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2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在柳冰看来,方长现在这样一口一口地吃鸡胸肉的样子却是很自然,而且也很帅。
  柳冰笑了笑,夹着一片看着就能把人辣死的肉片来放进嘴里大口地嚼了起来,很嫩很滑,爽辣过后是让舌头失去知觉的酥麻,就是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这一顿时,柳冰吃了很多,不光吃完了碗里所有的肉,还有满满两大碗的饭。
  等方长把水果沙拉吃完了之后,就把碗盘子收进厨房去洗得干干净净。
  来到床边坐下时,方长觉得有点头晕脑胀的,看来他也不是铁人,最近可能真的有点累了。
  “明天我送你!”
  “不用!”柳冰拒绝道:“我和贺佳约好了,明天一早车站见,我们都是大人了,不要别人送,你越送,我就越舍不得离开。”
  方长看着柳冰那倔犟的样子,摇了摇头,打起精神地说道:“明明还可以多待几天的,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着走啊?”

  “待不了,新生到校之后,马上就要安排军训,所以要提前报到!”柳冰看了看眼皮子打架的方长,然后坐在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肩头道:“今晚,我跟你睡吧,明天我要走了,这是我最后的要求!”
  “你开什么玩笑啊,我怎么能跟你一起睡呢,这传出去了,你怎么做人啊?”方长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然后摇头晃脑地说道:“乖,我先睡一会儿,你自己走,早点回去,别让林姨等着急了!”
  说着,方长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头实在是太晕了,倒在床上就闭上了眼。
  这一刻,方长的意识似乎还是清醒的,要知道在过去这么多年来,他的精神从来都是凌驾于**之上的,不能睡的时候坚决不会睡,今天这么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困啊?

  不对!不对不对,肯定是哪儿出了问题,方长心中开始大叫了起来,直到感受到那有些微凉的手触碰到他的时候,完蛋!
  方长的眼皮子太重,明明感受到那火辣辣的包围,却睁不开眼,身体也没办法做出任何反抗,可笑的是,该有的反应一点也不落下。
  方长感觉自己快要被辣死了,然后,就失去了知觉。只不过这对柳冰来说,鼓足了勇气之后,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那一声叫喊,在这个夜晚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
  下蹲很累人,以至于柳冰走起路来都觉得别扭。
  看到柳冰走路的样子,贺佳有点心疼,绝望地摇了摇头道:“都这样了,他怎么不来送你?”
  “他是个渣男嘛!”柳冰脱口而出一句话,把贺佳都给吓傻了,马上笑道:“别傻了,我用药把他迷昏了才做的,他一直在睡觉!”
  “什么?你是不是疯了!”贺佳大叫了一声,把周围排队上车的人都给吓得扭过头来看着她们。
  贺佳小脸一红,顺手从柳冰的手里抢过行李箱,这来回一拉,居然轻得都可以扔起来,咂舌道:“你的箱子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你不用带衣服的吗?”
  “我从初中二年级就穿那些衣服,然后就是校服,你现在是让我上了大学还穿那些衣服是吧?不带了,到了京卫市,再去买新的。”
  柳冰将空的行李箱扔进了大巴车的肚子里,上车时问乘务员先要了一瓶水,坐在位子上后,从包里拿出一盒只有两片的药来,吃了一颗,还剩一颗得过十二个小时再吃。
  “晕车药吧?我也晕车,给我一片!”贺佳一把从柳冰的手里抢了过去,再一看药名,手一抖,惊讶地看着柳冰道:“你要死啊,没戴吗?”
  柳冰摇了摇头道:“不够用,所以后来就没戴了!”
  “不够用!”贺佳都无语了,凑到柳冰的耳边叫道:“上瘾还是怎么的,我看你就能把自己作死,他睡着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还这么上杆子,他能记住你吗?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柳冰的头顶在窗户上,一脸幸福地笑容,柔声道:“他会记住的,火辣刺激,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看到柳冰像个花痴一样的神情,贺佳都无语了,紧紧地抱着柳冰,叹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傻啊?”
  傻吗?柳冰并不觉得自己傻,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她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冲动的,早晚有一天,她会被男人抱上床,而且可能还不是一个,那么,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她的英雄呢?
  英雄醒了,从床上弹起来的!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进厨房,从冰箱的冰冻室里抓出个冰袋塞进去,作降温处理,不然的话感觉就像被腌制过的一样。
  方长后悔了,本来想用柳冰最喜欢的一道菜来加深对这里的记忆,然而记忆最深的确是他自己。
  是安眠药!方长大意了,对这个丫头太放心,以至于自己着了道,不论鸡胸肉还是水果沙拉里者加足了分量,这丫头是有备而来的。

  方长想不起细节,不过他却能凭身体的记忆能感觉到经历了很多次。
  方长哭笑不得地从桌子上拿起了那封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满字的纸,看了起来。
  渣男,我走了!不要内疚,这都是我自愿的。只有这样,洪隆的乔山镇对我来说才拥有完美的记忆。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别人嘴里的话,有些事得亲自验证,就像这一夜,如果没有尝试,我又怎么会知道完全没有舒服可言,痛到我都忍不住叫了。不过虽然痛,却很上瘾,所以我又反复多来了几次。我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但是我却是唯一一个反你迷晕了给睡了的女人,这对你来说足够特别,这辈子你都忘不了啦,就算你有一天和周芸结婚的时候,你也忘不了我,哼,这就足够了,最终我还是赢了。

  不要来找我,大学才刚刚开始,我不是去混的,我还要好好学习。
  守住我爸的坟,别让人给铲平了。
  最后,谢谢你,渣男!
  看完这封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煽情的信时,方长才敢相信,柳冰,真的走了。
  方长的心不算难过,却有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感觉,好像是失落,又好像是伤感,又或是什么都有一点,反正就是有些使不上劲的感觉。
  于是,方长又朝床上倒了下去,再睡一会儿吧!
  巴国卡拉奇国际机场VIP通道,葛辉宏提前两小时来到这里做最后的安全检查,不一会儿,一个戴棒球帽墨镜的男人坐在了葛辉宏的身边,然后将一份资料交到了他的手上。

  葛辉宏打开文件袋,然后看到了那张陌生的脸,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把前阵子范增的死一结合起来之后,再一想,整件事情完全就能想得通了。
  只听这个男人说道:“他所在的这个组织在全世界多个国家都有聚点,每年倒在他们手上的人不计其数,主要负责头目暗杀。还有混在军队当中发动军事行动的。你让我查这个小子,是这个组织近几十年来培养出来最优秀的一名机械师!”
  日期:2018-12-01 09: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