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6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家不在乎谁对谁错。包家永远都只站在金锋这一边。”
  “哪怕,我们陪着金锋一起死。”
  这句正式回复让杜邦威廉冷笑而去。

  第二天包家的船舶集团与大马银行在地狱之城郎市遭遇重创暴跌,近百亿刀郎化成流水。
  幸好包家早有准备,应对周密,才让后面的攻击没有得逞。
  这些都是诺曼家族的杰作。
  但他们也仅仅只能让包家出点血受点伤,真要搞死包家,他们还真没那么大的能量。
  除非他们把整个大马银行全部买下来。

  但大马银行可是大马的非卖品,市值上千亿刀郎,光是在神州就有四个分行,业务早就做到了本大洲所有国家。
  他们要在本大洲动大马银行,确实非常的困难。
  股市上的重创也是诺曼家族对包家一点小小的教训。
  听完七世祖的话,金锋紧咬牙关,直接把烟蒂捏成碎渣。
  包家都受到了这样的威胁,那么显而易见,谢广坤家里也是被人警告过了。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说得通了。
  手心里传来一股烧肉的焦臭,金锋轻轻把烟丝碎屑扔进垃圾箱:“熬过这一关,哥给你报仇。”
  “叫杜邦威廉那个狗杂种跪在你跟前舔你的靴子。”
  七世祖浑身一震,眼眶中包着眼泪重重的点头,热血澎湃。
  车子缓缓停下的时候,金锋摸出手机拨号出去:“把上次我给你的族谱送到魔都。”
  “发消息出去。”
  “说,我要把李家的族谱上拍!”

  “起拍价五百万刀。欢迎李火德的后人宗人前来购买。”
  七世祖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好奇的问了金锋。
  金锋嘴角轻蔑一笑低低说了两句,当即七世祖就张大嘴,继而开心爽朗的大笑起来。
  “这回,老子看他李圣尊还敢不敢请客吃饭了。”
  “手下败将,还敢跟老子亲哥斗?”
  “一根手指就把你捏死。”
  “哈哈哈哈……”
  突然间,七世祖嗯了一声,摘掉墨镜睁大眼睛往外一瞅,顿时间倒吸一口冷气,失声怪叫起来。
  “我操!”
  “这么大的阵仗!?”

  “少爷我可担当不起呐!”
  车子停下车门开启,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座巍峨曼曼金碧辉煌的庞大寺院。
  “静安寺!”
  紧邻着闹市区的寺院门口站着一群披着正装袈裟的中和尚大和尚老和尚们,个个肥头大耳相貌慈祥。
  袈裟金丝镂边金光闪耀,手中念珠最差的隔珠也是满绿的冰翡翠。
  佛门之富,难以想象。
  一帮子和尚们主动迎上接了金锋,由神州第一大上师柠汀老和尚领着金锋进了山门。

  静安寺,门票五十块!
  始建于三国赤乌十年公元247年,由孙权与康僧会联合建造。
  那时候佛教刚刚进入神州,但在东吴这块却是没有。孙权与康僧会倒也开创了一个先河。
  静安寺现在的总建筑面积也就区区的两万多平方米,这点面积在诸多千年名刹中根本排不上号。
  最奇特的地方就是这里还挨着地铁站。
  左边的鼓楼底层是重新恢复的天下第六泉涌泉,上悬精铸73吨的和平钟。鼓楼采用架空方式将地铁出入口覆盖起来。

  寺庙的建筑风格是明代以前的风格,前寺后塔布局。
  这座寺庙
  呃,说起来就话长了。
  1912年,第一个全国性佛教组织佛教总会成立,会址就在静安寺,由神僧八指头陀任会长。
  静安寺的历史和地位都是相当悠久和重要,只不过现在的静安寺全是后面重建起来的。
  佛家寺院重建再毁毁了再建在神州都不叫事。
  静安寺毁于太平天国战火之后仅剩下了一座大殿。战后寺院住持鹤峰得本地绅士姚曦、富商胡雪岩等人资助得以重修寺庙。
  寺内现在还藏有八大山人的名画、文征明真迹琵琶行行草长卷。
  至于昔日的静安八景赤乌碑、陈朝桧、虾子潭、讲经台、沪渎垒、芦子渡、绿云洞也全都没了,只剩下了个被重新打通的天下第六泉。
  佛门的礼数很隆重,由柠汀大师亲自领着金锋坐着电**车前前后后都走了一圈。

  虽然只有两万多平米,但如果动用十一路公车的话没半天功夫下不来。
  到了神州独一无二的金刚座宝塔下,早有一位裸着右肩穿着红色僧袍的小和尚冲金锋合什行礼。
  小和尚是雪域高原的小央吉。
  在这里竟然见到小央吉,金锋也是颇感意外。

  小央吉对金锋那是有种天生的害怕和敬畏,满堆微笑请了金锋登上金刚座宝塔参观,也顺带瞻仰了这里面珍藏的两颗佛陀真身灵骨舍利。
  “我的姐姐很想你。”
  “各有各的缘法,这就是命。”
  “叫她嫁人吧。”
  “把这个送给她,祝她长命百岁。”

  随手递给小央吉一块蓝水的度母玉牌,金锋也了却了一段尘缘。
  度母玉牌放在小央吉手心的那一刻,一阵奇寒冰冷直刺小央吉心扉。
  低头一看,只见这块蓝水玉牌整体呈现出淡蓝天空之色,美得令人惊心动魄,魂不守舍。
  整体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宛如最纯净的玻璃一般透明,质地细腻,入手冰凉,莹润无比。

  作为小央吉这样在雪域高原具有无上权势的大上师来说,万千奇珍异宝早已见惯不惊。
  但这块蓝水玉牌却是叫自己这辈子都白活了。
  拿着这块度母牌子观摩了半响,小央吉也搞不懂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一抬眼,小央吉见到了一只小奶狗,顿时眼睛一亮,走上前去。
  “我操!”
  “这这是传说中的龙石种啊。我亲哥竟然舍得给你!?”
  “连我都他妈没得到呐。操!”

  “呃,阿弥陀佛,口过口过,罪过罪过。”
  七世祖双手合什不停的向小央吉悔过,突然间露出最和善的笑容:“来来来,央吉大师,跟我讲讲你是怎么跟我亲哥勾不是,认识的?”
  这边七世祖跟小央吉两个青年才俊在研究珍稀罕见的龙石种翡翠,气氛和又友好。
  而在大雄宝殿后院的方丈室里边,金锋捧着一卷长轴书帖轻声的念诵出声。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丨居丨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字体温润秀劲,笔锋严禁而意态生。
  字里行间中透出来的那郎清气出尘,婀娜姿媚扑面而来令人叹为观止。
  这是昔日吴中四大才子文征明真迹、李白的长干行。
  诗是李白写给一个痴情女孩的诗词,多年后,文征明又把这首诗给写了下来,流传到了现在。

  日期:2019-01-06 09: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