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0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皱了皱眉,他本想拂袖而去。可对方是招商局长,以后工业园区需要黄锋帮忙的地方多着呢,于是便答道:“黄局长,我让我们的戚组长和胡副主任来陪你打几局麻将。”
  戚雨婷被马文生叫来,一听说打麻将,她有些犹豫。这个东西她会,只是她不知道赌彩大小,不敢贸然出手。
  “没事,输了算我的,”马文生笑道。
  戚雨婷嗯了一声。她看得出马文生不想惹黄锋生气,便答应了。她手里还有马文生的卡,上次她买玉时还查了一下余额,上面还有20多万。
  说实话,戚雨婷看到这个数字时吃了一惊,当时她还以为马文生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放在这张卡上了。

  当然,出于办案形成的真觉,戚雨婷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马文生。
  麻将局很快在宾馆的棋盘室里支了起来。马文生看了两牌,感觉到实在无聊,便迈步出去了。
  他本想去企业家联谊会那边看看,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去肯定是迟了,再说前面都是胡明星他们过去的,马文生连具体的位置都找不到。
  他在深市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转着。

  街头上的人一个个步履匆匆,马文生看着到处高楼林立,心说这里发展的程度远非大朗市能比得了的。
  大朗要想变成这里的模样,少说还要五十年。而且这五十年,必须得一心一意地搞发展才有可能。
  但看看王晶,看看黄锋,马文生心里暗暗叹息。难怪开国君说关键在于干部,这话可是一点儿也不假。
  但转念一想,马文生又意识到另一个层面的问题。那就是王晶和黄锋他们显然也年轻过,也有过宏图大志,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暮色沉沉呢?他们一边沉迷赌博,却奢望着得到提拔,以为凭借着以前的那些功劳簿就可以一路升迁了。
  可以肯定王晶和黄锋两人绝对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观念错了。但他们忘了本。一个农民,如果一年辛勤劳作,又遇上天公作美,有了好收成。那明年后年大后年是否可以不用再辛苦劳累了呢?显然不能。
  正如前前有位领导所说,国家亏欠农民的太多了。
  马文生正想着,手机滴的一下来了信息提示音。他拿出手机翻开一看,是王明芳发来的,“文生,城关镇村民到京城上丨访丨去了。证据中间那个账本。我好害怕。”
  马文生看完短信,眉头拧紧了。说真的,他自己不贪不占。对多吃多占的官吏很是不满。但王明芳和他有过枕席之欢,他也不便强辞说她。在这之前,她还一直是马文生的领导。

  马文生想了想,回复道:“不要太担心了。把你的账目弄清了,实在不行,就交上去。”他这样写着,却又觉得发出去不恰当。什么叫实在不行?于是他又删掉了这些字,换了句:“我在深市。回来细谈。”
  他站在街角,发出了短信。跟着将手机往兜里揣了,信步走到旁边的一家大卖场里。出门到了香港,他都没有买礼物。深市再不购物,可就是没有机会了。
  如今要买礼物的人就多了。父母,王茵,还有哥哥和嫂子,郭彩妮,赵青璇,戚雨婷,至于池薇,马文生则是没想过,他现在说不出自己对池薇的感觉了。
  这个女人到底是心计深,还是误打误撞的巧合,让马文生实在无法分辨。最后是王明芳,也要送礼物给她。

  马文生这次决定不买衣服了。这么多人结伴同行,他怎么好意思带这些多款式不同的女式衣服回去呢。
  马文生进了卖场,买了些头饰丝巾之类的东西,让收银员用一个包裹给装好了。自己这才提着往回走。
  等他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街角时,一个微腆着肚子的女人还在注视着他去的方向。她怀孕也不过短短几个月,现在还没有显怀。
  “好像是他,也许真的是他,”刘颖想道。她也在卖场里,提前选购一些童装,为即将出世的孩子做准备。
  “文生,我不见你,是因为我现在肚子不方便。”刘颖心里说道。她的脑海里转过很多念头,最后想到当初在腾龙中学时,要是和马文生能在一起,荒唐几回,倒也不错。然而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其实,她不见马文生,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脸上出现了很多褐色的斑点,这让杨静觉得自己不美丽。她要把自己最美丽的容颜呈现在心爱的男人面前。
  马文生回去后,牌局还没有散场。
  戚雨婷的手气不错,已经赢了两万多块钱。见到马文生回来,她咯咯一笑,脸上绽放出一朵花来。
  马文生真想过去亲她一口,可碍于这么多人,他只好悻悻作罢。他随即注意到另外三个人的脸色。除了胡明星,黄锋和他的办公室主任脸涨成了猪肝色,显然,输家是他们俩。
  “你们散场吧,不早了,”马文生提议道。

  黄锋哪里肯答应,但马文生暗暗向他使了个眼色,黄锋便懂了,他站起身来推倒了牌,叹道:“马主任,你的两个手下好手气啊。”
  马文生随着黄锋进了他的房间。
  黄锋和王晶都是一个人住一间,胡明星和马文生,办公室主任和王晶的秘书各住一间,戚雨婷一人住一间。这种安排,其实已经体现了官场的尊卑有序。
  马文生轻声说道:“黄局长,您拿出去的钱,我划卡给您。”
  这些人生气,不过就是为了钱罢了。
  可是,一个副县级干部在副市长跟前拍桌子,估计他的前途命运便是到此结束,于是马文生强忍着,拿过酒杯喝了一大口,跟着疯狂的咳嗽起来,这一咳,连眼泪都咳了出来。
  “我真的不是喝这个酒的命,”马文生借故不喝了。
  王晶酒后失言,让马文生下午见到了他的狼狈模样,这个时候也不相劝,只是淡淡的冷冷地看着他。

  黄锋见气氛忽然冷了,正要说什么,马文生的手机却响了,他接起来一听,却是骆凝冰。
  “吃了吗?”马文生一接通电话,她便问道。
  马文生一边往外走,一边答道:“正在吃。”
  “哦,那好,那你就去吃饭吧。你什么时候回去?”骆凝冰说是让他吃饭,可问话却是没断。
  “明天就要返程了,”马文生说到这件令他不开心的事,心里一黯。无功而返,他实在愧疚。

  骆凝冰嗯了一声道:“那好。是这样的,你回去后,我让几个企业和你接洽。你那个建厂房的事要抓紧,他们一过来就能上马开工。”
  马文生听到这话,可是大喜过望。起初他以为骆凝冰就算安排军工企业到大朗工业园区,也不知道究竟会到什么时候。现在看来,他这个担心却是多余。
  马文生便动情地说道:“骆姐,谢谢您。”
  骆凝冰在那边一愣,佯作没听到似的问道:“你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马文生已经走到包间之外很远的地方了,他又清楚地叫了声何姐。
  骆凝冰爽快地答应着,开心地笑了,“文生,你很聪明,也懂得收敛。姐看好你。我们之间就别说客气话了,用得着吗?”

  马文生听到她后面的话说得类似于郭彩妮一向所说,不由心头一甜,嗯着答了声好,我明白。
  俩人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再进包间,马文生脸色好看多了,戚雨婷看在眼里,觉得很是奇怪,但她自然不便相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