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9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陶庆听完这些,愣道:“行吗?”
  那边嘿嘿地笑着,答道:“行。什么话都能说得通,关键看是谁说的。你放心去做吧,我会帮你料理的。”
  陶庆立即向农加国电话汇报这事,农加国已经知道了死者是郭文芳,他正惊骇万分,指示公丨安丨部门全力破案呢,陶庆来了这样的一个电话,倒是让农加国觉得棘手了。
  “李副县长,你马上过来。到小会议室里来,我们开个会,商量一下如何解决这事,”农加国艰难地说道。
  县委小会议室里临时召开了一个会议,讨论了县广电局长郭文芳因为工作任务没有完成,向分管领导陶庆撒泼取闹,最后失足摔死的事情,并就如何善后进行了布置。
  县委书记副书记,分管招商的副县长,县委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和公丨安丨局长,以及县委办主任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经过研究并决定,由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王明芳同志负责具体善后事宜,并全力做好死者家属的情绪安抚工作。
  会议同意将郭文芳同志丈夫的级别由一般科员提拔为正科级调研员,不再担任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职务,并一次性下发抚恤金40万元。
  会议最后要求将此处理意见形成简报,上报市委。
  王明芳心里对这个结果的认定非常不满。兔死狐悲,她虽然这段时间看似得意,但内里的惶惑与不安,也只有她才清楚。
  城关镇那个老板苗龙敏搞非法集资,输光了家产后逃之夭夭,却丢了一本向上级行贿的账。王明芳隐隐预感到这账终有一天要出问题,到时候会牵连到哪些人,她也说不准。这事关系到苗圣国,苗圣国与曹文雪是一线的,而她自己,恰恰也是曹文雪那条线的。所以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她也预料不到。
  至于郭文芳的死,王明芳铁定认为与陶庆有关。她怎么可能因为招商引资任务没完成就自杀。一个女局长,能一步一步地由乡镇干部走到今天,王明芳的心理素质不可能这么脆弱。极有可能是陶庆向她动手动脚,她逃无可逃,这才坠亡的。
  但王明芳也觉得这里不对。郭文芳不是个贞洁烈妇,就算被陶庆占了便宜,她也不至于自杀吧。而且刚才公丨安丨局长也说了,死者除了衣服有些破损之外,其他并无异样。
  王明芳对刑侦一块工作完全无知。其实这案子只要稍稍侦察,就能发现陶庆的说法不值一驳。
  郭文芳身上衣服破损,上面有没有陶庆的指纹?那些脱落的扣子是外力拉扯,还是郭文芳自己拉扯下来的,这些都是可以用刑侦手段来获取答案的。
  但是郭文芳的死,因为这个会议开过,一切都变得不值一提了。郭文芳的丈夫和郭文芳感情并不好,这是因为郭文芳的职位比她丈夫高,她丈夫一直有种无形的压力。现在女人死了,他可以不用天天上班就能享受正科级待遇,还有,那40万也不是一个小的数目。

  王明芳做了两次思想工作,郭文芳的丈夫便答应了县里的意见。很快郭文芳便被火化了。一切了无痕迹。
  这个世界的确如同和陶庆通话那人所说的一般,不管是什么事,关键看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里。谁的话顶用,谁说的就是真理。
  县政法委书记兼公丨安丨局长杜向阳,甚至曹文雪和农加国,谁都知道郭文芳的死很蹊跷,然而他们竟然不予调查,便往她身上泼脏水。
  只有县委组织部长陆艳梅会后去了趟县电信大楼,以县委的名义打了一份郭文芳的通话清单。

  一般情况下,人在遇到危险前,会有一种本能的反应。这会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出车祸的人这一天忽然不想出门,失手杀人的凶手往往那段时间情绪暴躁。郭文芳如果对她和陶庆见面所蕴藏的危险有预感。她肯定会打一些电话出去。
  等陆艳梅察看了电话清单后,她发现郭文芳最后一个联系的人是马文生。因为她发的是短信,陆艳梅没办法弄清是什么内容。她想了想,拨通了马文生的电话。
  马文生接通了之后笑道:“梅子姐,你好。”她想自己了?
  陆艳梅静静地问道:“是这样的,县广电局的郭部长找过你吧?她昨天给你发了短信?”
  陆艳梅这话问出,马文生立即便想到他昨天收到的郭文芳的短信,他当时回复道自己在深市。
  郭文芳便再没有回答。想来是想找他,可是因为他在外地,便作罢了。
  “是的,她只问过我在哪里,”马文生答道。

  陆艳梅忽然想到马文生的工作,主要就是以招商引资为目的,郭文芳找他,也许是为了完成自己部门的招商任务。这样一想,她更是觉得郭文芳失足而死经不起推敲。
  马文生和郭文芳曾经有过一段情,虽然没有逾矩,可他也不好问得过于详细和急迫,于是故意淡淡地问道:“梅子姐,你怎么知道郭局长找过我?”
  陆艳梅定了定情绪,缓缓地答道:“她死了。死前,在陶庆的房间里,我怀疑,她的遭遇和我上次一样。”
  马文生听到这话,如被雷击,他身体晃了几晃,幸亏旁边的戚雨婷眼尖,见到马文生快倒下时,连忙过来扶住了他。此时,他们还没有到达深市,还坐在汽车里。
  “她,她怎么死的?”马文生声音喑哑着问道。
  陆艳梅惊讶于马文生的声音,但她并没有多想。
  只是细细地把郭文芳的死因告诉了马文生,并客观地介绍了县里的意见,并没有做出评价。而且她告诉马文生,他是调阅了郭文芳死前的通话清单,才发现她最后一个联系人是马文生的。
  是陶庆。马文生根本不用多去想,就知道一定是陶庆干的。他曾经骚扰过陆艳梅,被陆艳梅拒绝了,现在想以招商引资这个任务又来施压郭文芳,迫使她臣服。这人心计好歹。
  马文生失态也是一会儿的事,他很快便恢复过来,静静地说道:“梅子姐,那就这样。我还在外地,等回来我们有空聚一聚。”
  陆艳梅嗯了一声,说好。
  马文生挂断了电话之后,坐在他后面的王副市长也觉察到他的情绪波动,连忙问马文生出了什么事。
  马文生答道:“是津县县的广电局长郭文芳,她失足从楼上摔下来死了。以前我在乡镇工作,她曾大力支持过,派记者替我宣传过。是个热心人。”他后面的话,显然是为自己刚才的失态进行解释。
  王副市长哦了一声,叹道:“这个同志我见过,很不错的一个女同志。年龄也不大,可惜了啊。”车上的人感叹了一番,便没再说什么。
  马文生将身子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戚雨婷坐在他的身边,只向他瞥了一眼,便觉得马文生脸色阴沉得怕人。他的目光极像是要杀人,痛苦、愤怒,各种情绪交织下的马文生恨不得就此回到津县县,他要拿起杀猪刀,将陶庆千刀万剐,这才甘心。
  他回想着和郭文芳在一起的一幕幕,她和欧阳宛儿去自己在沿河路上的出租屋。她用手指轻勾自己的掌心,一起浮现在马文生的脑海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