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2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械师?”
  “让一场事故就像老天爷安排的一样,来得水到渠成,不可避免,精密得就像机器运转一样,每一步都掐得刚刚好……”
  机械师,机械师……难怪了!葛辉宏此时终于能把他在飞机上的行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一切看似巧合,都是通过自己精密的计算而达到了最终的目的。
  “这个人很危险!”联想到近期洪隆发生的这么多事情,葛辉宏冷不防地说了一句。
  陌生的男人抬头一瞬间,眼角的刀疤看起来有些狰狞,却又无法掩盖他眼底的正气。总的来说,长得还是太端正了。
  “他……是挺危险的,不过得看对手是谁!”
  “什么意思?”葛辉宏问道。
  男人说道:“还记得上次我传出来的报告吗,那次的危险差点让我送命,我在报告当中说,也许是走运所以捡了条命。后来查到,是他救的我。”

  男人在国外从事一些保密任务,经常会碰到危险,这几年最凶险的一次就是几个兄弟被这个组织盯上,那一战,死了三个,他重伤,好在紧要关头还是把消息递了出来,最终完成了任务。
  而他之所以能逃出来,还得多亏那个在关键时刻替他把对头全都线干掉的年轻人。
  当他看到葛辉宏又惊又喜的表情时,忍不住说道:“我觉得可以争取一下,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
  “不,争取不了!”葛辉宏摇头道:“他现在做的事情很适合他,而且没人能阻止,这件事暂时保密。小强,上面的调令下来了,两个月后,你就可以回国,接替你的人手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男人心头一震,有些担忧地说道:“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吗?”

  小强不应该叫小强,应该叫老强了。
  加入这一行的时候,他二十五岁,然后被选扒出来接受特殊训练,一年之后以全新的身份去国外生活。
  一晃,十年过去了。
  三十多岁当打之年,从去年年底,他的任务开始逐渐减少,他知道这是要抽身出来的征兆。至于为什么要抽身出来,那只会有一个原因。
  “老板要用人了吗?”
  葛辉宏点点头,叹道:“年前飞机上出了一点小麻烦,就是这小子最后替我们解围的,要不然应该算是一场空难了吧?”
  小强面色不变,心中早已经是惊涛骇浪,连葛局都说是一场空难了,看样子这次的麻烦事应该不小。
  所以,小强知道,他必须得回去,不光是他。还有和他一样,至少数百个奋战在隐秘战线上的同事都要回国了。
  “葛局,这两个月,我会把手里的大小事务做好交接的,等你们的命令!”
  “去吧!”
  葛辉宏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后,小强快速地消息在了长廊的尽头,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巨大的玻璃窗外,一架印有国旗的专机从跑道的别一端降落了,耳机里传来沙沙的电流声后,有人说道:“葛局,到了!”
  “按计划行事!”
  命令一声之后,葛辉宏的脑子里闪过方长的模样来,小家伙,你到底是哪块石头里崩出来的猴精啊?
  无暇多想,葛辉宏马上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当中去了。
  汪梅在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的伺候下穿下了衣服,顺手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来塞进男人的裤腰里,以此来安慰男人蛋碎的痛苦。
  “梅姐,我先走了!”男人挤出一丝笑容来冲汪梅挥了挥手道:“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这话一出口,男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暗想,我特么的开玩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汪梅当然不会当真,这么有钱,为什么要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啊。
  汪梅头也不回地照着镜子把耳环给戴了起来,然后朝下了楼,来到咖啡厅当中。
  欧阳帅在这里已经等了很长的时间了。
  “汪小姐,时间会不会操之过急了啊?”
  汪梅笑了笑,说道:“操之过急?欧阳大少稳重了?不过我倒不觉得太着急,而且动作得快。”
  一边说着话,汪梅在手机上翻着一张又一张女生的照片,她们手里拿着借据,从不同的角度展示自己不太成熟的身体,真的……不怎么样。
  越往后翻,汪梅的眉头皱得越是厉害,这些女生的素质不太好啊,看了让人没什么**。
  就在这时,汪梅的指尖马上停了下来,指尖点重的这个女生似乎还不错,脸上带着羞涩,身体饱满有那么几丝味道,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粉嫩粉嫩的,看借据,借了八千多块,操作起来的话,应该难度不是很大。

  于是,这个女生被汪梅给选定了。
  欧阳帅坐在对面犹豫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来第一时间想给龙波打电话,然而等了片刻后,却给另外一个人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电话里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道:“欧阳,有事吗?”
  “潘少,时间差不多了,我想你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龙波,今天晚上是最后期限。”
  潘正**本不用去想欧阳帅为什么会让他去提醒龙波,因为自己一定是一个合适的中间人。
  但真的是中间人吗?不对,欧阳帅的报复开始了,他这是要借自己的手把龙波推进去。至于欧阳帅为什么这么肯定自己会帮他,那是因为龙波一旦倒下,自己就能多将近百分之二十三杰地产的股份,将近两个亿,怎么会让人不心动呢?何况只是传个话而已。
  潘正男把雪茄放在一边,拨通了龙波的电话……
  龙波知道这是最后的期限了,所以在曲云的办公室里坐了很长的时间。
  曲云的平板电脑上一条接一条的信息反复在提醒着他的生意有多火爆。

  也是,整个华南省七十多家小额贷款公司都由他提供资金,其中一半所谓的小额贷正是当初的“水公司”转型,起初资金只有四个亿,而今恐怕连十个亿都不止了,为什么什么这么有钱?
  这是一种换汤不换药的骚操作。
  就好比最初的赌场摆在那里,一堆输急了眼的赌鬼必须得借钱,身后站的一群水公司的马仔手里的大把钞票它不一定就是水公司的钱啊,那这些钱是哪儿来的呢?“投资人”的。
  这些所谓的投资人手里有个几万十几万的闲钱,做不了大事,做小本买卖又怕赔了,放银行的利息又太低,那怎么办呢?放到水公司,然后由水公司放出去,半年或者一年说不定能赚到本金的百分之二十,投得越多赚得越多。
  这是真的吗?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不然的话,水公司也不可能在各个城市盛行这么长的时间。
  至少在洪隆,一直到去年,水公司都还健在,而且到了今年,成功地转型成了小额借贷公司。
  华南突然涌现的一批借贷公司就是由曲云亲自弄出来的,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如同星星之火点燃了整片草原。
  曲云有头脑,有手段,更有一批狠角色为他卖命,所以他从和这些小公司签合同的那一天起,就明确规定,这些下属公司只能从总公司调取资金,并按照合同规定上交利润,开发新区块的业务时,也得由总公司批准,做最完整的风险评估。

  日期:2018-12-0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