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1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书记陆子强首先提到的是这次外出招商情况。他让王晶汇报工作,王晶也不再提上午在市长办公室上的那些话了,改口说道:“这次招商引资,是城北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马文生同志提议的。这个同志虽然接手管委会情况时间不长,但他工作上手快,责任心强,大局观念意识强,可以说,市委市政府把这个同志摆在如此重要的岗位上,确实是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智举。在这里,我不但要夸奖马文生同志,还要力茬让工业园区升格,成为正县级单位。一个市级的工业园区,凝聚了全市上下的心血,光是副县级架子,是很难和外面做好对接工作的。不但要升格,还要配齐配备领导班子。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建议。”

  池薇听了王晶的话,眼睛差点没掉下来。她早已见识到官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事儿,但短短时间,是什么促进王晶的态度会发生如此逆转呢。
  王晶还在说着,“可以说,马文生到工业园区任职之后,局面为之一转,风气为之一变。以前的懒散得过且过的日子没有了,工作人员个个都有了时不我迫的危机感。这次出去招商,和我一组的胡明星同志反复向我介绍马文生同志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热情,他感慨说如果没有饱满的工作热情和具备分析能力,是很难跟上马文生同志工作的步伐的。”
  和池薇一样感到迷惑的,还有邵承永。他昨晚和王晶以及孙谦商量好的事,怎么才过一上午,下午就变得了这个模样。
  邵承永和陆子强搭过班子。陆子强对他也很尊重,邵承永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向王晶问道:“王晶同志,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对马文生的描述,让我感觉和听到的不一样啊?”
  王晶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答道:“邵主任,一个能办事,能办大事能办真事的同志,肯定会为一些同志所嫉妒,所以您听到一些杂音,却也正常,”王晶解释道。
  池薇正听着,忽然听到随身带的包里手机来了信息声。于是她打开一看,却是吓了一跳,短短时间,她已经有十个未接电话了。刚才坐车来的时候,她就把手机打到静音状态,她赶紧翻看了短信,却是省委组织部水永春发过来的。
  水永春写道:“子瑶同志,你那里有个干部叫马文生,对吧?希望能认真考虑这个同志的德能勤绩,根据需要安排任用。”

  水永春一直是省委组织部部长,池薇到大朗来之前,是副部长,协助水永春工作,俩人工作很默契。如今水永春给池薇发来这样的一条短信,实在是令池薇纳闷。但是现在也不便问,陆子强对开会接电话打电话很是感冒,发过几次火。池薇不想在他离任之前和他因为这些琐事闹翻脸。
  池薇注意到那十个未接电话有八个是她丈夫打来的,有两个是水永春打来的。她丈夫在京城某委任副职,平时工作也忙,他很少给池薇来电话,就算来了电话,也一般利用周末时间。今天是周四。他怎么来了电话了?
  池薇意识到王晶的发言,和她刚才收到的短信隐隐有着某种关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王晶应该是知道了什么,这才使得他改口。
  陆子强听完王晶就招商情况的汇报,开始讲话。
  “马文生同志在乡镇工作时,我已经注意到了他。说实话,这个同志我记得当时好像是津县县里的一个普通干部,不,丨党丨委委员吧,但他的工作热情,清晰的工作思路让我感到惊讶。在座的有些同志,比如池市长,那时池市长还是省领导,就在场听过。对吧?他提出要工业兴市,要搞开发区。我很感兴趣,也很想提拔这个同志。但考虑到这个同志年轻,还缺少磨炼,一直迟迟下不了决心。后来他到了津县县的腾龙镇,我们省委副书记专门暗访过那里,和政研室的领导对他赞不绝口,说他发展有思路,发展有门路,让群众紧紧地跟着他,党的凝聚力在这个同志身上得到了集中的体现。当然,我们现在不是为哪个同志唱赞歌,需要强调的是,这次外出招商,情况初步显现,目前已有五家国有大型企业准备进驻我们大朗工业园区。市委已经收到相关的投资正式意向书,要求我市全力支持马文生同志搞好厂房建设。一旦投产,省内一号领导同志也将亲临我们大朗,为我们工业园区新进驻企业开业剪彩。”

  陆子强的话说完,在场的人除了王晶事先从陆子强这里知道了一点情况外,其他人都呆了。
  邵承永本来也是陆子强的嫡系,只是这人太过迂腐,渐渐地被陆子强从自己的队伍中拿走了。所以,他当然是一头雾水了。
  这天晚上,杨兰主动地给马文生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事想见他。跟着,她说了自己所在的住所,却是在影楼的后面。
  马文生下了班,没让周才能送,而是等着杨兰来接他。
  车到了,马文生看到这里虽然有个小区,可明显入住率很低,时已入夜,天色彻底黑了下来,而小区里难得见到几盏灯光。
  “你住这里,怕不怕?”马文生看着黑洞洞的小区,问道。
  杨兰一边停车一边答道:“说不怕是假的。不过也习惯了。”她说这话神情有些落寞。马文生坐在后面,他完全注意不到。
  杨兰领着他上了楼,进屋后便淘米做饭,饭放到电饭煲上之后,她将粉色外套一脱,露出一个黑色的小背心来,露出来的皮肤可是一片雪白。
  她将围裙往身上一套,叫了一声马文生,“看什么呢,快,过来帮我把后面的带子系上。”
  马文生被她一叫,倒是有些惭愧了,忙走过来帮她系着身后的围裙带。两根带子一拉,便见女人的腰极其纤细,也不过盈盈一握。
  马文生一边系着带子,一边心猿意马。
  等他系好了带子,转到杨兰跟前,却见女人嘴角含笑,似嗔非嗔地看着他。
  她那好看的瓜子脸白白的,嫩嫩的,弹指可破,哪里有过嫁过人的样子。不过也正是他曾滋润过的土地,身体成熟自是远非少女可比。
  马文生知道被她猜出了心思,更是觉得自己无地自容。正想离开厨房,迈步到客厅中去。杨兰却说道:“帮我摘菜吧。俩人做起来快些。”
  地上放着些扁豆辣椒,马文生做家务也不陌生,找了张凳子坐下来便和杨兰摘起菜来。
  菜摘好了,杨兰炒起来倒也快。不一会儿,两菜一汤便端到桌上。菜一荤一素,荤的是肉炒扁豆,素的则是香菇青菜。那汤估计是老鸭汤,上面还飘着几颗枸杞。
  马文生不认得枸杞,更是不明白什么时候她做了这一道汤。于是指着那红果子问道:“这是什么?”

  杨兰一愣,她以为马文生故意拿她逗乐,抬眼向他看去时,却见马文生脸色如常,便知道他真的不认识了,便咯咯地笑道:“枸杞,能壮阳的。先来一碗吧。”
  马文生听她把壮阳二字说得爽利,也不禁有些吃惊。这段时间杨兰更比以前说话犀利了。连这方面的话说起来,都如行云流水。
  他故意答道:“我不需要。”
  杨兰诧异地说道:“不需要?你没喝怎么知道你就不需要了?”她不由分说地给马文生弄了一碗,端到他的跟前。
  “我早上走时煲的,自己都没舍得喝第一口呢。先慰劳你了,”杨兰说道。
  马文生刚才说得硬气,便把碗端到了杨兰手边,说道:“那还是你先喝吧。”
  杨兰见到他不肯先喝,于是将汤匙拿起来,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送到马文生的嘴边。

  马文生一愣,还没等他张嘴,杨兰便撒娇道:“喝呀。”
  他便张开嘴喝了。他一口入嘴,便觉得那汤爽而不腻,入嘴有种淡淡的香气,便一口喝完。杨兰见他喝得香甜,不由得微微一笑。
  她这一笑,却是灿烂无比。整张脸如同花一般绽放了。
  吃过饭,马文生便站起身来向杨兰道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