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1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淡淡一笑道:“这样,你按行规办。”行规却是让要对方垫资。等工程结束验收后,甲方才支付费用。
  胡明星有些急了,“可是他,还有王副市长也打了电话。”
  马文生说那样的话,倒不用完全让他垫资。“你让汪华明设一个进度表,我们的钱按进度拨款。不把他们吊在这里,到时候他没有利润,撒腿就跑,我们就麻烦了。再说,我们要按原定计划拿下厂房建设,没有进度是不行的。”
  胡明星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马文生上了车,周才能说昨天晚上戚海峰出差回来了。“他说等今天的安保结束后,看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拜会您。”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不用说得那么客气。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说那些客套话做什么。你虽然是我的驾驶员,却也是我的兄长。我拿你当哥哥一般。再说你归办公室管,也就是办公室一员,主动一点,人家有空,你就安排好酒席请他聚一聚,到时候我肯定参加。再说我不参加也不行啊,方向掌握在你的手里呢。”
  周才能见到马文生说得逗趣,嘿嘿一笑,正要谦虚几句。可他看到马文生敞开了手中的报纸看了起来,便没再说话,聚精会神地开着车。
  省报上并没有工业园区的文章,倒是二版有篇稿子,放在头条的显著位置。标题叫《带病提拔干部是自毁长城》,文中以最近在南方某论坛上的帖子着手,详尽地写了某县的一个科局长被请到分管副县长在宾馆里的房间谈工作,结果跳楼而死,死因未经调查便先定性为自杀。该女局长死时上衣被撕破,身体裸露,衣服扣子不见了好几颗。县里盖棺论定为女局长没有完成招商工作,撒泼而死。

  “这样的论断很难让人信服。如果真如县里所说一样,该女局长承受压力能力太差,本就不应该被提拔到领导岗位。因此,这只能说明用人失察;但该女同志在县里的口碑一向极好,是由乡镇干部一步一步升到县里。用人失察这一条自然无效,于是承压能力太差也自然就是伪命题。其次,该县招商工作一直没有起色,虽然任务细化分解到各个乡镇和县直部门,但完成任务的寥寥无几。如果没有完成任务就要自杀,那该县的各个部门和乡镇领导还剩几人?第三,谈话地点也欠考虑。明明男女有别,谈话却非得被安排在男领导开在宾馆里的房间内,不能不让人想入非非。如果没有其他地点可安排,也该有秘书在场做个记录。否则,单以一面之辞,就断定该女局长自杀,是否有活人替死人说话之嫌?县里仓猝定性,却以几十万元人民币安抚女局长家属。财政资金,是否能想用就用,想花就花,连个子丑寅卯也不用说?这个一个男性副县长,竟然在发生如此一件令人疑窦重重的案件之后,据说还要被提拔,这不能不让我们警惕。不管是否带病,总得要还公众一个明白,还干部一个清白。真要是带病,那就坚决说不。否则,这样的干部上台,只能是自毁长城,断了执政党的执政基础。”

  文章最后署名“南新风”。看到这里,马文生不由击节叫好。凭他的直觉,这样的一篇文章发出来,不可能就这样平静无奇地过去了。很快就有人对号入座。
  看来这次把孙才旺调过来,还真是对了。
  果然,等马文生来到市政府礼堂找到自己的席卡,坐下来之后,就听到旁边的领导们正在窃窃私语,谈的内容出奇的一致,都讲的是今天省报上二版上的署名文章。
  上午十点的领导见面会一直拖到了十一点。省内一号,省委副书记谢佳莹,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水永春,加上即将赴任省里副职的陆子强,和池薇一一在主席台上亮相后,众人注意到另一张年轻的面孔。这张面孔马文生熟悉,他清楚地知道这人是谁。原来马文生在省财政厅见过的李明堂,现在李明堂到了大朗市,正式担任大朗市常务副市长了。
  陆子强主持会议,他简短地介绍了在座的省委领导之后,便邀请省内一号讲话。
  省内一号看上去脸色不太好,他拿起手中的两份报纸,开始谈起工作作风问题。
  “同志们,半年前,我在省报上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津县县有个干部叫马文生,一心为民办实事。有头脑,有思路,还替百姓想出路。我当时便想过来看看。最后因为工作原因,没能成行。于是谢副书记和政研室同志替我暗访了一次,说实话,我当时还有些疑心,听到他们的汇报,才知道是真的。这次来,我在机场拿到了一张报纸,也是省报。讲的还是津县县吧?虽然上面说得含蓄,但我知道,从位置上讲,这个地方讲的就是津县县。我想问问津县县的负责同志,这事发生过吗?你们是这样处理的吗?这个副县长是何方神圣,还要被提拔吗?”

  省内一号问到这里,话锋一转,说我们这次让池薇同志和李明堂同志到大朗来搭班子,就是要抓住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让真正懂经济,能发展的同志带动一方经济。
  省内一号的话讲完之后,会场中掌声雷动。
  跟着池薇和李明堂先后做表态发言。一个地级市的代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前后作表态发言,他接下来要赴任的岗位不言自明。
  李明堂要接任市长之位,池薇显然就是市委书记。以后的大朗市,成了上面来的干部天下了。有人感叹。
  马文生坐在下面。因为刚才省内一号的讲话,很多人已悄悄地转身打量着他,想看看这个年轻的干部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他怎么运气就那么好呢。要知道,很多人做了一辈子的正县级领导,连省里的一把手面也没见过,更不要说在干部大会上点名表扬了。

  农加国坐在离马文生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了马文生,但却没有过来打招呼。也不过是一年前吧,刘富贵带着马文生走进他的办公室时,他还带理不理的。如今,那个看上去也不过平平的一个村子里的干部,和他平起平坐了。
  今天更是让农加国难受的是,他管理下的津县县成了省里一号点名批评的对象,而人家马文生,却是一号高调表扬的对象。这一褒一贬,对他们接下来的政治生命可谓影响重大。
  省内一号其实对农加国是赏识的。当初正是看中了农加国有能力,省内一号这才同意政研室主任强根生的提议,让农加国下去锻炼。
  如今农加国交了一份这样的答卷给了省内一号。如何不让省内一号大为光火。
  上午的见面会时间不长便结束了。马文生出会场时,接到陆子强的电话,“文生,你抓紧时间回去准备一下,一号和谢副书记他们准备下午就去工业园区。”
  马文生愣了一下。不是说省内一号将在那几个国企进驻大朗投产时,他过来剪彩吗?怎么突然提前了?不过领导的意图,不是他能揣摩了的。

  他便应道:“好,我马上回去。您也去吗?”他问这话时小心翼翼。陆子强听着他的声音,乐了,心说这小子估计是指望我过去替他撑腰,便笑道:“你放心吧。我肯定是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