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0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他听到彪子的汇报,丢开了王副市长,径直回来了。
  他要给马文生一个真正出场的机会,让马文生功成名就,他林水岳在内地的投资才永远不会受到损害。
  林水岳竭力拉拢马文生,浑然忘却了他在深市给马文生的冷脸。
  而林水岳的夫人,也一改对马文生的冷漠。她刻意地讨好着戚雨婷,俨然就把戚雨婷当成了马文生的夫人一样,言语之间,便向她打听保护戚雨婷的两位军人是哪支部队的。
  戚雨婷哪里知道有什么军人保护自己的事,听到林夫人问得奇怪。酒会散去之后,她换了行装,将晚礼服换成了一套棉布裙。
  这衣服看起来普通,穿着却很舒服。戚雨婷注意看了一眼棉裙胸口处绣的两颗红草莓,脸色微红,扭捏了一会儿,这才跑过去敲马文生的房门。
  马文生刚刚洗浴过,还没来得及穿衣,光着上身,下面则是一条短裤。
  他以为是敲门的是林水岳,于是便手开了门。戚雨婷一眼便看到几乎全裸的马文生,吓了一跳,扭头便走。
  马文生也忙不迭地关了房门,跟着迅速地穿好衣服,便来到戚雨婷房前。
  戚雨婷刚才被马文生的模样给吓着了,他看似文弱,身上却没有什么赘肉,胸肌也很发达。皮肤颜色虽然不算白,却也不黑。更要命的,是他下面穿的那条短裤,前面鼓鼓的一坨。
  她虽然没有结婚,也是过来人。
  其实他真的挺好的。能说会道,办事也极有魄力,还有,他说英文的时候,那种潇洒自如的神态,让戚雨婷和马文生站在一起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甚至不去解释自己并不是马文生的夫人。
  此时的林水岳正在向他夫人询问情况。彪子也站在一旁。

  “她说根本不清楚有军方的人在保护她呢,”戴夫人向林水岳说道。
  林水岳用着询问的目光看着彪子。彪子答道:“她不清楚才对。内地军方的行动向来是高极机密。”
  林水岳嗯了一声,点头同意彪子的话。
  “要我说,是池市长,不,池书记接任了军分区政委,出门也不可能有军方的人士保护啊,”林水岳沉吟着,“这马文生是池书记提起来的。他难道另外还有背景?”
  “要不去直接问一问?”林夫人对林水岳迟疑很不理解,“你也帮过他,在大朗的准备投资的情谊,他也不会不记得。”
  林水岳摇了摇头说不,“今晚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和他同来的那个戚小姐,估计对他有了感情。这个时候去,只会让马文生觉得我们多余。还有,军方的底,估计他轻易也不会说的。”他说到这里,心里却已经打好了主意。以后要和马文生搞好关系,这对他只有利没有害。
  戚雨婷坐在房间看着电视,眼睛虽然盯在电视上,可是心早乱了,她哪里知道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内容,只知道一个个穿着古装在屏幕上走来走去,直晃得她心里烦。
  戚雨婷正要关了电视,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她猜着是马文生,便匆匆地向门边走了几步,却又退了回来,问道:“谁呀?”她这一声问得极脆。话音一出,连她自己都沉得不好意思。
  马文生答了一声是我。

  戚雨婷犹豫着要不要开门。
  这扇门一开,她和马文生之间的那层纸估计也要被捅破了。可是不开,他会怎么想。
  戚雨婷犹豫着,马文生却说话了,“睡了吧?那我们明天再见吧。”他说了这话,跟着似乎就走了。
  走廊上铺的是地毯,他就算离开,也没有脚步声。戚雨婷见他说走,既是庆幸,又是不安;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却又隐隐有些失望。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戚雨婷这才轻轻地打开门。外面的走廊上果然一个人也没有了。他竟真的离开了。
  女人的心思难以捉摸。戚雨婷也是。马文生一个副县级的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他不可能说走了,却仍留在门口站着吧。
  戚雨婷坐回到床上,她翻了翻柜子上的酒店服务指南,找到了内部电话拨号方式,跟着就给马文生打了过去。
  马文生也是刚打开电视不久。他想看看新闻,但连续找了几个台,都是港地的新闻,时政评论员正在抨击内地沿海一个省份的走私现象,言辞犀利,说话的方式和马文生常见的内地新闻评论员完全两个样儿。
  忽然床边的柜子上电话响了,马文生接起来一听,原来是戚雨婷。
  “马主任,你睡了?”戚雨婷问道。
  马文生笑道:“没有。正在看电视,你呢?我刚过去看你,刚才的事不好意思啊。我可不是故意的。”

  戚雨婷沉默着,马文生以为她挂了,正想把电话放回去,却听到话筒里那个声音颤颤地说道:“我还没睡。”
  马文生听了戚雨婷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心里微微一怔。
  其实在酒会过程中,戚雨婷挽住他的胳膊时,他已经对这妮子有了好感。上任伊始,戚雨婷给他的感觉是淡淡的,欲言又止的样子。
  可随着认识之后,马文生渐渐发现,她是一个内热于心的人。
  他们在酒会里穿梭,端的是郎才女貌。
  戚雨婷微笑可人,她仪态端庄,浅笑之余,看他的目光是那样缱绻。如果马文生读不懂她的眼神,那他就是活脱脱的鲁男子了。她过来敲门,难道没有想和他继续亲近的愿望?
  他过去敲她的门,难道潜意识里没有一亲芳泽的欲念?马文生只是怕自己会给她带来伤害。
  自己给过陈景蕊幸福吗?没有。从来都没有过。她从他这里什么都没有得到,相反,她为他付出却是很多。后来结婚后,又对马文生是如此的不舍,这些都让马文生愧疚至深。
  马文生沉吟着,对着话筒轻轻地问道:“我过来?”
  那边的戚雨婷嗯了一声。这个声音已是几不可闻。

  马文生挂断电话,迅速地关了电视,向戚雨婷那边走去。
  这个时候林水岳和他的夫人也躺在床上,俩人还在说着马文生的事儿。
  “你意思是说他和那个女的,不是夫妻?”林夫人故意问道。她早就看出来戚雨婷对马文生的情愫了。换句话说,俩人那副亲昵的模样,估计酒会上的那些老板都会以为他们是夫妻,至少也是情人。
  林水岳点了点头。
  “要不让彪子过去捉他们一次,给他们拍个照。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林夫人提议道。
  林水岳不是没想过这个办法。但他和马文生的接触已有好几次了,这个人给他的感觉除了运气好之外,还有心机比较深。他能以一个村干部身份,冲入镇政府的领导班子,并一路升迁不断,这样的例子,估计在整个朗西省也是罕见的。
  “不能动他。一动,就前功尽弃。不但不能动,万一将来别人在这上面对他有什么说辞,我们还要帮他掩饰,”林水岳的结论很简单。

  将马文生和戚雨婷捉了奸,就是和马文生闹翻脸了。马文生现在还帮不了林水岳什么忙,因此马文生的作用体现是在以后,就像布局一般,这是一颗暂时闲置的棋子。把这颗看似闲置的棋子弄丢了,万一到时候需要,就会垮掉一整块,甚至影响了全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