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20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骆凝冰是个军人,她说话自然直白,也不管马文生听了是否舒服。
  马文生哪里肯答应,便说自己还有事在身,自己还有一个女同事一道出差,总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外面。

  骆凝冰听得不耐烦了,打了一个电话,便将楼下那两个暗哨叫了上来,然后指着他们向马文生说道:“你忘了这里已经回归了?这里是我们的领土。得,你这个男人婆婆妈妈的,我现在用两个人换你一个。说吧,你的同事叫什么,住哪里,我让他们去保护她。这总行了吧?”
  骆凝冰让马文生留下来的原因,却是因为这起买卖完全是她一个人的主意。她对美**方研制出来的无人侦察机非常感兴趣,便想买两架回去,让自己管辖下的军工企业进行研究,一架装备,另一架则是用来作为母本。
  瞌睡遇到了枕头,上回她来香港出差,经过一个据为己掮客介绍,说是认识美**工企业柯特沃公司的销售经理,这个经理叫戴维琼斯,主要负责向欧美国家销售武器。
  所以骆凝冰便上了心,和戴维琼斯见了面,签了这份合同。这趟再来,便是要支付预付金了。
  美国对华一向是武器禁售。骆凝冰要是做成了这笔生意,显然功劳极大。她贪功心切,一时间竟没有想到真假甄别的事。
  但这里也有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这个掮客也是中国人,取了个洋名叫陈约翰,和骆凝冰是老乡。

  基于这一层关系,骆凝冰放松了警惕。哪里知道生意还没做,冒出了一个马文生,说这个交易是假的。完全是一个骗局。骆凝冰一惊之下,却是浑身冒冷汗。这两架飞机的预付款,还没有得到上面的批准,是骆凝冰从自己管理下的军工那边财务上提的款。
  这笔钱要是付了出去,出了大问题,她回去肯定是无法交代了。
  但现在她留下马文生,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也许这人听错了,未必就是假的呢。
  骆凝冰对接下来的见面非常焦虑,她在屋里不停地转着步,最后又恶狠狠地向马文生说道:“这事要是走漏了风声,我回去准一枪毙了你。”说着,她撩了撩衣服,果然她腰间有一把枪。

  马文生吓了一跳。自己这回好人好事可是做得冤枉。但他也不后悔,能为国家减少损失,他开心还来不及呢。
  不过他倒是有些鄙视骆凝冰的为人了。这女人长得清清爽爽的,做事也干脆利落,怎么却不讲道理。明明自己帮了她,她却扬言要送自己的命。想到这里,马文生鼻子里哼了一声。
  骆凝冰年纪轻轻便能做到女总工,能干自不待言,家庭背景与实力更是令人啧舌。她从小也没被人轻视过,现在被这书呆子模样的人冷眼相对,却也是气得要命,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谁让她不懂英文,不知法语,只能听他说呢。
  骆凝冰把气压回到心里,好言劝着马文生,她告诉马文生,生意她继续和他们谈,不过他要认真地听着那两人的对话,一旦有什么变动,他要立即通知她。

  “怎么通知?”马文生心说你不就在旁边吗?我还要怎么通知?
  “你,你掐我一下,”骆凝冰说到这里,脸上却是一热。
  马文生倒没在意,嗯了一声。
  晚上六点半,掮客陈约翰给骆凝冰来了电话,说简单地安排了一下,请她过去坐坐。
  骆凝冰便领上马文生,径直往希尔顿酒店的西餐厅而去。
  那边戴维和陈约翰等在那里,见到骆凝冰两人过来,便引着他们进了包间。马文生虽然吃过西餐,却是第一次在这样高档的地方用餐,手脚有些放不开。

  戴维和陈约翰心里偷笑,这人土包子一个,还能做秘书。看来内地军方实力也不怎么样啊。
  俩人用法语调笑着,马文生听了个真切,他却装作不懂的样子,故意用着茫然的眼神看着他们。
  那两人笑得更欢了,不时扫视着马文生和骆凝冰。看情形,他们是吃定了骆凝冰的三千万美元预约款了。
  马文生坐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谈判。因为事先知道对方是诈骗,骆凝冰听着听着便没有兴趣。
  那个死洋鬼子还装模作样地说英文,让假洋鬼子陈约翰给他翻译。
  马文生倒是听得很认真。尽管他表面上故意显得笨拙,不时地将肉用刀切了,往嘴里送。那叉他基本都没用过,直接用刀尖把肉送到嘴里。惹得那个老外戴维不停地惊呼哇哦。
  骆凝冰也觉得马文生吃相难看。她没等马文生掐她,先掐了一下马文生的腿,痛得他面部表情痛苦,更是让戴维捧腹大笑。
  谈过了交货方式,就谈付款了。马文生忽然听到了陈约翰用法语向戴维说了一句:“那人估计懂我们的话。”
  马文生心里一怔,却不知道他在哪里露出了破绽。
  跟着戴维悠悠地回答道:“怕什么。反正我们在他们的红酒里下了药。露了破绽,给他们拍了照,她还能飞得上天?”
  马文生点点头道当然。
  “那好,你尽管去动他。要是有什么人跳出来护短的心思,我会和他沟通,”骆凝冰从马文生的含蓄上早已看出,这个叫陶庆的怕不是在兵营里有大后台了。
  她的家庭在部队经营几代,骆凝冰当然不惧,其实她爷爷仍健在,目前身体还硬朗着呢。
  马文生没想到他遇到的两个问题都在骆凝冰这儿迎刃而解,喜不自禁,忍不住吻了骆凝冰一下。
  骆凝冰却就势问道:“难道你不要酬劳我一下吗?”她问着这话,却是双颊飞红,媚眼如丝了。
  马文生当然要酬劳她。更何况这事也是他乐此不疲的。
  马文生在骆凝冰身上第四次释放时,骆凝冰终于忍不住动情地说道:“文生,你看水浒传里那女人杀夫,是何等的歹毒。现在我却觉得对她们有些同情了。”
  马文生听了这话,却是一愕。他无法回答这话,因为凭直觉,他能感觉到骆凝冰有丈夫,难道他怂恿着女人杀夫,然后再和他在一起吗?
  女人见到马文生迟疑,便也偷偷地笑了,自顾自地说道:“我是说说罢了。”

  她当然只是说说,且不说她的丈夫也是副职领导。就算不说她们两口子,光说他们的父辈,那可都是出现在新闻里的人,能让她由着性子乱来吗?别说其他的,就是像这样的一个机会,以后估计也是只有想像了。
  骆凝冰想了一会儿,心里有些伤感。她觉得马文生给她掀开了人生中崭新的一页。古代以来的那些仁义道德,对女性的束缚太多了。其实,她们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现在想一想,她都觉得自己近乎无耻。
  天色终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亮了。骆凝冰不舍地抱着马文生,她留恋这疯狂的一夜,留恋他身上特有的味道。曾几何时,她还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呢。眼前这个书生可是战斗力极强的书生呢。
  “我们约定一件事,好吗?”女将军解了武装,依然是女人。她被马文生征服了,说话也变得柔和了。
  日期:2018-11-30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