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0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夫人估计也想到了这一层,她默默地点点头,忽然笑了,问道:“那你说,今晚他们有没有戏?”
  林水岳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曾经约马文生过马文生,但被马文生拒绝了。
  “也许有吧。谁会拒绝一个送上门来的漂亮女人呢?而且人在异地,就是做了,也不用负责,”林水岳说到这里,忽然笑了。
  林夫人听他笑得下流,忍不住掐了他一把。俩人跟着也搂在一起。
  马文生到了戚雨婷的房门口,他敲了敲门。敲门的时候手上用了些力气。门关在那里,显然是上了锁的。
  里面并没有人应答。
  她出去了?马文生诧异地想道。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难道就在这个过程中她还能抽身出去?
  上洗手间?不会。房间里有现成的洗手间。
  马文生疑惑着,他正要迈步走开,那门忽然开了一道缝。跟着一张俏俏的脸向他看了一眼。那眼神里,有着惊悸,有着欣喜,有着一种迷乱。她看过之后,默不出声地往里面走,连一句话都没说。
  马文生踏步进去,顺手关了门。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
  戚雨婷站在电视机跟着,垂着眼睑。她的脸红通通的,肩膀有些微微的耸动。
  马文生注意到她棉睡裙上的两颗红草莓。那草莓可是真红啊。娇艳欲滴。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处在戚雨婷的胸前。
  马文生走上前,戚雨婷还是没动。他伸出手来,握住了戚雨婷的手。

  那双手好烫,一握之下,马文生清晰地看到她白皙的手腕在一阵阵轻颤。她还是低着头,眼睛瞟向电视机,却又飘忽着。
  等马文生稍稍用力将她一带,她便钻到了马文生的怀里。一入马文生的怀,她便昂起脸来向马文生问道:“你前面来了,怎么又走了?”
  马文生微微地笑道:“我以为你睡了,怕打扰了你。”
  戚雨婷那张圆润的脸便在他的眼下,她和他挽手走在酒会里时,马文生便注意到她身材只比自己矮一点儿,现在她的头是仰着的,头发潮潮的,散乱地披在脑后。
  马文生看着她的娇唇,往上一凑,便吻了上去。
  俩人一会儿就开始**。那种快乐,无法具体描述了。
  “我,我只是有种犯罪感。我们是不是太放纵了?”戚雨婷将头靠在他的胸口问道。以前上学读课外书,经常能看到女人偷人被浸猪笼,被沉潭。
  戚雨婷那时常想这些女人可真是傻,明知道这样做要死,却还冒险去做。
  现在她明白了。傻的原来不是人家,而是她。那种偷带来的迷醉,偷带来的愉悦,让她无法自拔。就算是死了,也不过如此罢了。毕竟她曾经快乐过啊。

  也没等马文生答话,戚雨婷却又说道:“反正我决定了的事,就是这样了。大不了别人不要我,我还跟你。你不要我,我就做你的黑市夫人。”
  马文生听到她这话说得可是极痴了,心里一暖,跟着答道:“不要胡思乱想的。我爱你。”
  戚雨婷听到爱这个字从马文生的嘴里说了出来,心里也是感动,她回吻了一下马文生。
  天蒙蒙亮时,马文生醒了,他看着身边还有熟睡中的戚雨婷,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这才短短时间,他先后和赵青璇、骆凝冰还有戚雨婷几人便有了关系。
  再不能这样做下去了,不然蓝青青回来,他真无法交代了。马文生暗暗告诫自己。他脑子里回想着当初郭艳梅对他的试探。她反复告诫马文生,不要贪财,不要贪色。可马文生在色这一关却是始终不及格。
  戚雨婷身体蜷曲着,身上裹着毛巾毯的一个角。她一个翻身,那毯子便掉了下来。
  马文生这个年龄,每天清晨都要烧高香啊。见到如此情形,他哪里忍得住,便悄悄地撤了身子出来,准备穿衣出门。
  戚雨婷却醒了,她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文生,天亮了吗?”
  马文生点点头。
  戚雨婷却跟着彻底地清醒了,她看着马文生的模样便要离去,便伸手抱住了他,“抱我。”
  俩人于清晨又是一番亲昵。
  “你,走吧,”戚雨婷说着,忽然流下泪来。如今他们人在香港,放荡形骸不为他人所知。等回去了之后,再想有如此滋味,可是妄想了。她本来就定了婚期,结婚的日子就在两个月后。
  马文生吻了吻她,又吸干了她的泪水。
  “快走吧。林先生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戚雨婷推着他。她何尝舍得他的离开。只是情非得已,只能如此了。
  马文生点点头,便迅速地穿好了衣服。正要离去时,戚雨婷忽然叫住了他,“林先生的妻子,就是陈方嘉美女士,她昨晚总向我打听你和部队的关系。”
  马文生一愣,跟着他明白了。应该是阿彪注意到那两个人,识透了他们的身份。难怪林水岳会提前回来,难怪那个陈方嘉美前倨后恭了。
  “你知道就行。不要告诉别人,”马文生交待道。既然林水岳想和他套近乎,他也准备将计就计,让林水岳帮他找些港企去大朗。

  马文生回到房间不久,林水岳便来了。
  这让马文生对女性的直觉极为佩服。林水岳告诉马文生,说他替马文生联系了几家做实业的港企,把大朗市的工业园区招商政策也向他们介绍了,但是他们对大朗不太熟悉,还想等等再看。
  马文生听到林水岳这个说辞,也不为怪。他对这样的结果早有预料,香港人对内地不是很熟悉,至于地处中部省的大朗市,港企估计都没听说过。
  马文生便笑道:“没事没事。只要有个印象就好。林先生辛苦了,我真是感谢不尽。”
  林水岳见马文生的话说得很真诚,便放下心来。他告诉马文生,自己这个企业不适合到工业园区,要不这次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来帮助马文生。
  马文生笑笑,便说我相信林先生。但做企业不是过家家,随便就来投个资就行了。俩人正说着,林水岳便说要请马文生用早茶。
  马文生答应着,拿出手机来戚雨婷拨了个电话。不一会儿戚雨婷便过来了,她先向林水岳问了好,又向马文生问道:“领导,今天还有哪些安排啊?”
  她这一问,林水岳本来吃准了两人昨晚肯定逾矩,现在反而拿不定主意了。
  这两人的神情都是自然之极,林水岳久跑江湖,却也难已分辨出什么来。他索性也不去多想,这些是他们年青人的事,他林水岳又不是纪委,管那么多做什么呢。
  几个人便来到茶楼用起早茶来。林水岳选的是一个功夫茶馆,各种特色点心五彩斑斓,这让马文生戚雨婷二人食欲大开。昨晚他们一夜辛苦,肚子早空了,吃起来便是格外之香。
  林水岳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吃着,跟着他向马文生说道:“马主任,王副市长那边还有一天时间才能结束。倒不如你今天在这边好好玩玩。”林水岳只请了马文生,却没提戚雨婷。他拿不准这二人的关系,也不敢随便让戚雨婷参加他们的活动。
  日期:2018-11-3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