心之后,她自然将马文生视作最最亲爱之人,就连曹文雪,她都怀有戒心。
  唯独马文生,她信他,依赖他,甚至希望嫁给他。虽然这种希望,她自己也觉得渺茫。
  “我刚才在开会,手机打到静音上去了,”马文生答道,“我到你那个小区来找你吧。”
  一说他在开会,王明芳心里便软了。
  她听到马文生说要到中山小区了,连忙说道:“不,你不要过来。我在县城还没回来呢。”她听到了县纪委关于陶庆案件的通报,发现市纪委监听了陶庆的电话。
  如今她即将大难临头,难保市纪委那帮人不监视她,甚至这个电话,马文生都不应该打过来。她一原谅了马文生,便开始替他考虑起来。
  她的话,让马文生立即分辨出是假话。不要过来,那就说明她就在市中心小区。
  马文生说道:“你不要慌,马上出来,到楼下找个茶座等我。我有话对你说。”
  王明芳答应了。她也想见到马文生,只要他不去她这个隐秘的住处,马文生就是安全的。谁知领导干部私下就不能交往了。王明芳想道,她甚至把自己和马文生之间的电话交谈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并无问题,这才放心了,“那条街上有一个茶吧,叫舍得茶吧,你过来吧。”
  马文生坐着车赶到了舍得茶吧,王明芳还没有到。他找了一个雅间,正想给王明芳发短信,王明芳却已一脚迈进了门,她看到马文生站在吧台边,忧郁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
  日期:2018-12-0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